第九十五章 再次赴宴! - 极品透视

第九十五章 再次赴宴!

“辛公子相邀,我岂有不去之理?当然要去!”陆沉一口答应下来。 当陆沉把电话挂了之后,那边孙四娘有些讶然的看着陆沉。 陆沉与辛无暇在电话中所谈论的一切,都被她听在耳朵中。 辛无暇给陆沉打来电话,显然是不怀好意,但到底为什么,谁都不清楚。 在这种情况下,陆沉还敢擅自答应辛无暇的条件,显然是有些不太明智了。 “陆沉,你一个人去,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孙四娘还是开口问了起来。 毕竟陆沉已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牵一发而动全身,毫不夸张的来说,整个云海市的局势,都跟陆沉有关。 陆沉出一点危险,都可能会让整个云海市的局势,脱离他们预料的结果。 何况辛无暇知道陆沉有如此强悍的身手,肯定也会有所防备。 最重要的是辛无暇身后站着的辛家。 要知道辛无暇身后所站着的,可是辛家,放在京城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庞然大物。 所以,就是苏雄和孙四娘在面对辛无暇时,也要有所顾及。 “无妨,以他们的实力,还奈何不了我。”陆沉轻轻摇手笑道。 见到陆沉如此自信,孙四娘也不好在说什么。 夜幕降临,云海市作为华夏最有名的夜晚都市,早以华灯初上。 打了车的陆沉,径直朝着金碧辉煌赶了过来,乘坐电梯,匆匆来到了金碧辉煌的顶楼。 这一次辛无暇根本没有邀请苏雄和孙四娘两人。 “陆先生来了?请坐请坐,里面做。”辛无暇脸上丝毫看不出,上次事情所遗留下的怒容。 满面笑容的辛无暇,让别人有种多年老友的感觉,陆沉微微一叹,这辛无暇果然不简单。 陆沉在辛无暇的招待下,快速入座,酒杯中斟的酒还是82年的拉菲。 待到陆沉到来之际,外面的服务员,陆陆续续上了一桌菜。 “上次自金碧辉煌一别,我还没有请陆先生吃饭,心里有所愧疚,今日无暇在这,能够再次宴请陆先生,也是我的福气,我先敬陆先生一杯。” 说着,辛无暇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陆沉眼皮子也不抬的,举起手中酒杯,朝着辛无暇稍作示意,随后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好,好,好,不愧是陆先生,辛某是越发的对先生感兴趣了。”辛无暇抬手说道。 辛无暇顿了顿,继续说道:“陆先生应该知道辛某是来自京城辛家,我辛家在京城中,也是有着不小的人脉和权势,只要陆先生加入我辛家,不过分的要求,辛某都可以答应。”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拉拢了,连辛家都抬了出来,恐怕普通人都会欣喜若狂。 有辛家作为靠山,即便是在势力云集的京城之中,也有一席之地。 然而对于辛无暇的拉拢,陆沉一点都都不动声色。 “话说完了?话说完了就开吃吧,我已经饿死了。”说着,陆沉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吃起了饭菜。 辛无暇碰了一鼻子灰,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这陆沉还真是不知道好歹,辛无暇对于陆沉已经很郑重了。 这么郑重严肃的他,居然会换来陆沉的不屑一顾。 就是脾气修养再好的人,都经受不住这样的对待,更不用说辛无暇这等人物。 那怒色从辛无暇脸上一闪而逝,没有流露出多余的痕迹。 “陆先生,只要你让苏雄臣服于我,在我走了之后,我就把云海市所有的地下势力产业,都交给苏雄来打理,你看如何?”辛无暇说道。 辛无暇打的算盘很小,这种诱惑力寻常人都收拾不住,更不用说苏雄了,苏雄打拼了半辈子,才打下了小半个云海市。 一转手就是整个云海市,任谁都会脸红心跳,可陆沉还是个例外。 “这事情你要去跟苏帮主说,跟我说可没什么用。”陆沉笑道,“不愧是金碧辉煌顶楼的饭菜,真好吃。” 辛无暇双眼微眯,他就是因为和苏雄不死不休了,才没能给苏雄说这些条件。 他只是指望陆沉来述说一番,谁知道陆沉竟然会是如此表现。 “看来陆先生,真的不肯与我成为至交好友了?”辛无暇的语气有些冰森冷漠。 陆沉摇摇头:“怕是陆某没这个福气,连自己堂弟都能够坑杀的人,我这种跟你连血脉关系都没有的人,还会不被你坑杀?” 陆沉的一句话,陡然让辛无暇眼睛圆睁,这件事情陆沉怎么可能知道? 当初在辛家之中,还有一名辛家弟子能够有机会继承辛家继承人的位置,就是他的堂弟。 他的堂弟才华,心智,计谋皆是不输于辛无暇。 可是辛无暇却为了能够继承辛家家主的位置,将他弟弟毫不留情的坑杀,并且在离开现场之际,还将他弟弟所在的现场,布置为自杀现场。 这件事情别说是辛家其他人,就是一直跟随他的辛老,都不知晓。 “况且,你还准备杀了辛老,嫁祸给我吧,计谋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你辛家到底派人不派人来?”陆沉微笑道。 这一番话一出口,让辛无暇那脸色彻底招架不住,震惊之外,流露出浓烈的杀意。 这都是辛无暇的后手,陆沉怎么会知道? 莫不是,陆沉连今天的计划也知道了? 辛无暇摇摇头,今天这计划,只是他心血来潮所想出来的,陆沉再厉害,也不可能猜想到这个地方。 “陆公子倒是说笑了,我辛无暇岂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一番变色之后,辛无暇的脸色立刻恢复了正常。 “哦?果真如此?”陆沉没有在继续说下去,这样反而是让辛无暇有着其他的想法。 吃完饭之后,陆沉伸了个懒腰,“酒足饭跑,多谢辛公子的招待,没有事情,我这就先走了。” “那就不送陆先生了,陆先生慢走。”辛无暇点头说道。 辛无暇看见陆沉离开的声影,思绪想了很久,谁都不知道辛无暇在想些什么。 直到五分钟后,辛无暇这才自顾自的说道“不要怪我狠心,你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