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母亲急电! - 极品透视

第九十章 母亲急电!

陆沉一夜无眠,都在尝试着运用紫色能量干其他事情,可是一直都没有成功。 直到天亮之后,萧雅丽和萧雅梦两姐妹起来的最早。 两人起来后,就看见陆沉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陆沉,陆沉,这货该不是坐着睡觉的吧。”萧雅梦在陆沉旁边挥了挥手。 “啊,我,我还没有睡。”陆沉摸了摸眼睛,那巨大的黑眼圈,简直就像是华夏的大国宝。 萧雅梦看见陆沉那一对黑眼圈,叽叽喳喳的笑了起来,差点笑的跌倒过去。 陆沉在萧雅梦的心里,从来没有这么多逗比过。 “要不然,你去上面稍微眯一会?”萧雅丽也有些忍俊不禁,有了两个黑眼圈的陆沉,变得相当可爱。 “不用了,丽丽姐,我在下面稍微坐一会就好了。”陆沉打了个呵欠。 萧雅丽做饭的速度很快,尤其是早餐这种简单的饭食,萧雅丽只是做了十多分钟,就将一切都准备好了。 “陆沉,你吃完饭就去上面躺一会,我和梦梦出去转一圈。”萧雅丽没有提及孙四娘的事情。 她知道陆沉将孙四娘叫到家里来,肯定是有着陆沉自己的计划。 陆沉点了点头,正吃着早点,就听见自己的电话响了。 “嗯,母亲的电话?”陆沉一看见电话上显示的电话号码,立刻接了起来。 “儿啊,你现在在哪里?你父亲的病又重了,可能命不久矣,快回来看看吧。”陆沉的母亲,在电话那头痛哭流涕。 “什么?父亲的病又加重了?行,母亲,你别着急,我这就回来。”陆沉挂了电话,连饭都顾不上吃,朝外走去,赶上一班车。 陆沉把自己恨得牙痒痒,云海市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把父亲身上所患有疾病的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 陆沉来自于农村,家里父母亲都贫穷的农民,为了能够让陆沉上大学,陆沉的父母可是东拼西凑,为陆沉借了不少钱。 这才让陆沉最终获得进入大学的权利,望着树木急速后退的场景,陆沉低声叹气,他始终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 本想等到事情过去的那一天,回到农村看望父母,谁知道父亲的病来的如此之快。 在陆沉家中,父亲陆海涛是主心骨,母亲林霞也是隔壁村子里嫁过来的女人。 所幸的是,三人的家庭一直很和睦,可惜天公不作美,陆沉的父亲陆海涛身上患有严重的疾病。 经过几次治愈,都无法治愈好陆海涛身上的疾病,从那以后,陆海涛身上的疾病越来越重。 这也致使整个陆家负债累累的原因,如果不是母亲到了情况无法掌控的时候,绝对是不会打电话给陆沉。 这点陆沉相当明白。 陆沉的家在云海市外的荒郊野岭,这里有几个人烟稀少的村子。 陆沉所在的这个村子,名为陆家村。 里面居住的,都是姓陆的人,当陆沉赶到陆家村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陆沉都摇了摇头。 在那些怪异的眼神中,陆沉急忙朝着家中跑去。 还没跑到家中,就听见家里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 “林霞大妹子,我说你也真是的,非要让你的孩子去城里上学,城里上学能够学出什么东西?还不如来跟我要债。” 眼前这人身形高壮,嘴中叼着一根烟,头上带着大金链子,满身肥肉,嘴中酒气冲天,一看就是刚刚喝了酒,来到陆沉家中洒酒疯。 “陆三爷,你也知道我陆沉家的情况,欠你的钱,我会尽量早点给你还上。”林霞低声说道。 “还钱?我都等了你们一年了,要不是看在同为陆家村的人,我会给你借钱借这么久么?”陆三爷开口就是酒气冲天。 陆沉认的此人,这陆三爷在云海市里面一家要债公司工作。 传说在云海市里面黑白两道都有人,混了这么多年,也有着不错的人际关系。 陆家村里面,谁见到陆三爷都要忍让三分,这陆三爷可是最不要命的人儿,谁都不想招惹陆三爷。 “这……”正在林霞六神无主之际,陆沉从人群中走了进来。 “妈。”陆沉走到林霞的身边,将林霞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儿子,你回来了。”见到陆沉回来,林霞心中安定了一番,有儿子在,始终比没有儿子在要强。 “这就是你儿子陆沉?不错不错,要不然去跟我要几年债,要完之后,那笔钱也就不用你们还了。”陆三爷龇着一对黄牙说道。 闻听此言,林霞慌忙摇头,她可不想让儿子沾染上这些东西。 “既然不行,那就还钱一般,一共五万块钱,还了我就走。”陆三爷说道。 “这……”林霞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陆沉,又看了看陆三爷,这五万块钱,一时之间她也凑不齐。 “妈,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陆沉安抚了一下林霞。 转而从口袋中拿出手机说道,“五万是吧,简单,你有支付宝么?我可以给你转。” 陆三爷眯着眼睛打量着陆沉,见到这场面这陆沉见到他竟然不害怕。 并非陆三爷不让陆沉害怕,而是陆沉这些时日见过比陆三爷地位高的大人物太多,一个陆三爷在陆沉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好啊。”陆三爷将支付宝给了陆沉,陆沉匆匆将五万块钱转给了陆三爷。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陆沉挥挥手,陆三爷收到了短信到账通知,眯眼继而又看了看陆沉。 随后转身说道:“我们走。” “儿子,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林霞看着陆沉说道,她可不希望陆沉走上邪门歪道。 “妈,这都是我一点点挣出来的,绝对没有任何违法的途径。”陆沉笑着安慰着林霞。 陆沉也知道老人心中的担心。 “对了,我爸爸呢,他怎么样了?他的病好一些了么?”陆沉马上追问道。 提到这件事情,林霞就有些哽咽,饶是如此,她还是强忍着心中的苦痛,看向陆沉说道: “唉,你爸爸的病情越来越差了,走,进去看看你爸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