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吴老的邀请! - 极品透视

第九章 吴老的邀请!

吴玉儿一大早七点钟就起床了,急匆匆的吴玉儿收拾完之后,开着车朝着监狱方向行驶而来。 去监狱的过程中,吴玉儿嘴角始终扬起一抹笑容,让这个小子得罪我!她希望看到陆沉鼻青脸肿的样子。 吴玉儿开车赶到监狱,里面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 陈独眼有气无力的坐在另一个角落中,椅子上坐着的陆沉闭目似是睡着了。 “什么?”吴玉儿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吃一惊。 陈独眼是云海省有名的狠角儿,当初为了抓他,有两名警察同事都负伤了,陈独眼的凶残程度,她深有体会。 把陆沉扔进这个监狱中,本想让陈独眼教训教训他,但以现在这个形势来看,吃亏的好像是陈独眼…… 这个陆沉到底是什么来历?连历来凶残的陈独眼都不是他的对手,看这样子,像是陈独眼服输了。 吴玉儿带着惊讶的神色,抬着脚步离开了城东监狱。 早上十点钟,一个狱警利索的打开监狱门栏,对着里面的陆沉说道:“小子,该出狱了。” “独眼,我该出狱了。”陆沉转身对着窝在角落里的陈独眼说道。 原本迷迷糊糊的独眼,听说陆沉要走了,立刻站起身,裆下隐隐作痛的他顾不了那么多了,早点把这个瘟神送出去,早点解脱。 “是是是,爷,您走好,欢迎下次再来。”陈独眼点头哈腰的说道。 “嗯?你还想让我陪你蹲局子?”陆沉眉毛一挑说道。 陈独眼一边摸着头上的汗水,一边低声说道:“别别,爷,您下次会再进来了。” “嗯?你不想在看到我了?”陆沉说道。 陈独眼都快哭了,怎么说都是错,在旁边看不下的狱警催促道:“快点,不想出去我就把门锁上了。” “老陈,下次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陆沉笑着走出去监狱说道。 陈独眼看着陆沉离去,吊着的一颗心沉了下来,终于把这位爷送走了,头上留在多的汗,也抵不上裆部的疼痛。 “警官,我没有别的问题了吧。”陆沉依旧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吴玉儿看着陆沉嘻嘻哈哈的样子,很是讨厌,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后,确实与陆沉无关,这也让吴玉儿对眼前这个无赖无可奈何。 “嗯,出去了老实做人,别在进来了。” 陆沉出了警局,搭上一辆出租车,朝着古董行行去。 萧雅丽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古董行急的转圈圈,一天过去了,她还是没有看到陆沉的踪影,去警局也作过证了,想要找关系,可萧雅丽一个平头老百姓,哪有关系可以托? 就在这时候,萧雅丽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阵脚步声,走出去看到陆沉回来。 “陆沉,你终于回来了,真是把姐姐急死了,吃饭了没?”萧雅丽紧忙说道。 “没呢,丽丽姐,给我热点饭。”陆沉掏出手机发现没电了,将手机充上电,发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请问你是?”陆沉拨通了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小友,是我吴天林。”吴天林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冒了出来。 “吴老,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情么?”陆沉说道。 “是这样,如果你那副钱塘观潮没有卖出,可以拿到我鉴宝协会来,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吴天林说道,随即吴天林怕陆沉不动心,紧接着又说道,“今天来我,都是云海市赫赫有名的鉴宝师。” 面对吴天林的邀请,陆沉没有拒绝,陆沉深深知道,有了透视眼之后,必定会在鉴宝界闯出一番名堂。 现在吴天林的一番好意,让他有意识的和众多鉴宝师相识。 “好,谢谢吴老。”陆沉问吴天林要了地址,驱车朝着鉴宝协会的行驶而去。 经过曾如喜的事情后,吴天林已经变的成熟起来。 云海市的鉴宝协会成立时间悠久,处于市中心,鉴宝协会中鉴宝专家比比皆是。 比起这些,最让吴天林高兴的莫过于,自己几个徒儿在鉴宝上都有着不低的成就。 “师傅,你说的那人真有这么神奇?”一个看上去温暖阳光的男子,说话间始终不抬头看着吴老,反而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指。 “刘铭,我感觉他的鉴宝能力不在你师兄之下。”吴老正色的摇头说道。 哦?那温暖如玉的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要知道他师兄可是伊利斯顿大学鉴宝专业毕业的高材生。 即便是高傲如他也有些略有不足,吴老竟然会这样评价一个人,让他不禁升起了一丝争强好胜的心思。 陆沉下了出租车,入眼处是一座金碧辉煌的房子,上面墨宝写着七个大字‘云海市鉴宝协会’,这几个用毛笔写的大字,出笔锋利,字迹刚正有力,一看就是书法大家所写。 “你好,请找一下吴天林吴老。”陆沉点头说道。 “找吴老需要预约,吴老忙着呢。”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陆沉没好气的说道,继续擦拭起嘴上的口红。 能做前台小姐的服务员,眼光一般都不差,有能力玩鉴宝这一行的至少都是一些小老板什么的。 现在陆沉一身行头不过几百来块,这种人在前台小姐心中已经被划分为吊丝行列。 预约?陆沉微微愣了一下。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向前台小姐问道:“小李,吴老在办公室?” 见到那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前台小姐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在,在,吴老正在办公室里。” 陆沉听到这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竟然也在找吴老,想要跟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上去,却被前台小姐拦住,“你可不能上去,谁知道你是不是骗子。” “小段,你也来了,还有一人,我们等会一起欣赏钱塘观潮。”吴老看着那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 嗡嗡!这时候吴老的手机响了起来。 “什么,你被拦住了?我下去看看。” “我说的那人来了,他就在楼下,我下去看看。”吴天林站起身对两个男子说道。 “真……真是吴老。”正在涂口红的前台小姐,看到吴老从二楼下来,惊讶的将。 “小李,怎么回事?你怎么拦着客人,不让他到我办公室里去?”看见陆沉站在门口,脸上闪过一抹蕴色。 小李看到吴老脸上带有愠色的目光,知道吴老真正生气了,吴老脾气很好,很少生气,这也是他们觉得在鉴宝协会工作是一件十分轻松的工作。 难道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大学生真的是吴老贵客? 摸着口红的前台小姐沮丧的看了一眼陆沉,所幸陆沉并没有为难她。 “走吧,跟我上楼。”吴老领着陆沉朝着二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