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冷羽的慌张! - 极品透视

第七百六十一章 冷羽的慌张!

胡灵薇躲都躲不及冷羽,哪还会去主动见冷羽?这种事情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苏叶蓉见到胡灵薇不愿意,也不知道两人之间出了什么事情,她只是认识胡灵薇而已。 “那个,冷少确实好着急。”苏叶蓉想起冷羽那焦急的模样,感觉冷羽是真着急,并不像是装出来的。 胡灵薇见到苏叶蓉这样说,也不好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就说道:“好吧,那我去看看。” 冷羽的焦急并不是在等胡灵薇焦急,而是焦急着这个谋杀会不会成功。 就在冷羽焦虑等待的期间,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继而胡灵薇从门外走了进来。 “胡灵薇,你来了!”冷羽刚想迎上去,就被胡灵薇用一只手给隔开了。 “是啊,我来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要过来,就在那里说。”胡灵薇厌恶的看着说道。 哪怕是现在跟冷羽在一起,胡灵薇都想隔着几丈远。 冷羽也没有想到胡灵薇会如此厌恶自己,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说道:“那个,胡灵薇……今天晚上的事情真对不起,当时我吓得都动不了了。” 冷羽说着,耳朵还在听着陆沉那边的动静,也是让胡灵薇皱了皱眉头。 冷羽说的合情合理,可胡灵薇还是忍受不了这样的男人在自己身旁。 想到以后可能会拜陆沉为师,胡灵薇叹了口气说道:“行,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碍于两家交情颇厚的份儿上,胡灵薇也不好在说什么,难得冷羽会开口认错。 “没有了,没有了。”冷羽说着,耳朵还是不停的在听着陆沉那边的动静。 胡灵薇唉了一声后,就要朝着外面走去,却听到冷羽继续说道:“对了,我们明天什么时候走?” “随便吧,看陆沉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你随意吧。”胡灵薇淡淡的说道。 胡灵薇的语气,让冷羽内心出现一阵无名火,什么都是陆沉,什么都是陆沉,等会陆沉死了,我看你怎么跟着陆沉! 冷羽这样想着,脸上却难得的露出一抹微笑:“好,那我明天过早的走。” “啊……”就在胡灵薇准备要出门的时候,听到洗漱间那边的传来陆沉一丝尖叫声。 冷羽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小子,你想跟我抢女人,还嫩了点。 旁边的胡灵薇,听到这一声惨叫,立刻想到了陆沉,连忙朝着洗漱间的方向跑去。 冷羽跟在胡灵薇身后,也朝着洗漱间的防线跑了过去。 与此同去的还有吴大妈等人,吴大妈等人陆续都跑到了陆沉的身边。 吴大妈看见陆沉趴在水缸前,刚想要有所动作,就听到陆海涛喊道:“不要动,是电线的高压导电。” 陆海涛边说着,边将手中手机上的灯光,放在了离儿子不远处的那根沾了水的电线上。 “来,先去找个木棍,将这根电线挑了。”陆海涛说着,胡灵薇出去找了个木棍进来,将木棍递给陆海涛。 陆海涛拿着这根木棍,将水缸里的电线挑了出来,随后将陆沉从水缸里抱了出来。 冷羽看到这一幕,大喜起来,这陆沉还想跟自己斗?有身手又怎么了,脑袋还是不好使,最终不还是被自己玩死了? “儿子,儿子……”林霞趴在陆沉的身上,不停的哭着,陆海涛在陆沉身旁,不断按压着陆沉的心脏,试图刺激陆沉的心脏,将陆沉刺醒过来。 “真是意外之灾,这次一趟黔南之行,惹了多少事情,儿子,你快醒来,我们以后不出来玩了。”林霞哭着说道。 林霞脑海中闪过这几日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也是让林霞心如刀耕。 旁边的苏叶蓉张着嘴,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出了这种事情,最伤心的恐怕就是陆沉的父母了。 吴大妈也有些着急,她的余生都是靠着租出房子才能生活,这种事情发生后,哪里还会有游客过来居住? 冷羽笑着看着这一幕,笑的不敢太得意。 站在冷羽前面的胡灵薇,并没有看到冷羽的笑容,所有人都被陆沉所吸引。 陆沉想要换水,只能够将手伸进水缸中打水,一旦陆沉将手伸进去,就会让陆沉中电倒地身亡。 “好笑吗?有这么好笑吗?冷羽?”陆沉的声音悠悠从地上传了过来。 随后众人看见陆沉从地上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来,目光看向冷羽。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顺着陆沉望的方向,望向了冷羽,他们瞬间都明白了陆沉的意思,难道是冷羽制作出的这起事件? 面对所有人目光的质疑,冷羽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触电的人怎么可能活过来? 这里的电压冷羽也检查过,足以让人致命,碰到这电压的人,都是十死无生。 可陆沉哪里知道,陆沉就是雷电属性的异能者,别说这一点小小的电压,就是比这强十万伏特的电压,都奈何不了陆沉。 “啊?我?我没笑啊,我怎么可能笑,你救了我的性命,我哭都来不及呢。”冷羽的脸色马上有了很大的转变。 面对这群人那杀人般的眼神,冷羽怎么可能笑出来?笑出来就是作死的行为。 况且陆沉还救过他的性命,这要是传出去,他冷家大公子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冷羽,是你做的好事儿?”胡灵薇看着冷羽,一字一句的说道。 冷羽连忙摇头:“我怎么可能做恩将仇报的事情,胡灵薇你应该相信我的。” 可胡灵薇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冷羽犹如掉到冰窟里一样:“我确实相信你会这么做,你就是个小人!” 想起被猛虎追逃的事情,胡灵薇心里就憋着一股邪火,这种邪火随时随地都会变成大爆炸,炸在冷羽的身上。 冷羽也清楚,这件事情由胡灵薇传回去后,会对冷家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可冷羽为了自己的性命,不得不这样。 “这,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干这种事情呢。”冷羽连连摇着手说道。 谁曾想,冷羽越是这般解释,就越是引得其他人将怀疑的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