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叛徒不断! - 极品透视

第八十二章 叛徒不断!

陆沉咽了口涂抹,面对孙四娘的媚眼,他也有些承受不住。 毕竟如孙四娘这种绝世尤物,可是能够让整个云海市男人都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的女人。 尤其是像陆沉这种初哥,在看到孙四娘的媚眼后,有些气血沸腾。 “臭小子,你就是孙四娘的姘头吧,这么着急来送死,我会请求辛公子,将你和她合葬在一处。”那边的赵龙咬着牙齿说道。 这次赵龙之所以能够答应辛无暇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辛公子会将孙四娘赏给他。 一个美人对于男人来说,有着极强的诱惑力,赵龙也是如此。 何况是孙四娘这样一个,让众多男人血脉喷张的尤物? “找死!”陆沉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狠光,这狠光让赵龙心里猛然颤动了一下。 可随之,赵龙径直对着陆沉一掌抓来,这陆沉的年龄,看上去也就约莫二十出头。 像是大学刚毕业的大学生,最多只是会一点花拳绣腿而已。 打斗经验怎么能够比的上赵龙这种,天天混迹在帮派中撕杀的人物? 轰! 赵龙猛然后退数步,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陆沉,陆沉将他一拳击退! 这种现象,令赵龙大吃一惊,陆沉的实力比他想象中,要强得多。 “赵龙,我念你是初犯,只要你不继续参与叛变,我就不在追究。”孙四娘轻喝道。 对陆沉的实力,她是完全相信的,可悲就可悲在赵龙并不知道陆沉实力的强大。 这样继续对决下去,要输的也只是赵龙。 谁知道赵龙那狰狞的脸庞,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让我赵龙退出?根本不可能。” 除了将孙四娘赏给赵龙外,赵龙还有另外一个条件,那就是得到凤天阁现有的所有资产。 这条件也被辛无暇答应了,与其被孙四娘所管束,哪有一个人领导一个帮派来的逍遥快活? “不臣服,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陆沉一掌拍向赵龙,赵龙微微一吸气,右手出现一柄闪烁着寒光的小刀。 这小刀是赵龙专用的杀人利器,凭着这把小刀,赵龙在云海市地下势力中,迅速成名! 小刀一出,漫天出现了一片片刀影,那刀影将陆沉全身包裹住,似是要随时将陆沉杀死一般。 “陆沉小心。”见到这一幕,孙四娘也不由得有些提心吊胆。 陆沉的实力虽然很强大,但是面对赵龙这一柄小刀,还是有多忌惮。 然而孙四娘还是低估了陆沉的实力。 陆沉右手从刀影出穿过,一掌打向了赵龙的手腕,赵龙只觉得手腕一疼,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直接从手腕传到了全身上下。 咔嚓! 手腕骨折了! 孙四娘和其他人,都惊愕的看着赵龙,赵龙的身手在凤天阁中,已是鼎鼎有名的大高手。 却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败在了陆沉的手里,岂能令众人不惊? 那边李汉一看事情不妙,从地上抄起一把砍刀,朝着陆沉砍来。 大开大合之势,让不少人频频后退,避开了李汉如疯狗一般的攻势。 这砍刀在李汉手里,如同有灵性一般,朝着陆沉的胳膊上砍来。 灵蛇出洞! 简简单单的一招,却在李汉手中有如神助一般,以一种极其刁钻的角度,砍向陆沉的手臂。 见到攻势凶凶的李汉,陆沉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一脚朝着李汉胸前的破绽处踢去。 砰! 那一脚踢得李汉心里气血翻滚,胸膛前传来一阵闷响声,随着李汉一声闷哼,整个人倒飞出去,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力量。 陆沉这一脚快准狠,已经是抱着一脚将李汉废除的决心。 看见陆沉这强悍的身手,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赵龙和李汉二人,纷纷败在陆沉手里。 想要在从凤天阁中,找出与陆沉对抗的敌手,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现场声音静的可怕,一时间没有人跃跃欲试,敢进攻陆沉。 陆沉悠然自得站在孙四娘面前,脸上浮现出一抹邪笑:“四娘,我可是帮你处理了大麻烦,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让不让奴家以身相许?怕是你也看不起我吧。”孙四娘自嘲一声,幽幽叹了口气。 赵龙和李汉二人气的直吐血,陆沉简直就是没有把他们两人放在眼里。 这种打情骂俏的架势,视他们如无物一般,完全是比扇他们的脸还疼。 “陆沉,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逃脱辛公子的掌控了么?”赵龙低声说道。 “对了,段亚,你还不帮助他们出手么?”陆沉陡然看向孙四娘身边的段亚。 段亚结结巴巴的看向陆沉:“陆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誓死护卫孙四娘。” 陆沉摇了摇头,从进入到凤天阁,他就用那紫色能量读取在场所有人内心的声音,这段亚恰巧是孙四娘身边最后一个叛徒。 “当叛徒,该果决的的时候就要果决,这么犹犹豫豫的是什么样子,既然你不想承认,那我就逼你承认吧。” 陆沉笑着,一掌拍向了段亚,面对这一种情况,连一向以睿智著称的孙四娘,都有些捉摸不透陆沉的想法。 不过好歹刚才陆沉救下了自己的性命,孙四娘只能够任由陆沉去了。 陆沉一掌拍向段亚,段亚见到陆沉一掌袭来,立刻起身躲过了陆沉的进攻。 对于陆沉的攻势,段亚不敢大意,连赵龙和李汉都不是对手,他分点神,就会被陆沉轻易拍死。 段亚身形闪烁,低着头躲过了陆沉的攻击,右手一掌拍向陆沉的腹部。 陆沉微微一笑,一手拍向了段亚的脖颈上,段亚一见此情此景,右手收回来,挡住陆沉的进攻,左脚一脚踢向陆沉的腹部。 “段亚没有受伤?”孙四娘一眼就看出来了其中的蹊跷。 段亚与陆沉仍然有余力争斗多时,可之前却装作身负重伤的样子。 “四娘,你听我解释,这是假的。”段亚嘴中说着,手下却没有停止动作的迹象。 “解释?我劝你还是去地狱解释吧。”陆沉左手拿捏住段亚的胳膊,凌空而起,一脚踢向段亚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