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绝境求生! - 极品透视

第八十四章 绝境求生!

孙四娘能够掉到这里,多半是粉林将机关告诉给了段亚,这才致使段亚在打不过的情况下,才打开操纵机关。 一念至此,孙四娘杀意凛然,这粉林,她将其当成亲姐妹,竟然会在关键时刻,被粉林卖的彻彻底底。 要不是陆沉的出现,今晚凤天阁就会直接易主了。 饶是如此,凤天阁依旧是会被粉林等人,掌握在手中。 凤天阁机关之外,赵龙等人无奈相视一笑,最终还是由段亚走上前。 “这陆沉实力太强,我们都无法与之抗衡,为了不出现计划之外的变故,我只能启动机关,将他们堵在地底密室。”段亚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了,对了,将这些剩下忠于孙四娘的残兵败将压下去,等辛公子处置。”粉林右手一挥,淡淡的说道。 与孙四娘相处的这五年,粉林也有了一些孙四娘高高在上的气质。 “是,那这密室的出口?”段亚开口问道。 有了这密室,自然也就有相应的出口,段亚看的出来,这密室还有其他的出口。 “放心,我早已经派人下去,将那密室的出口堵上了,他们二人只会活活的被困死在这密室之中。”粉林开口说道。 粉林这次出手,已然是将孙四娘的所有底牌和计划都算了进去。 这一片地底密室也不例外。 地底密室中,陆沉站起身借着烛光的火光,看着这地底密室。 陆沉和孙四娘两人跌下来的地方,正好是处于一间地底大厅中,前面有一条径直通外外面的通道。 “快点走,粉林那小丫头也知道这密室,小心她把密室的出口堵上。”站起身的孙四娘,急忙朝外走去。 陆沉跟在孙四娘的身后,走到了那一扇石门之处,石门是由一个机关控制,从而进行关闭。 然而无论孙四娘怎么操纵这机关,都无法打开石门。 “不好,这小丫头将石门外面的通道都锁死了,她是要把我们活活饿死在里面。”孙四娘一下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 有陆沉这一尊实力超强神秘的大高手,想要击败陆沉,只能用困死这种下流的手段。 “不行,还是打不开。”孙四娘绝望的摇摇头。 被困在这地底密室中,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如今粉林将这条路堵死了,她们也将活活被饿死在这地底密室中。 “我来试试。”陆沉走到这石门前,气沉丹田,双手运转全身力气,一掌拍向那石门。 轰隆隆! 整个形成石门所用的土墙,在陆沉这惊天一掌之下,摇摇晃晃,都略微有一些震动的痕迹。 这种变化被孙四娘看在眼里,惊在心上,她可没有听说谁能够一拳将这石门震得轰轰发响。 陆沉慢慢吐出一口气,这石门外面被人做了手脚。 以陆沉现在的实力,想要轰碎这石门,怕是还有些困难,陆沉微微叹息的摇了摇头。 “不行么?唉,没想到粉林这小丫头片子还真够狠,直接把我们困死在这。”孙四娘摇晃着身体,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陆沉并没有说话,暗自运转那紫色的能量,紫色能量充斥在陆沉的每一寸肌肤当中。 轰! 这一拳宛如惊世神拳,一拳打出,在石门上留下一块硕大的拳印。 陆沉失望的摇摇头,他向四周看去,这里面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脱困的机关。 “对了,还有一条通道,你这么大的力气,应该可以试试。”孙四娘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说道。 在孙四娘的带领下,陆沉来到了这地底密室的另一个角落,灵敏的听觉能够让陆沉听到外面有着一阵阵浪潮拍打的声音。 “这条通道外面连接的是云海河,只要你能够推动这块大石头,我们就可以从云海河中游出去。”孙四娘说道。 陆沉低头看去,这石头约莫有磨盘大小,周围有着一丝丝海水渗透进来的痕迹。 “可惜想要移动这石头太难了,没有七八个人,是不可能移开这块石头的。”孙四娘摇头苦笑道。 这块通道也是之前孙四娘偶然发现的,见到陆沉拥有这么大的力气,她才想到这个办法。 然而这样一个磨盘大的石头,陆沉能够移开么? “我试试吧。”陆沉喘了口气,双手死死抱住那磨盘大小的石头,紫色能量在陆沉的身体中涌动起来,仿佛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一道道如海水般澎湃的力量,潜伏在陆沉身体中,似乎下一刻就能爆发出来一般。 “开!”陆沉手臂上每一道青筋,也是如同巨龙一般,浮现在陆沉的手臂上,身体中的力量被发挥到极致! 陆沉抱着那磨盘大小的石头,朝着旁边移动过去,每移动一步,都让费劲了陆沉全身的力气。 走出了第一小步,就让孙四娘惊讶了不少,可接下来,陆沉的脚步反而是停歇住。 毕竟这磨盘大小的石头重量太过恐怖,以陆沉之力,想要抱起这磨盘大的石头,也要费劲全身气力。 “好啊,加油,加油。”孙四娘欢呼雀跃起来,她已然看到一丝丝海水,从陆沉的脚下留了进来。 这本来就是一个全方位封闭的空间,只要陆沉稍微在移动几步,就能够让外面的海水,流入这个狭小的空间。 从而,可以让陆沉和孙四娘两人安全离去。 陆沉舔了舔舌头,双手猛然再一次抱起那磨盘大小的石头,身上的青筋经过陆沉如此用力后,布满了陆沉的每一条胳膊。 轰隆! 陆沉朝着旁边继续轻轻移动,从外面流入的海水越来越多,那巨大的压力,逼得陆沉节节后退。 “陆沉,赶快让开,准备一下,我们立刻游出去。”孙四娘说道。 外面流入的海水已然从小溪一样的流速,变成了一道道狂暴的水流,感受到那磅礴的压力,陆沉不敢小觑。 立刻与孙四娘站在了一旁,等待那块磨盘大的石头,被水流冲击开。 云海河从外面涌入进来的流速越来越快,只听砰的一声。 那磨盘大小的石头,承受不住云海河的压力,霎那间被移开。 “走了!”孙四娘兴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