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原来他是陆沉! - 极品透视

第七百四十章 原来他是陆沉!

随着崔菲然被带走,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陆沉身上。 很难相信,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居然有如此高超的医术。 邵还看着眼前的陆沉,总觉得陆沉这名字是在哪里听说过。 陆春华走到陆沉旁边说道:“表弟,谢谢你,要是没有你的帮忙,今天我们也不用办喜事了。” “对啊,表弟,你今天可是大功臣,有什么需要的就对姐夫说。”卢少伟忙不迭的说道。 如今的陆沉,已经成为卢少伟眼中从炽手可热的至宝。 “嗯,确实要多感谢这位少年。” “就是不知道这少年,年纪轻轻是在哪就医的?医术这么高超。”众人再次看向陆沉的眼神中,充满着一缕缕的敬意。 陆沉妙手回春,从死神手中夺下崔菲然的性命,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啊……”陆沉也没有想到这些人反应会这么大,“我?我还是无业游民。”陆沉苦笑道。 “邵还,你看陆春华表弟医术这么好,加入你们医院怎么样?”有人看着邵还说道。 邵还苦笑的看着陆沉:“你是哪里人?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医院?我保证,你的待遇要比一般医生好。” 陆沉救治的这名崔菲然,喝的可是烈性农药,其药性比一般农药要强数倍,能够不当场身亡已然是堪称奇迹的事情了。 换做其他医生,完全没有这种本事,不要说是让崔菲然苏醒过来,就是止住崔菲然体内农药扩散的速度,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表弟,他是云海市人,离我们浅海市又不远,如果你同意,我就代表你赞同了。”陆春华立刻说道。 陆春华可不想看到弟弟这么一天游手好闲的,好不容易邵还松口了,她就替弟弟答应下来。 这次陆沉所做的事情,可是拯救了他们陆春华一家的声誉。 没有陆沉的出手,陆春华一家的声誉,可能会因为卢少伟这件事情变得很差。 “云海人?”邵还心中咯噔一声,他终于是觉得这个陆沉的名字为什么很熟悉了。 原来邵还曾经有幸听院长提起过,有一名二十多岁的中医天才。 连院长都是以一种极为惊叹的语气称赞陆沉。 在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上技惊四座,亲手在众目睽睽下救好了一名身患脑癌的患者。 那个少年的名字就叫陆沉,恰好也是云海人,该不会这么巧吧? 如果眼前这个人,就是院长口中所说的那个名叫陆沉的人。 别说是让他当主任,就是让他当院长都绰绰有余,想到这里,邵还的头皮上冒出一层冷汗。 真如自己所想,那丢人的不是陆沉,反而是自己,如此看来,倒是卢少伟这家伙,抱上一条粗腿。 一念至此,邵还便开口问道:“请问你是不是参加过国家级的中医药研究会?” 神色之恭敬,也是让众人有些猜不透,这邵还到底会这样对待陆沉。 “嗯,我是参加过,怎么?你听说过我?”陆沉皱着眉头说道。 “你就是陆沉?你真的是那个陆沉?我是浅海市人民医院的主任邵还。”邵还连忙换了一副模样看着陆沉,满脸笑容的看着陆沉。 那样模样可以称之为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转变之快,也是令旁人异常惊讶。 陆沉并不知道自己有所有名,在那场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上,陆沉大展身手,一举让中医重新证明了自己。 随着各个院长,会长和老一辈中医药专家的离去,带走的还有那陆沉妙手回春的名号。 陆沉很难想像,此刻的他,在众多学习者的眼中,就是一座巅峰,一个偶像。 “邵还,你这是……”邵还的异常举动,也是引起了卢少伟等人的好奇。 邵还可以说是他们这群人当中,到现在为止混的最好的几个了,邵还不会如此无缘无故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 难道这个自称无业游民的表弟,还真有什么来头不成? “唉,卢少伟,陆沉先生别说是来我们医院就职工作,就是来当我们医院的院长都绰绰有余。”邵还感叹道。 与此同时,邵还还有点嫉妒卢少伟,这家伙的眼光真毒,娶了陆春华以后,他就是陆沉的姐夫,这样的关系就会再进一层。 “什么?邵还?你可别骗我,我这表弟不过是个无业……”卢少伟话刚说到一半就止住了。 陆沉还在旁边旁边呢,况且陆沉还出手挽救了他卢少伟的声誉,这一句话显得未免有些忘恩负义了。 “陆沉先生这无业游民,可比我们这种上班族值钱多了,他呀,可是我们国家级别的中医前辈。”邵还说着,目光中充满惊讶的看着陆沉。 这一次除了能够见证卢少伟和陆春华结婚以外,还能够亲眼看到过院长口中所说的陆沉,真是无虚此行。 所有人在看向陆沉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这个表弟才是他们之中潜藏最深的人? “陆沉,你什么时候成为了中医界的人?我怎么没有听你妈妈说起过?”陆沉的姨妈问道。 “表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陆春华皱着眉头说道。 陆沉的这些亲戚朋友,皆是以一种打量的目光看着陆沉,这陆沉不在是他们眼中混吃等死的混混了。 “姐,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救治了一名脑癌患者而已,还有,我可真是无业游民,别以那种眼光看着我,还是继续婚礼吧。”陆沉苦笑着岔开了话题。 卢少伟连忙点头,虽然他不知道陆沉在邵还心中有着什么样的地位,但是从邵还的眼神中,卢少伟就能够看出那地位不一般。 婚礼进行到了这一步,还是要继续进行婚礼的。 要被陆春华拒绝了,他一个男人都会颜面扫地,传出去也会不利于他卢少伟的声誉。 卢少伟生怕出了这种事情,陆春华就不举行婚礼了。 卢少伟也是明白陆沉的意思,连忙点头:“对,对,还是要举行婚礼的,刚才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大家继续就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