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各方询问! - 极品透视

第七百二十三章 各方询问!

当陆沉挂了电话后,又看到其他人一些人的电话。 其中不乏有龙战组长,唐瑾萱,还有父母的一通通电话。 陆沉挨个拨了回去,首先拨通的是龙扎你的电话。 不出意外的是,龙战组长很快就接通了电话,想必他从古田龙一那里得到了陆沉救出小河玲子的消息。 “没想到你还能够从玄阶异能者手里逃出来,倒是我小看你了。”龙战笑着,叹了口气说道。 陆沉有些吃惊,他还以为是龙战拍来的玄阶异能者,毕竟他所认识的人中,唯有龙战才有可能派玄阶异能者来结印他。 到最后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居然不是龙战,也是让陆沉心中打起了嘀咕。 “嗯,龙战组长,我准备在本日多逗留几天。”陆沉说道。 “行,只要注意安全就行了。”龙战笑道,忽然龙战的神色严肃下来:“如果你在本日逗留有时间的话,我还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陆沉听到龙战那严肃的语气,也就不由自主的严肃起来。 “什么事情?” “上次云海市发生的那一起间谍案,你还记得吧?”龙战问道。 “当然记得,这件事情我还是亲手处理的呢。”陆沉点头说道。 当初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引得陆沉勃然大怒,在治疗云海河中被投毒的同时,还出手抓捕了那些可恶的间谍。 对于伤害过自己家乡的人,陆沉一概不能忍! “我们从这些间谍嘴中得到了消息,制造拉曼哈变异病毒的科学家,与制作出这起投毒的人,是一个人,名叫小田熊二。”龙战开口说道。 一念至此,陆沉就明白了龙战的想法,肯定是想让他找出这个人。 果不其然,龙战接下来说道:“我是想让你帮助古田龙一,找出这个人,你能够帮我这个忙嘛?” “龙战组长,找出这个人又有什么用?我又不能把这个人带出本日,既然是科学家,肯定受到了重重保护。”陆沉苦笑着说道。 何况陆沉现在还是本日长期在逃的通缉犯,这样的通缉犯,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 说是游玩,陆沉打算等到王乔菁和小河财团谈妥以后,就迅速离开东经,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再呆下去,可能会引发出别的事情。 到那时候,就不是靠着陆沉一个人能够解决的了。 “放心,我还会派人去的,派的这个人,可以帮你躲过搜捕,你们两个人需要抓住这名有野心的科学家,我们会把他交给国际军事法庭。” “否则,还会对我们国家,乃至周边国家造成很大的危害。” “这件事情需要越快越好,你从伊势神宫的手中逃出来,已经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三长老可都疯了,都是你干的好事儿。” “其他两位长老,准备将你抓捕归案,所以你可要小心了。” 龙战越说越神奇,既然能够帮他躲过本日人的搜捕,想到这里,陆沉有些跃跃欲试,他可不想将毒害华夏人民的凶手放过。 “这件事情我答应你,一定会办的漂漂亮亮,组长,你派来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陆沉好奇的问道。 谁知道龙战却跟陆沉打起了哑谜。 “等到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就这样,我先挂了。”龙战说着,挂了电话。 陆沉看了看手机,除了龙战外,唐瑾萱也十分担心他,父母只知道陆沉来本日游玩,却不知道陆沉是干这么危险的事情。 所以父母那里,陆沉倒是不太担心,对于唐瑾萱这边,他担心的比较紧。 唐瑾萱可是知道他干什么来了。 “喂,陆沉?你可算给我打电话了,你是不是成功将小河玲子给救出来了?”电话一接通,陆沉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唐瑾萱那边传来连珠般的声音。 声音中略带焦急的语气,也是让陆沉微微感动。 陆沉听到唐瑾萱的声音,苦笑起来,这小妞还是一如既往的担心自己,看来龙战组长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唐瑾萱。 “放心好啦,我都处理好了,你不要那么担心,我现在很安全。”陆沉短短几句话,让唐瑾萱异常高兴。 “你真的从伊势神宫逃出来了,我可听我父亲说过,那里防备森严。”唐瑾萱惊喜的说道。 “是啊,我都从那里逃出来了,你就不用担心了。”陆沉安慰着唐瑾萱,“咦,这些天我父母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虽然没有给父母打电话,但是陆沉最关心父母的安危了,如果父母真出了什么事情,他是最对不起父母的。 这些事情都是陆沉引来的,陆沉不想让父母帮自己承担这种事情的后果。 “你父母这边当然是一切安好,嘘,你可担心死我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唐瑾萱问道。 “我?估计还要有几天时间吧,等这边忙完了,我就回去了。”陆沉笑着说道,“这些时日倒是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啊,你救过我那么多次。”说到这里,唐瑾萱就止住了,“不说了,不说了,大白天的煽什么情,你赶快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吧。” “他们也时常到我这里来,问你的情况,我都不好意思在瞒下去了。”唐瑾萱说道。 唐瑾萱向来性格耿直,根本没有干过骗人的事情,默默算来,这还是第一次骗人,骗的还是陆沉的父母。 陆沉再不打电话,唐瑾萱都有些骗不下去了。 “行!”挂了电话的陆沉,迅速给父母拨了一个电话,这次接电话的不是林霞,而是父亲陆海涛。 “臭小子,你终于舍得给你爸妈打电话了?我以为你都玩疯了呢。”陆海涛笑道。 “哪有哪有,外面比较好玩,就是忘了给你们回电话了,妈不会责怪我吧。”陆沉尴尬的笑道。 “你妈那么宠爱你,怎么可能会责怪你,记得有时间给家里来个电话就行了。”陆海涛说道。 “知道了,爸。”陆沉心头充斥着一股暖意。 “行了,臭小子,去玩吧,记得早些时日回家。”陆海涛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