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回云海市! - 极品透视

第九十四章 回云海市!

接下来的几日中,陆沉一直住在家中,也没有其他人来烦扰陆沉。 家中的负债也都被陆沉一一还清,陆海涛和林霞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最让几人开心的是,陆海涛的身体,在陆沉的治愈下,逐渐恢复如初。 陆海涛和林霞在陆家村中,逢人就夸陆沉,甚至还有不少陆家村有闺女的父母上门提亲。 在众人的眼中,陆沉这样的孩子,简直就是绝佳的对象。 拥有着让陆志这种土皇帝臣服的本事,还能够治好陆海涛身上那多日未曾久愈的内疾。 “妈,这就算了吧,我有女朋友了。”再次推脱一门亲事后,陆沉摸了摸头上的大汗说道。 不是陆沉看不上陆家村的女子,而是陆沉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谈恋爱。 “嗯,那好啊,娃子,下次回来,记得一定要将女朋友带回来,让妈看看。”林霞笑道。 陆沉连忙点头,不过他也理解陆海涛和林霞的心情。 相对于子女来说,父母更希望早点能够抱上孙子,尤其是在农村这种地方,基本一过二十岁,纷纷都结婚了。 在陆家村来说,陆沉到了这个岁数还没有结婚,简直就是异类。 “好,好,好,我一定带回来。”陆沉说着,落荒而逃。 又陆续呆了两个多星期,直到陆沉确定父亲身体病情完全好转后,这才向父母辞行。 “爸妈,我先回云海市了,有什么事情,及时给我打电话,这云海市中没有什么我解决不了的事情。”陆沉说道。 陆海涛蒲扇大的巴掌,一巴掌拍在陆沉的脖子上。 “小娃子,看把你能耐的,你父亲我也不是吃素的,我这副身体养好之后,照样可以下地干活。”陆海涛笑道。 “行了,老头子,儿子好不容易将你身体中的病治好,给我老老实实回家呆着去吧。”林霞说道。 面对林霞的说骂,陆海涛连开口还口的语气都没有,张了张嘴巴,转而看向陆沉,“儿子,外面有啥事不顺心,可以回来,家里永远是家里。” “知道了爸妈,那我先走了,你们回去吧。”陆沉踏上了一辆返回云海市的公交车。 陆沉略微一叹气,昏昏沉沉的在公交车上睡了过去。 等到陆沉再次醒来的时候,公交车已经开进了云海市。 “到了,回家吧。”陆沉伸了个懒腰,朝着公交车外走了出去。 陆沉搭上一辆出租车,朝着屋子的方向走去,当陆沉回到房子里的时候,看见惊奇的一幕,萧雅梦和孙四娘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在一起闹着玩。 陆沉的脑回路有些不够用了。 女人心,海底针,自己走了才半个多月,两人的关系看样子,变得亲密无间了? “陆沉,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在外面不回来了呢。”萧雅梦双手插腰说道。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小美女,再怎么说,我也要回来呀。”陆沉嘿嘿笑道。 孙四娘朝陆沉使了个眼色,陆沉立刻有所会意。 “你去旁边玩吧,我跟孙四娘有些话要谈。”陆沉找了个借口,将萧雅梦支走了。 “怎么了,四娘?难道我走的这些时日,辛无暇又有了动作?”陆沉忽然问道。 对于辛无暇的举动,陆沉丝毫不感觉到意外,这次辛无暇来云海市的目的,就是为了一统云海市的地下势力。 这样才能够向家里的族老证明,自己有继承辛家的潜力。 可以说,苏雄是挡在辛无暇身前最后一道坎,跨过这一道坎,辛无暇就可以起身回京城辛家了。 孙四娘摇摇头,脸上看不出来是喜是怒。 “我也不知道,自从你走之后,辛无暇没有任何动作,这也是最让我纳闷的一点。”孙四娘摇头苦笑道。 “哦?”陆沉眼神一凝,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想着辛无暇的举动。 辛无暇此举无疑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对辛无暇来说,越快除掉五虎帮越好,甚至陆沉还做好了一触即发的大战准备。 现在孙四娘却告诉自己,辛无暇和其手下的青龙帮没有任何动作? “这不可能,以辛无暇的心性,没有达到目的决不罢休,他这样一直隐藏下去,肯定有更深一层的谋划。”陆沉摇头说道。 “是啊,苏帮主也找我商量了几次,可是我始终也不知道,为什么辛无暇会迟迟不动手。”孙四娘摇头苦笑道。 孙四娘和陆沉两人沉默的坐在那里。 陆沉摇摇头,他没有办法接近辛无暇,就没有办法读取辛无暇心中所想,也就不会知道辛无暇下一步想干什么。 唯有接近辛无暇,才有办法做到这一切,可现在他与辛无暇势如水火,根本没有办法接近辛无暇。 “对了,这辛无暇虽然是建立了青龙帮,但却扶植了胡枭的侄儿胡斌做帮主。”孙四娘说道。 胡斌?那小子被放出来了?陆沉算算时间,前些时日就是胡斌被放出来的时日。 可辛无暇为什么又要扶植胡斌做帮主? 辛无暇种种举动,越来越让陆沉和孙四娘看不明白。 “算了,想这些也太伤脑筋了,辛无暇肯定还会有出手的时候。”陆沉开口说道。 孙四娘点点头,她知晓陆沉所说的没有错。 “等吧,等到最后一刻,我们才知道谁才是最后的猎物。”陆沉嘴角露出一抹难以言明的笑容。 叮铃铃! 就在这时,陆沉的手机响了,陆沉看着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可陆沉还是将这个电话接了起来。 “喂,陆沉,我是辛无暇,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要好好宴请你吃顿饭。”电话那头传来辛无暇的笑声。 又要宴请吃饭?还是鸿门宴?不对,同样的招数,以辛无暇这样聪明的人,肯定不会施展第二次。 可辛无暇却打来电话,难道这次真的是去赴宴? “行啊,辛公子打算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请我吃饭?”陆沉笑道。 “今天晚上还是在金碧辉煌顶楼,就是不知道这一次,陆先生敢不敢赏我一个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