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蓄意谋杀! - 极品透视

第七百六十章 蓄意谋杀!

冷羽越看越气,女人代表着男人的尊严,无论什么事情都有商讨的余地,唯有女人不行! 如今冷羽所喜欢的女人,不禁不喜欢他,甚至还对他冷眼相向。 对比起来,胡灵薇对于陆沉的态度不言而喻,也是让冷羽气的牙痒痒。 可惜为了维持冷羽该有的风度,这件事情冷羽又不好直接表达出来,只能够看着胡灵薇追着陆沉远去。 陆沉看着跟在身后的胡灵薇,苦笑起来,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缠着他要干什么? “快回去睡吧,都忙了一晚上了,我都累了。”陆沉说着,打了个哈欠,余光还在注意着胡灵薇。 胡灵薇嘴巴一撅:“不要,我才不要回去睡呢,我想让你教教我,怎么样防身。” 胡灵薇被冷羽这些公子哥缠的不耐烦了,既然讲道理讲不通,那只能够用拳头将冷羽这些公子哥打飞,这就是胡灵薇的想法。 何况这次在野外胡灵薇遇到猛虎,在这种情况下,冷羽居然要把她丢下,这让胡灵薇感觉到了他人并不信。 所以胡灵薇想趁此机会,拜陆沉为师,看陆沉模样,与自己年龄差不多大小,就能够一拳打退猛虎。 父亲请的那些保镖,也没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这,这又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出来的。”陆沉摸着脑袋说道。 说实话,陆沉也不会教别人,这一切的反应都是来自于自己身体的变异。 陆沉总不能把自己获得的雷电异能交给胡灵薇吧? 胡灵薇看见陆沉一拳将猛虎打飞,已经是将陆沉当成了隐居世外的高人,立刻央求道:“要不然,怎么练习的,你交给我就好了,我会慢慢练习的。” “这……我师门有规定,不许外传,所以……”陆沉忽然编造出一个师门来。 当初制造的神水,就是将名誉推给了这个所谓的师门身上,如今陆沉不妨在将这个师门编造的更大一些。 胡灵薇眼睛一亮,这陆沉果然是世外高人,自己没有看错人,连门派都有,绝对不是等闲人物所能够比拟的。 “师傅,师傅,你就收我做外门弟子呗,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胡灵薇娇声央求到。 这种语气也是令偷窥的冷羽牙痒痒,冷羽虽然不能出现在胡灵薇面前,但是他可以偷听胡灵薇和陆沉之间的谈话。 胡灵薇从来没有用这种柔声的口气,与他说过话,那种语气让人想入非非,似乎什么东西都能够从胡灵薇的身上获得。 可陆沉只是如老僧入定般,站在原地,也没有答话,这让胡灵薇猜不透陆沉在想些什么。 胡灵薇自诩自己也见过不少市面,认人虽不说非常准,也能够说得上七八分,但陆沉这副模样,她倒是第一次见。 “师傅,师傅……”胡灵薇看见陆沉不说话,依旧在摇着陆沉的胳膊。 冷羽气的双眼直冒火,胡灵薇都示意成这样了,为了一个区区略有身手的陆沉,至于弄成这个样子嘛? 顿时间,陆沉救了冷羽的恩情,被冷羽遗忘到脑后。 冷羽脑海中转过千百种想法,不在窥探着陆沉。 既然你身手好,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有身手也抵御不了的危险。 直到冷羽离开后,陆沉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跟你以后在说罢。”陆沉挥挥手,独自离去,只剩下胡灵薇一个人不甘心的站在原地。 这也是让胡灵薇站在原地,气的直跺脚。 冷羽离开了陆沉和胡灵薇所在的地方后,径直朝着大院走来,看了一眼四周,远处苏叶蓉在洗漱间朝着冷羽招手。 “冷少,这里是洗漱的地方,你要洗漱嘛?”苏叶蓉指着这个破漏的房间说道。 冷羽一看这里,准备转身要走,忽然想到什么,转身又继续打量着苏叶蓉站在这里。 “咦,就你一个人人洗完了嘛?后面还有没有人其他人了?”冷羽问道。 “有,还有陆沉和胡灵薇没有呢,其他人都洗漱完了。”苏叶蓉点头说道。 冷羽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冷羽说道:“这样吧,等下我洗完了,你再去叫陆沉。” 苏叶蓉开口说道:“好的,冷少。” 等苏叶蓉洗完离开后,冷羽仔细的看着这里,作为吴大妈家的电供应处,这里排放着各式各样的电线。 由于年久失修,导致这里的电线都暴露出来了。 冷羽曾经在国外学过如何在水里导电,刚刚还想着要让陆沉遭遇有身手也抵御不了的危险,马上就有了这机会。 冷羽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偷偷回到屋子拿出一双白手套,躲在这里捣鼓起来。 不一会儿,一根电线若隐若现的被冷羽制作成导线,放入水中。 只要陆沉将手放入水中,就会让陆沉导线身亡,加上有白手套作为掩护,是不可能从这找到任何指纹。 加上冷羽曾经研究过,怎样制作成意外导电身亡的假象。 即便陆沉没有被电死,也不可能有任何线索指证到他这里,想到这就让冷羽开怀大笑起来。 “让你跟我抢女人……”冷羽嘿嘿笑了起来。 冷羽怨念完之后,装好所有东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白手套放回屋子后,又去了苏叶蓉的房间。 “苏叶蓉,我找不到陆沉和胡灵薇的踪迹了,你去找找看他们在哪,找到后,就跟胡灵薇说,我有急事儿找她。”冷羽眼神中颇为焦急的说道。 苏叶蓉眼见到冷羽如此焦急,就点点头说道:“好,我去找,你不要着急。” 苏叶蓉匆匆去找了一圈陆沉和胡灵薇,发现陆沉和胡灵薇在一起,就将冷羽刚刚与她说的话,都告诉给了两个人。 陆沉正被胡灵薇缠着,愁着没有办法脱身,见到苏叶蓉来了,立刻说道:“好,那我先去洗漱了,等我们有空在聊吧。” 不等胡灵薇说话,陆沉就一溜烟跑得不见了,只剩下胡灵薇一个人站在原地。 “你说什么?冷羽找我?我不去。”胡灵薇一听说冷羽找她,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