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仓皇逃脱! - 极品透视

第七百五十三章 仓皇逃脱!

此刻的陆沉,犹如一个绝世武林高手,引得周围还是充满了不少游客的观看,甚至还友人以为这是在拍武侠片。 “那个穿衣服的男生好帅啊,能够在四五十个人之间游刃有余。” “我男朋友要是他多好,那我就高兴坏了,这么能打的男生,一定会很霸气。” 这些游客之中,更多的是女生的存在,她们看着陆沉,双眼放光。 再加上陆沉本身经过葬魂珠的改造后,模样变帅了不少,使得这些女生变成了小迷妹一样的存在。 在这些游客变成陆沉小迷妹的同时,场内倒下去的人越来越多,有接近三十号人,都被陆沉打倒在地,这种状况也让杜天感觉到了很奇怪。 “这小子有些邪门啊!”杜天笙眯着眼睛打量起陆沉,本想借着人多势众的力量,来欺负陆沉,谁知道反被陆沉给揍得满地找牙。 这真的完全如陆沉之前所说,一个人群殴一群人。 手下的这四五十号人,虽然不如早上那几个人能打,但实力相差的并不多,甚至这些人性格之中隐藏着一股凶性,这种凶性也是克敌制胜的底牌。 可事情在这样发展下去,如果传出去了,也会让杜天笙脸上挂不住。 就在陆沉殴打这些混混之际,远处开来了一辆的士,一名身材肥胖的男子从车上匆匆走了下来。 这男子身形肥胖,脸上肉呼呼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最引人瞩目的是他那双小眼睛。 在这么肥胖的脸颊上,小眼睛显得极为不和谐,这男子就是陆沉的大学同学,崔胖子。 下了班以后的崔胖子,吃完饭后,就赶紧朝着陆沉所住的洋河宾馆赶来,他一定要说服陆沉,让陆沉带着家人提前撤离。 只要离开了黔南市,杜天笙的手就够不到陆沉了。 当崔胖子下了车以后,抬头看着洋河宾馆看来,发现外面已经有了不少人在围观,心知不妙的崔胖子,一步步朝着洋河宾馆门口跑来。 然而看到的这一幕,却令崔胖子大感震惊,陆沉一个人追着四五十个人打,何况陆沉身上还没有受伤。 陆沉大学的时候,可从来没练过跆拳道之类的东西,这点崔胖子作为陆沉的死党,可是十分清楚的。 不过眼前的这一切又怎么解释?崔胖子有些想不通,想不通归想不通,只要陆沉平安无事就够了。 崔胖子的眼光,饶是陆沉和手下这四五十个被打的人之后,又看向坐在那里的杜天笙。 杜天笙亲自带人来,还当众被陆沉如此打脸,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又闹大发了。 无奈的崔胖子,只能够先站在一旁静观其变。 砰! 陆沉又一拳打倒了一名混混,伸了个懒腰的陆沉,看着杜天笙,杜天笙神色变得异常难看。 杜天笙带来的人,七七八八都折损在陆沉的手里,只剩下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敢踏前一步。 纵然心性再凶残的人,看到陆沉如此能打的人,那股凶性也被陆沉给活活压了下来。 心性并不代表着不怕死,相反,在这种绝对力量面前,他们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劳无功的。 “笙哥,这,我们怎么办?”剩下几个人站在场里边警惕的看着陆沉,边看向杜天笙。 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有些求饶的意味,这么多人都损在了陆沉的手里,他们上去也是炮灰,根本是无济于事。 “退下来吧,不管你们的事情了。”杜天笙叹了口气说道,这陆沉实力之强,世所罕见。 即便杜天笙把手下所有兄弟叫来,都不太可能是陆沉的对手,这陆沉还真是一个硬茬子。 几名存活下来的混混,听到杜天笙所说的话,这才朝着杜天笙的身后走来。 “倒是我看走了眼,不应该来招惹你,我们走。”杜天笙淡淡的说道。 嗖! 陆沉慢慢出现在杜天笙的面前,挡住了杜天笙的去路。 杜天笙看到这一幕,脸色突变,难道这陆沉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这次确实是我们的错,可你也不要赶尽杀绝了。”杜天笙哼了一声说道。 “那我要赶尽杀绝了,怎么办?”陆沉抬头笑眯眯的看着杜天笙说道。 杜天笙一时无语,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在黔南市混的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也没见过谁,从来不给他杜天笙留台阶下。 碰到陆沉,这还是头一回。 旁边的崔胖子跳了出来,走到陆沉身旁,搓着手说道:“陆沉,笙哥也是我父亲的朋友,你看……” 崔胖子还是老样子,到哪都是烂好人。 崔胖子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陆沉竖起了右手:“胖子,我们一会儿在叙旧,我来解决这件事情吧。” 那不容置疑的口气,也是让崔胖子声音一窒,只能够看着陆沉处理这件事情。 “你把我的兄弟都打完了,你还想怎样?”杜天笙的语气中有些怒气。 这下不仅是白天的耻辱没有洗干净,晚上又平白无故的增添了一道耻辱,以后传出去,他杜天笙真的很难混。 “我想……”陆沉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警车的声音。 杜天笙嘴巴微张,随后脸上露出一抹喜意,这警察来的真是时候。 “快走,快走,警察来了。”杜天笙招呼起来,手下的这些小弟,不顾身上的头疼,爬起来立刻朝着四面八方逃散而去。 等到一辆辆警车,彻底包围洋河宾馆的时候,眼前这些混混全部都消失了。 一名队长模样的人走了过来说道:“谁报的警?说是这有斗殴的?人呢?” “是我,是我。”林霞从宾馆里跑了出来,“人?他们都散了,刚才还在这儿呢。” “是这样啊?行了,没别的事情就不要瞎报警,都快点离开吧。”那队长说着,带着手下人离开了。 杜天笙也跟在这名警察身后离开了。 离开之后,杜天笙长舒一口气,焦虑才渐渐消失。 要是这警察不来,恐怕他想要活着离开洋河宾馆,也花费一些不菲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