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与省运动冠军比? - 极品透视

第七百三十四章 与省运动冠军比?

陈海。 看着眼前的人,陆沉突然想起来了,是那个跑步教练。 陈海曾经叫自己几次参加跑步训练,却被自己拒绝了,没想到在这都能碰到他,这陈海该不会是来专门找自己的吧? 想到这里,陆沉就有些头疼。 果不其然,当陈海跑到陆沉身边的时候,停下身子看了看陆沉:“还真是有缘啊,我们两还能见面。” 有缘?有个鸡毛,陆沉可不想跟这陈海有缘,他从小都没有参加跑步的想法。 哪怕是初中,高中的体育课,陆沉都很不想参加。 如果说是除了鉴宝赌玉以外,那么陆沉最想干的事情,就是画画。 陈海也是个话痨,见到陆沉没有说话,紧接着说道:“你吃饭了没?这都快到中午了,你没吃饭,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算了算了,我家里人马上就做好饭了,我就不出去吃了。”陆沉推辞道。 “家里的饭下午还可以吃嘛,走走走,好不容易见一面,我们就出去吃饭吧。”陈海闪烁着目光说道。 好不容易见到你这么好的苗子,我怎么可能轻易把你放走呢? 陆沉被陈海这么硬拉,心里也有些不太高兴,他最不想别人强迫他,不管干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强迫了就失去了意义。 “你到底想干什么?”陆沉一脚站住,冷冰冰的说道。 陈海拉了半天,都没有拉动陆沉,反而是差点朝着陆沉身体靠过去,这陆沉身体素质,未免有些太好了吧? 越是这样,陈海就越是不想放过陆沉这么一个好苗子。 陈海看到陆沉如此冷冰冰的样子,虽然他是个自来熟,但陈海也知道陆沉心里不高兴。 “是这样的,有个外国队来我们云海市旅游,顺势挑战我们省队的跑步冠军,结果我们省队的短跑冠军输了……”说到这里,陈海禁不住的苦笑道,“他还嘲讽我们云海市没有人。” 陈海本来就是从云海市省队出来的,哪里能听得到别人如此侮辱? 可跑步这一项,的确是没有人家强,这点陈海不可否认,可陈海又不想这么认输。 “我们才吃完饭,你看,那个就是我们短跑冠军张方。”陈海指着不远处的一名长腿黑瘦男子说道。 陆沉抬头看去,那男子一脸懊悔的神色,想来了心中也是愤愤不平。 再听到陈海所说的话,陆沉脸上也有些阴冷。 家的地位在他心中无比重要,陆沉的大学就是在云海市上的,可以算是陆沉的半个家。 陆沉怎么可能去容忍别人去侮辱国家呢? “走,去看看,我就不相信他们跑得能有多快。”陆沉轻声说道。 陈海听到陆沉所说,心中一喜,他就等着陆沉的这句话,陆沉跑步速度比张方还要快,这是陈海亲眼见过的。 陆沉跟在陈海身后走了过去,那边张方看向陈海,发现陈海身后还站个陆沉。 “陈教练,这是谁?”张方看着陆沉说道。 “他,他是我新发现的一个好苗子。”陈海拍着陆沉的肩膀说道,“我想让他跟吉尔森比比。” 张方皱着眉头,一脸不信的看着陆沉,吉尔森连他都比不过,更不用说是陆沉了。 张方在云海市体育界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了,很少有张方不认识的人,尤其是在短跑这一块。 既然陈教练想要让陆沉跟吉尔森比,那陆沉一定有过人之处。 “他?他好像不是省队的人吧?是哪个体育学校毕业的?”张方看着陆沉说道。 “没有,我是从文化学校毕业的。”陆沉轻声说道。 张方哈哈大笑道:“陈教练,你让一个文化学校毕业的学生,去跟吉尔森比试,这不是找死吗?” 张方还想在别的方面,与吉尔森一较高下,毕竟他张方拿手的项目很多。 年轻气盛的张方,始终不甘心输在吉尔森的手中。 “张方,难道你不相信我的眼光嘛?我说他能,他就能!”一向脾气较好的陈海,此刻却一言独行。 这让张方有些吃惊,然而陈海教练的眼光他是见识过的,连他都是陈海教练一手提拔上来的。 饶是如此,张方心中还有些不服。 这体育课又不像文化课,短跑是需要天长日久锻炼出来的。 几天不跑,速度就会慢慢降下来 “陈教练……”刚要说话的张方,看到陈海右手一抬,打断了他说的话。 “不要说了,下午你看着就是了,我现在先带他去吃点东西。”陈海说着,转身带着陆沉离去。 张方站在原地,狠狠看了陆沉两眼,随后也离去了。 “你不要介意啊,我这徒弟就这性格,暴脾气。”陈海笑着说道。 “没事儿,随便吃点吧,我去吃牛肉面了。”陆沉随便点了一碗牛肉面。 趁着这会儿有空的功夫,陈海说道:“陆沉,你不要小觑那吉尔森,他的百米短跑速度可是十秒二三,你想要超过他,还是有些难度的。” 十秒二三?这个速度对别人来说很快,对陆沉来说却很平常,想要超过这个速度很简单。 刚才和张方话虽然那样说,但是陈海心中还是没有底的。 见识过吉尔森的速度后,陈海知道,绝大部分省短跑冠军,都不太可能会是吉尔森的对手。 唯有眼前的陆沉,才有可能与之一比,其他人,完全没有办法跑赢吉尔森。 “好了,我知道了,不要着急,我答应你的事情会做,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陆沉说道。 “什么事情?”陈海看着陆沉说道。 “这次我帮你之后,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对短跑真没有兴趣。”陆沉说道。 陈海见到陆沉这般说话,又想到吉尔森带来的侮辱,就点了点头,决定先答应陆沉:“行,我答应你。” 等到这次短跑结束后,看看陆沉到底能够爆发出怎样的潜力,再看看是不是继续拉拢陆沉。 陆沉听到陈海答应了他,这就满意的吃起了牛肉面,既然陈海不在来打搅他,这就好办多了。 省的陆沉起了拉黑陈海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