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辛无暇的拉拢! - 极品透视

第七十九章 辛无暇的拉拢!

对于陆沉的变化,辛无暇看在眼里,辛无暇有些暗自不吃惊。 这软骨香可是相当厉害的药剂,能够让其他人身体中的力量,全部失去。 不过想到陆沉能够灭了青龙帮,辛无暇也就马上释然了,这陆沉肯定有其过人之处。 站在辛无暇身后的辛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陆沉,只等着辛无暇一声下令,拿下陆沉。 “我?我可没有什么考虑,这红酒的味道还是挺不错的。”陆沉说着,从桌子上拿起酒杯,继续独自一人饮了起来。 “既然陆先生你这么喜欢和红酒,在下还有不少私藏……”辛无暇立刻说道。 “不用了,我可没那兴趣。”陆沉摇头说道。 辛无暇脸色看不出来有异样,转而看向孙四娘和苏雄两人。 “孙阁主,苏帮主,你们两位考虑的怎么样了?是不是跟我合作呢?”辛无暇看着孙四娘和苏雄两人说道。 孙四娘和苏雄两人依然是有些不甘的看向辛无暇,他们被辛无暇这样拿下,根本不服气。 “看样子你们还不服气?唉,那就算了,将你们杀了,凤天阁和五虎帮我自会掌管在手里,辛老。”辛无暇右手一挥。 身后那名身穿黑袍的老者,轻轻应了一声,一掌抓向孙四娘,一掌抓向苏雄。 两爪之间去势凶狠,抓向两人的喉咙,爪风凌厉,似是要直接抓死两人一般。 旁边一直静坐的陆沉,右手将手中的酒杯狠狠摔出去,砸在了辛老的手上,令辛老不禁身形一退。 辛老转眼看了一眼辛无暇,但见辛无暇没有说话,便在下一掌之间,直接是拍向了陆沉。 轰! 掌掌相对,陆沉一掌将辛老拍退了四步,自己却还是站在酒桌前,一动不动。 孙四娘和苏雄两人心中暗喜,从初次交手的这方面来看,明显是陆沉占了上风,只要陆沉插手,他们今晚绝对有活命的机会。 一念至此,苏雄马上说道:“陆先生,只要今晚你将我救出去,我这五虎帮全听你调遣。” “我凤天阁也是如此,一定尊陆先生为主。”孙四娘也在旁边适时的说起来。 辛无暇微微一皱眉,他的眼力自然也是不会差,从陆沉的那一掌中,看的出来陆沉实力远远要强于辛老。 辛老这是什么样的存在,辛无暇在清楚不过,那可是辛家前三的高手,除了他哥哥辛远那恐怖的实力外,其他人都不是辛老的对手。 一想到这里,辛无暇就有着越来越想收服陆沉,当作自己手下的想法了。 陆远听完孙四娘和苏雄说的话后,并没有激动,反而是看了辛无暇一眼。 “好身手,我辛无暇很少见过陆先生这么拥有过人之处身手的武者,就是不知道阁下,愿不愿意来我辛家效力?”辛无暇继而拉拢起来。 这时候,在辛无暇的眼中,苏雄和孙四娘的价值,完全没有陆沉大,只要拉拢了陆沉,一切都好说。 “陆先生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辛无暇继而笑着说道。 见到辛无暇允诺出如此贵重的条件,孙四娘和苏雄两人便对视一眼,心里有些沉重,生怕陆沉答应了辛无暇的要求。 “这……也行,那我还真是有些要求。”陆沉点头说道。 “什么要求,陆先生尽管提出来,辛无暇能做到的绝对会做到。”辛无暇说道。 “我想要你的人头,你看如何?”陆沉笑眯眯的看向辛无暇。 辛无暇脸色顿时变得相当难看,要他的人头?这完全就是在捉弄自己,辛无暇恨得有些咬牙切齿。 “陆先生,这是在捉弄我吧,既无诚心,也不如此来捉弄我。”辛无暇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我并没有捉弄你啊,我说的是实情,你看看,你都无法答应,之前还说的那么信誓旦旦。”陆沉说着,摇了摇头,似是颇为叹息。 苏雄和孙四娘两人,怎么会听不出来那语言中的捉弄之意,要不是碍于自己中了毒,差点笑出了声。 “哼,陆先生,那你走吧,我辛无暇与你井水不犯河水。”辛无暇出声说道。 以辛无暇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拿下陆沉,他看得出陆沉是一个硬茬子,不过今日重点目标不在陆沉身上。 而是在孙四娘和苏雄身上,等到拿下了这两个人,云海市的地下势力,就等于基本平定了。 到时候,在慢慢来整陆沉,辛无暇不相信整不死陆沉。 “咦,恰好今天我也没什么事情,也不太想走,莫不是辛公子,连一顿饭都请不起?”陆沉笑道。 “陆公子好雅兴,等我把这件事情忙完以后,必定好好宴请陆公子。”辛无暇说着,转头看向辛老,朝着辛老点点头。 辛老立刻明白了辛无暇的意思,大步朝着苏雄和孙四娘走来。 “慢着,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当然也不会见到他们落在你们手里。”陆沉摇着手中的酒杯说道。 “莫不是陆先生也看上了云海市的这片地下势力?只要陆先生归顺我,这云海市的地下势力,都归陆先生掌管。”辛无暇笑道。 “没那么麻烦,我想要这片势力,早就可以取而代之了,再说了,他们是我的朋友。”陆沉又拿起一个杯子,倒了点红酒,抿了口红酒说道。 饶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气,辛无暇也只是见到陆沉实力这么强悍,才对陆沉有所忌惮。 现在陆沉这么嚣张,不给他脸面,完全是让辛无暇下不了台。 “辛老,他……”辛无暇看着陆沉说道。 辛老低下头,淡淡的摇了摇头,见到辛老这副模样,辛无暇立刻明白了这意思。 “哼,下次别再让本公子碰见你了。”辛无暇怒喝道。 好不容易一个直接平定云海市地下势力的计划,就这么被陆沉破坏了。 看辛老那意思,实力是远远不敌陆沉,只能任由陆沉离去,再和陆沉爆发下面的冲突,恐怕会有所不值。 辛无暇的头脑,立刻帮助辛无暇做出了最为明智的选择。。 “好酒,好酒,多谢辛公子的款待,那我就带着朋友先走了。”陆沉说着,扶起了苏雄和孙四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