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来自美女警察的为难! - 极品透视

第八章 来自美女警察的为难!

美女警察不怒而威,让人不敢有一丝不敬,但偏偏陆沉是个奇葩。 “胸大无脑,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主动攻击别人?”陆沉嘀嘀咕咕起来。 整个审讯室除了陆沉,就是吴玉儿和另外一个男警察,整个审讯室十分矮窄,即便是陆沉小声嘀咕,也传入到了吴玉儿的耳朵里。 吴玉儿听的陆沉的言语,心里涌起一种杀人的冲动,工作以来,从没有人调戏过他,何况是在上班时间的警局之中! “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吴玉儿气的直哆嗦。 胸前两只大白兔,足足有b罩杯,比起现在大多数贫乳女同胞,这就是她吴玉儿炫耀的资本,现在却被陆沉说胸大无脑? 那个男警察不断的朝着陆沉眼神示意,陆沉当作没有看见。 “我说你胸大无脑喽。”陆沉无所谓的说道。 对于这种女人,就要狠狠打击她的自尊心。 “先把他给我关进城东监狱,让他知道姑奶奶的厉害。”吴玉儿气的两只大白兔上下摇摆。 陆沉看到吴玉儿气的大白兔上下直跳,心中暗暗升起一股难以言明的爽感。 “这……队长,那里可是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男警察一脸为难的说道,整个警察局都知道吴玉儿背后有着极其深厚的势力。 否则也不会在大学刚毕业,刚刚分配过来就当上队长。 “我是队长,还是你是队长?出了事情我顶着。”吴玉儿脸色沉了下来说道。 “是……”眼见这个姑奶奶发飙,那个小警察立刻答应下来。 这个姑奶奶可是个霸王龙,小警察只能顺着吴玉儿的脾气说,哪天把这个小姑奶奶惹了,怕是要把他炒鱿鱼了。 看着陆沉被带了出去,吴玉儿嘴角才露出一抹笑容:“小子,想和姑奶奶斗,你还差的远。” 刀哥三人是警察局的惯犯,对警察局的一套早已摸清套路,这三个老油子让吴玉儿毫无办法,最后的结果跟陆沉一样,关进城东监狱两天。 在刀哥看来,关进城东监狱不过是睡两天大觉又能被放出来。 城东监狱中关着的都是有犯罪前科或者罪孽深重的罪犯,其中不乏许多执行死缓的囚犯,所以城东监狱中的囚犯以彪悍著称。 “刀哥,你怎么进来了?”独眼看到陆沉背后的刀哥惊奇的说道。 独眼和刀哥都是云海市道上混的人物,两人也相熟不少。 “还不是因为这小子,被那个吴玉儿那个娘们抓了进来,真是晦气,呸。”刀哥朝地下啐了一口痰。 “没事,刀哥,这小子在我们这号子中,我整不死他。”陈独眼阴阴的笑道。 陈独眼目送走刀哥后,慢吞吞的朝着陆沉蹲着的方向走来。 “小子,听说你惹了刀哥?刀哥让我们来修理修理你。”陈独眼低声说道。 随着陈独眼说话,陈独眼身旁的几个小弟站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拳头。 陈独眼混迹地下多年,一眼就看出陆沉是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这种小子怎么可能让刀哥失手?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小子使用了不光明的手段。 “居然不理我?收拾了他。”陈独眼看见陆沉毫无反应,更是让他这个大哥感到尊严受辱。 砰砰砰! 这几个小弟平时打架都是十分凶残的人物,但在陆沉眼中,这几个小弟出手速度极慢。 陆沉率先躲过眼前两人袭来的攻击,马上感受到身后有一阵风滑过耳边,这道拳风让陆沉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自从得到透视眼之后,陆沉发现全身的技能都在不停的增强,就连别人舞动的拳风都能听到。 陆沉反手将眼前两个混混的胳膊肘弯了一百八十度,疼得那两个混混龇牙咧嘴,倒地不起。 背后那个混混趁现在则是一脚踢向陆沉的后背,这一脚势大力沉,陆沉若是被踢中了,肯定会摔个人仰马翻。 就在那一脚快要提上陆沉的时候,陆沉忽然转过身来,抱住那混混的脚掌,借势将那混混甩了出去。 旁边眯眼观看了许久的陈独眼,看向陆沉眼神中多了一分忌惮,这种眼力和听觉绝对是练家子才能拥有的水平。 “有意思,不愧能让刀哥吃亏的人,让我试试。”陈独眼右拳袭向陆沉的胸膛。 陆沉一掌接住陈独眼袭来的右手,左脚直接踢向陈独眼的裆部,这一招简洁有用。 但陈独眼没想到陆沉会这么无耻,居然会踹向他的裆部。 “啊……”陈独眼的小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陈独眼的叫声让几个小弟听起来毛骨悚然。 “独眼哥,你怎么了?” “独眼哥,你的下面没事吧。” “独眼哥,要不要我们收拾那小子?” 几个小弟扶着陈独眼站了起来,陈独眼摇摇晃晃的身躯终究是在那一脚断子绝孙腿下没能起来。 陈独眼咬牙切齿的望向无所畏惧的陆沉,他没想到陆沉下手如此之狠,一点余地都没有给他留。 这一脚也让陈独眼踹出了心理阴影。 如果陆沉知道,肯定要求一下陈独眼的心理阴影面积了。 陈独眼是个狠角色,但不代表他不怕死。 相反,混到陈独眼这种一呼百应的份上,比平常混混更怕死。 陈独眼是道上赫赫有名的凶残人物,现在碰上一个比他更狠,更无耻的人物,这让他不得不低头服输。 眼前看似和善的年轻人,竟然是一个这么厉害的狠角色。 “怎么样,这一脚撩阴腿还不错吧。”陆沉站起身来朝着陈独眼这边走来,在陈独眼的眼中,此刻的陆沉堪比恶魔的笑容。 随着陆沉蹲下来,陈独眼朝后退去。 “您是爷,我错了。”陈独眼也是审时度势的人,眼前这个小子看起来是个毛头小子,出手老辣,认个怂也能继续混下去。 “错了去那边蹲着吧,别来惹我。”陆沉闭上眼,找了个地方闭着眼睛休息去了。 他知道自己的事情不需要花费很长就可以调查的一清二楚。 “是,是。”陈独眼磕着头如小鸡吃米一样,找个角落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