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陆沉苏醒! - 极品透视

第七百二十一章 陆沉苏醒!

陆沉和小河玲子吃完腾蛇肉之后,已经是临近清晨了。 陆沉抬头看了看天空,时间也不早了,小河玲子吃了这些腾蛇肉,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这腾蛇肉的能量。 在先前所受的这些伤势,陆沉还需要一些时日的修养。 器灵决定先让小河玲子和她的妹妹见一见,继而在宾馆里将身体的控制权还给陆沉。 “走吧,时间也不早了,带你去见一见你妹妹!”陆沉说道。 小河玲子点点头,与陆沉朝着宾馆的方向走去。 自从陆沉答应小河镇子去解救她的姐姐后,小河镇子这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她很担心姐姐的安全,在没有见到姐姐前,她是睡不着的。 外面有古田龙一的看守,小河镇子是无法独自出去寻找姐姐的,只能够等着姐姐和陆沉的消息。 “小河镇子,你不要着急,陆沉一定会把你姐姐救出来的。”古田龙一说道。 小河镇子没有睡着,古田龙一也没有睡着,他生怕小河镇子一个人去寻找陆沉和小河玲子。 两个人都在等待着陆沉和小河镇子的消息。 “你说,陆沉哥哥真的会没有事情嘛?”小河镇子看着古田龙一问道。 古田龙一眼神有些闪烁,陆沉所面对的可不是十几个异能者,而是整个伊势神宫的强者,其中不乏有玄阶异能者的存在。 在对阵这样的强敌之下,不要说是陆沉这样实力强悍的强大异能者,就是一般玄阶异能者也不敢深入其中。 可是看到小河镇子那期盼的眼光,古田龙一又有些于心不忍。 “肯定会没事儿的,陆沉的身手那么强,绝对会万无一失的。”古田龙一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古田龙一怕小河镇子会挨饿,又怕小河镇子趁着他出去买早点的时候溜掉,就对小河镇子说道:“走吧,我们先去吃完早饭,在等陆沉和你姐姐。” 小河镇子点点头,与古田龙一两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刚出门的时候,就看见陆沉和小河玲子两个人迎面走来。 “是陆沉哥哥,是陆沉哥哥。”小河镇子欢快的跑向陆沉和小河玲子这边。 陆沉和小河玲子也看到了小河镇子,尤其是小河玲子,看到了小河镇子安然无恙,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 “妹妹。”小河玲子看着小河镇子,将小河镇子给抱了起来,小河镇子狠狠的在姐姐脸上亲了一口。 “好了,我把你姐姐救出来了,你先跟着你姐姐回去吧。”陆沉摸着小河镇子的脑袋说道。 小河镇子开心的笑了起来,陆沉哥哥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那我们先回去了,等你有空了,再来我们小河家找我。”小河玲子说道。 与陆沉和古田龙一两个人告别后,小河玲子带着小河镇子离去了。 旁边的古田龙一还处于惊讶中,他没有缓过神来,那可是伊势神宫,陆沉说进就进,说出就出。 原本只不过是安慰小河镇子的话,到最后却成为了事实,古田龙一不知道陆沉是怎么从伊势神宫中逃出来的。 可既然能够逃出来,那就说明眼前的陆沉,比他想象的实力还要可怕。 “陆沉,你都把小河玲子救出来了,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古田龙一看着陆沉说道。 陆沉说道:“我准备在这休息几天,没问题吧?不要来打扰我。” “好,你尽管在这休息,呆多久都没有问题。”古田龙一看着陆沉说道,“你要不要吃早餐?我给你买点早餐。” 早餐?陆沉吃了那么多的腾蛇肉,肚子撑得慌,还要吃早餐?陆沉根本吃不下去。 “不用了,你去吃吧,我回去休息了。”陆沉说道,“对了,最近不要让别人来打扰我。” “行,我知道了。”古田龙一说着,朝外走去。 陆沉回到了宾馆里,里面的器灵将身体指挥权交还给了陆沉,陆沉只觉得意识模糊。 腾蛇肉中包含着巨大的能量,哪怕陆沉一个月不吃东西都没事儿,所以也就不用担心陆沉身体跟不上营养的事情了。 四天过去了,在这四天中,陆沉只觉得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意识渐渐回归到了本体,有腾蛇肉支撑着陆沉的身体,也是让陆沉伤势恢复的极快。 “这是?”陆沉摸了摸头,爬了起来看着四周,俨然是在宾馆。 陆沉神情一愣,他只记得那天接了伊势神宫三长老的最后一掌后,他就昏迷了,在昏迷之前,杀了吉良岳峰,从那以后的事情,他就记不得了。 难道是小河玲子带着我逃出来?陆沉摇摇头,当时小河玲子身受重伤,绝对不可能有能力从玄阶异能者手下逃生。 陆沉心中按住疑问,又回想起他对小河玲子的承诺,一定会帮助小河玲子父亲的公司,将神水引进来。 “是不是我多出了点记忆?怎么感觉有些古怪呢?”陆沉嘀咕起来。 在嘀咕的时候,陆沉晃动着全身,在灵力和腾蛇肉的修复下,陆沉身上的伤势好了七七八八,基本活动已经能够独自完成了。 剩下的伤势,只要给与陆沉一定的时间,都会恢复好的。 “伊势神宫!我与你势不两立,在你手中吃得苦,我一定会亲自一笔一笔讨回来,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都在所不惜。”陆沉喃喃说道。 小河玲子?小河玲子!陆沉内心突然想起了小河玲子,也不知道小河玲子现在怎么样了。 这样想着,陆沉掏出手机,准备给小河玲子打电话的时候,就看见小河玲子的电话打过来。 除了小河玲子的电话外,陆陆续续还有其他很多人的电话。 “喂,陆沉,你还在这儿嘛?”小河玲子问道。 “当然在呀,我还在宾馆,你怎么问起这个事儿了?”陆沉笑着说道。 小河玲子有些怪异的听着陆沉说的话,她感觉陆沉与那天相比,有些变了,至于变在哪里,她却说不出来。 “是这样的,前面你不是答应我,要将神水引进我父亲的公司嘛?我父亲公司现在遭受了重大的经济危机,我看你又一直不给我打电话,我就想打电话问问你。”小河玲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