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苏叶蓉的求情! - 极品透视

第七百四十九章 苏叶蓉的求情!

笙哥发话,纵然是那两个人心有不甘,也只能够乖乖在一旁等着。 陆沉看着场内所发生的一切,冷眼旁观,他知道这个名叫笙哥的男子,绝对不会轻易就放了他和父亲。 “怎么?你们想一起动手?”陆沉冷笑起来。 以陆沉的实力,根本不惧怕这几个臭鱼烂虾,只是陆沉怕这几个臭鱼烂虾死死纠缠着他们。 毕竟陆沉三人不是本地人,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所以出了这种事情,陆沉想尽快解决。 “一起动手?太欺负你了,我就不上了,你们几个一起动手吧,让这小子知道知道我的厉害。”笙哥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似得微笑。 六七个人朝着陆沉包围过来,前面被打的那两个人,眼中露出凶狠的神色,他们知道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这六七个可是各个都是狠角色,每个人的出手都极为狠辣。 那边苏叶蓉陪着林霞来到了这边,林霞刚挤进人群,就朝着陆海涛这边跑来。 “老头子,你没事儿吧?”林霞上下打量着陆海涛的身体,生怕陆海涛受伤了。 “没事儿,就是他们要动手打儿子了。”陆海涛焦急的说道。 苏叶蓉抬头看去,见到场内站的那个人时,脸色一变,在这黔南市呆久了,自然也知道笙哥的厉害。 笙哥手下管着几十号人,各个都是亡命之徒,在黔南市这样的地方,笙哥为非作歹,根本没有人管他。 听说笙哥上面还有人,在加上笙哥左右逢源的本事。 所以至今没有人敢对笙哥动手,谁敢惹笙哥,那无疑就等于不想在黔南市混下去了。 陆沉怎么把笙哥给惹了,哪怕是崔胖子出面都好使。 崔胖子这同学怎么惹些麻烦事。 “怎么了,闺女?”林霞看到苏叶蓉脸色不对,就问起了苏叶蓉,苏叶蓉这才将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林霞。 林霞一听,心里吓了一跳,儿子这怎么敢惹这种人?惹了笙哥这种地头蛇,恐怕这次很难在黔南市继续旅游下去。 “要不我试着去劝劝笙哥吧,别让他对陆沉动手了。”苏叶蓉说道。 崔胖子的家里,在黔南市还是小有人脉,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陆沉。 旁边陆海涛和林霞两个人,听到苏叶蓉说的话,立刻说道:“快去,闺女,我们的儿子要紧啊。” 苏叶蓉听到陆海涛和林霞两个人说的话,独自一个人走到了笙哥的身边。 “笙哥,我……我是苏叶蓉……”苏叶蓉轻声说道。 “哦?不认识。”笙哥摇摇头,看着眼前的女孩说道。 杜天笙门路极广,每天遇到的人都是数以百计的,其中大部分更是黔南市上流社会的人物,怎么会有空记得住苏叶蓉这个小丫头。 “我是崔家的女婿,这个陆沉是崔叔叔儿子的朋友。”无奈之下,苏叶蓉只能够提起崔叔叔。 “哪个崔叔叔?我不认识,赶快滚蛋,要不然我连你一起收拾了。”笙哥挥手说道。 “就是崔天南,崔叔叔,两个星期前,你们还一起吃过饭呢,那时候我还在。”苏叶蓉急忙说道。 笙哥思考了一会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崔天南,我想起来了。” 苏叶蓉见到笙哥这副模样,还以为笙哥会放过陆沉,就立刻笑眯眯的看着笙哥,期待笙哥如她所料。 谁知道笙哥神色一变:“只是崔天南而已,他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崔家算是有点钱,可以算是百万富翁级别这个档次,但这样的人,在黔南市一抓一大把,笙哥还是看不上眼崔家。 “若是换做别的事情也就罢了,这小子敢当众打了我的人,以后我怎么在黔南市行走?我劝你还是下去吧,别连累到自己。”笙哥笑道。 苏叶蓉颇为着急,场中的陆沉,已经是笙哥的几个手下交起了手,唯一让苏叶蓉欣慰的是,陆沉面对这几个人的围攻,还是占了上风。 “找死!”陆沉双眼一瞪,双手以大开大合朝着四周狂抓而去。 苏叶蓉这边的情形,陆沉都看在眼里,陆沉本不想大开杀戒。 既然笙哥逼着自己,那陆沉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砰! 陆沉一拳锤在了那司机的脸上,这一拳是为了父母亲被坑的心病,抓起那司机后,陆沉跳起来,就是一脚踢在了那司机的肚子上。 倒飞出去的司机,昏死过去,再也没有爬起来。 陆沉飞身一脚踢在了面前的一名黑衣男子的身手,刚才与陆沉交手的那两个人也包了过来。 陆沉双手支撑着地面,左右两脚狠狠踢在了两名黑衣男子的身上。 起身的陆沉,又是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这两名男子的身上,两名男子嘴中口吐鲜血,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骨头都被陆沉给踢碎了。 剩下的三个人见状,朝着陆沉冲了过来,每个人拳风呼呼,想要将陆沉一拳击倒在地,谁知道陆沉闪过三个人。 “轰!” 陆沉这一拳势大力沉,最前面那个想跟陆沉对拳的人,只感觉到胳膊一阵酸麻,然后发出砰的一声,就骨折了。 抱着胳膊的男子,不敢在与陆沉交手,陆沉左腿一个简简单单的横踢,就将这最后两名男子踢到在地。 这两名男子还想要抬起身子,就看到陆沉飞身一脚从天而降,踢在这两个人的胸膛上,直接是让两个人闷哼一声,失去了战斗力。 如果不是陆沉控制了力道,不想在父母面前,场面太过于血腥,就会直接将这两个人当场镇杀。 “怎么可能,你……你是谁?”杜天笙在黔南市混了很久,三教九流,自认为也全都认识。 可杜天笙从来没有见过像陆沉身手这么强悍的人。 杜天笙有些惊慌,可他终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种惊慌之色一闪而逝,随后镇定的看向陆沉。 “一个游客而已,怎么?你小弟都伤的伤,该残的残,接下来是不是该换你出手跟我较量较量了?”陆沉似笑非笑的看着杜天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