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步步危机! - 极品透视

第七十八章 步步危机!

在辛无暇的邀请下,三人走到了会客室中,坐了下来。 “我将饭桌定在金碧辉煌的十二层,也算是符合诸位的身份。”辛无暇笑道。 “你叫我们来,该不会是仅仅为了吃饭吧。”孙四娘说道。 从孙四娘接到邀请后,就曾怀疑过辛无暇的用心,到了辛无暇,孙四娘这种层次,每走一步都有着很深的用意。 当孙四娘得知陆沉和苏雄也被辛无暇邀请后,这才下定决心参加辛无暇的邀请。 如今随着辛无暇的到来,云海市的前景再一次扑朔迷离。 辛无暇虽然什么都没有表述,但谁都知道辛无暇的狼子野心。 在废弃的青龙帮上,再建青龙帮,其用心不言而喻。 可是碍于辛无暇背后辛家的势力,他们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辛无暇的邀请。 “时间也不早了,走吧,去金碧辉煌吃饭。”辛无暇笑着站起了身体。 只有陆沉一脸笑意,没有任何问题,出了青龙有限责任公司大门,陆沉搭上了苏雄的车。 “陆先生,这辛无暇前来,应该不仅仅是和我们吃饭吧。”苏雄迟疑的说道。 有些话,苏雄不好当面和辛无暇,孙四娘等人说,只能够暗地里问问陆沉。 陆沉在苏雄的心中,越发的神秘。 “吃饭?只怕项公舞剑,意在沛公,摊牌的时间也快到了。”陆沉笑道。 “摊牌?你说……他是想要凭一己之力,拿下整个云海市的地下势力?”苏雄陡然愣道。 陆沉点了点头,话没有继续说下去,苏雄却一直开车,思绪不知道在想什么。 能够做到苏雄这一步,心机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一瞬间,苏雄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难道他是想把我们除掉?然后直接取代两大帮派的地位?”苏雄喃喃的说道。 “这也不可能啊,以我九天那些人的脾气,根本不可能臣服在辛无暇的手下。” 苏雄摇摇头,始终想不出原因,可是想到陆沉那平静的语气,苏雄就有些拿捏不准。 陆沉断然不可能欺骗自己,那这件事情的关键在哪里? “有内奸,况且,内奸还不止一个。”陆沉笑着说道。 “不可能,陆先生你搞错了,我手下的亲信中,绝对不可能有内奸。”苏雄摇头说道。 然而想到陆沉那神奇的本事,苏雄就有些不坚定了,毕竟陆沉不会说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 接下来的时间,陆沉和苏雄都没有做过多言语,直到车子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停车场。 “走吧,苏帮主,今天金碧辉煌的十二楼可是很好玩的。”陆沉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金碧辉煌十二层,能够一眼收尽云海市的所有景色,再加上这里面的布置,堪称奢华至极。 当苏雄和陆沉一前一后的走进十二层后,孙四娘和辛无暇两人,已然原地就坐。 “陆沉,苏帮主,你们来了,快来坐下,上酒。”辛无暇招呼起来。 顿时有两名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走了进来,打开两瓶红酒,酒香四溢,那纯正的红酒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82年的拉菲,色泽醇厚,香气袭人,端的是好酒一瓶,辛公子下了不少手笔。”孙四娘笑着说道。 “招待贵客,自然就要用最好的红酒,来人啊,斟酒。”两名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走到陆沉等人的身边,一个个为他们斟上了酒。 “好酒……”连陆沉都赞不绝口的说道。 “既然大家都关心我辛无暇来的目的,那我就直言了,这一次我来云海市,是为了整合云海市的地下势力。”辛无暇笑眯眯的说道,仿佛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虽然孙四娘和苏雄二人,事先有所准备,但是当辛无暇这么毫无顾忌提出来时,两人脸色变得有些难堪。 “不要着急嘛,从来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要你们二人答应,我立刻就让你们二人主宰这云海市,我绝不会插手。” 两大帮派是两人辛辛苦苦打拼这么多年,才建立起来的基业,怎会如此甘心的拱手让人? “至于等一会上的饭菜,自然是同意的人才能够享用。”辛无暇回头环顾道。 “欺人太甚,你简直是……”刚说着话的孙四娘,忽然发觉全身力气全无,软绵绵的倒在桌子上,苏雄也是如此。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辛无暇,对于这一幕,辛无暇毫不感觉到诧异。 “软骨香这毒可是不好受呀,时间再久一点,这毒就算祛除,也会残留在你们身体中。”辛无暇说道。 “至于你们不答应,放心,你们帮派中,都会有人答应我的要求,我看看是你们先答应呢,还是先人头落地。” 辛无暇说着话,抬头看了眼,“咦,你怎么没有中毒?” 那边的陆沉,还是坐在椅子上,喝着红酒,没有一点身体酥软的迹象,这让辛无暇相当惊讶。 “区区一个什么软骨香,还想拦得住我,你还是洗洗睡了吧。”说着,陆沉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辛无暇眯眼打量着陆沉,身后那名老者死死的盯着陆沉,以防有所惊变。 “少爷,这……”那名老者轻声说道。 “无妨,能够灭了青龙帮的,果然不是易于之辈,不用管他,先看看我们的苏帮主和孙阁主吧。” 辛无暇一下子就淡定下来,将目光放在了苏雄和孙四娘的身上。 苏雄和孙四娘两人只是感觉到力气尽失,神智还没有模糊,这辛无暇做的还真是直接。 “怎么样?你们考虑好了么?到底是你们跟我合作,还是你们的手下跟我合作啊?”辛无暇看着苏雄和孙四娘说道。 “让我跟你合作?放屁?老子死都不会跟你合作的。”苏雄啐了口痰说道。 “老娘也不会答应你的要求,要杀就杀,真没想到你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孙四娘哼声说道。 “最卑鄙也是最简单的手段,陆先生你呢?考虑的怎么样了?”新无线忽然抬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