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悔恨的曾如喜! - 极品透视

第七十五章 悔恨的曾如喜!

陆沉站在黄三毛的身旁,看着那黄三毛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 “小兔崽子,你找死是吧,哥几个给我先将这不长眼的家伙收拾了。”黄三毛恼羞成怒。 其余三个人,顿时不打江奥了,转起头朝着陆沉冲来。 这三个小混混,在陆沉的手里,根本撑不过一招。 砰砰砰! 陆沉一出手,三名黄毛小混混就立刻被打翻在地,那黄三毛一看大事不妙,想要逃脱,却被陆沉一把像抓小鸡一样,抓在手里。 “听说你要收拾我?”陆沉眯眼看向那黄三毛。 “我告诉你,你赶快放下我,我是五虎帮的人,你这样五虎帮可饶不了你,还有那个死胖子。”黄三毛指着江奥说道。 江奥有些气恼,居然敢说他是死胖子,可江奥也不敢反驳,只得蹲下头,任凭那黄三毛发威。 江奥虽然知道这云海市的三大地下势力,但是却没有招惹的本事。 他身上的地位,在这三大地下势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哦?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把谁找来。”陆沉像扔垃圾一样,将那黄三毛扔了出去。 黄三毛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刀哥,我是三毛,对,有人欺负到我们五虎帮的头上了。”黄三毛立刻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告状。 刀哥一听就怒了,本来还在洗脚的刀哥,马上说道:“你别急,我这就来,奶奶的,我看看谁敢惹我们五虎帮。” 黄三毛昂头看向陆沉,他要让陆沉知道是怎么死的。 “臭小子,你就等着吧,我们刀哥来了,肯定让你躺着离开。”黄三毛叫嚣道。 萧雅梦站在旁边,颇为焦急的看着陆沉,她相当担心陆沉的安危。 可看那陆沉胸有成竹的站在那里,萧雅梦也逐渐定了定心神。 不到十五分钟,刀哥哗哗啦啦带着二十几个人,将这一带全部包围了。 有胆小怕事的人,马上远离了这里。 刀哥看着黄三毛问道:“三毛,谁在我刀哥的地盘闹事?” “就是他,刀哥,他这小子不知死活,非要挑衅我们五虎帮。”黄三毛指着陆沉说道。 刀哥初看陆沉一眼,觉得相当熟悉,猛然仔细一想,忽然发现陆沉是谁了。 断指之痛,还让刀哥有些后怕,没想到黄三毛这小子连陆沉都敢惹。 帮主可是发过命令,一定要远离陆沉,黄三毛这小子怎么就招惹到了陆沉。 “刀哥,你看……”见到犹豫不决的刀哥,黄三毛不淡定了。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刀哥手起掌落,一掌拍在了黄三毛的脸上,这一掌,打的黄三毛都有些愣了神。 “刀哥,您这是?”黄三毛被打的晕头转向。 “妈的,黄三毛,你想死可不要拉着我,陆先生是帮主特意吩咐过的贵客。”刀哥教训起来。 陆沉还是无所谓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 陆沉这个名字,以黄三毛的地位,自然是不可能接触到,但能让刀哥这么服帖的,绝对是大人物。 黄三毛能够深的刀哥的信任,也有其眼力过人之处。 下一刻,令人惊诧的是黄三毛,诚惶诚恐的看着陆沉,抽起了自己的嘴巴。 “陆先生,您看……”刀哥屏住呼吸的看向陆沉,这黄三毛是他的心腹。 然而惹了陆先生,一切都要由陆先生说了算。 “这一次先绕过他吧,不过要等他掌完三十下之后,再离去吧。”陆沉挥了挥手说道。 “是,陆先生。”刀哥点点头,转而看向黄三毛:“这次算你命大,陆先生不追究,自行掌嘴三十下,再离去吧。” 黄三毛如蒙大赦一般,继续疯狂掌着自己的嘴巴。 这一切看的江奥和曾如喜都都有些惊了,黄三毛他不清楚,这刀哥倒是有所盛名。 江奥曾经拜会过刀哥,只是以江奥的地位,刀哥连看他都不想看他一眼。 可刀哥却对比自己小十多岁的陆沉言听计从。 这让江奥有些无法接受,曾如喜更是如此,几个月之前,陆沉就是一个穷学生。 这几月,在陆沉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曾如喜忽然发现,对这个和自己在一起许久的男孩,并不是那么的了解。 只不过现在的曾如喜,还有继续了解陆沉的机会么? “好了,滚吧。”等到黄三毛掌完嘴三十下之后,陆沉开口说道。 “是!”黄三毛连滚带爬的和手下三名小混混迅速离去,连呆都不敢呆在原地,生怕陆沉改变了心中的想法。 看到黄三毛离去后,刀哥这才长舒一口气。 “行了,没你什么事了,你也走吧。”陆沉说道。 刀哥听到陆沉发话,这才转身告退。 曾如喜双眼闪动着精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最后,还是曾如喜走了过来,轻轻的对陆沉说道:“陆沉,当时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你能原谅我么?” “原谅不原谅又有何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我们两该结束的,早已结束了。”陆沉笑着说道。 话虽如此,可当陆沉说完这些话之后,恍然觉得身体一轻,在也没有了之前那种牵挂。 或许,放开了对陆沉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们还可以继续么?”曾如喜咬着嘴唇问道。 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差点让陆沉心中一软。 “哼,不要脸,我才是他的女朋友,请你不要和我抢男朋友。”这时,旁边的萧雅梦,一下挽住了陆沉胳膊说道。 萧雅梦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陆沉的心上。 是啊,要不是自己有了这种价值,曾如喜还会对自己表现这么可怜楚楚么? 那边的江奥却不干了,这是变相的在众人面前,给他带绿帽子。 “曾如喜,老子养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些?看到老子被打了了,你就又回到那个男人的怀抱了?”江奥恶狠狠的说道。 “江奥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爱的只是你的钱,其实我心里爱的是陆沉,”曾如喜言辞凿凿的说道。 陆沉苦笑着摇了摇头,甚至没有用那紫色能量,去读取曾如喜心中的真实想法。 “萧雅梦,我们回家吧,我有点累了。”陆沉叹了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