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带走腾蛇! - 极品透视

第七百一十九章 带走腾蛇!

众多阴阳师一脸震惊的看着陆沉,这三长老凌空度可是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阴阳师了。 除了大长老和二长老以外,凌空度的实力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强。 在这些阴阳师眼中,玄阶阴阳师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可就是这种神明一般的存在,却在陆沉这样一个黄阶后期的异能者手中栽了个跟头。 陆沉将三长老凌空度给玩疯了,想到这里,所有阴阳师都不寒而栗。 谁都不敢上前对陆沉动手,他们生怕自己变成了凌空度这副模样。 他们宁愿死了,也不想变成这种疯疯癫癫的模样。 陆沉看了看四周,那静如止水的眼光,竟是一瞬间吓退了所有阴阳师,令这些阴阳师退了几步。 “陆……陆沉你……”小河玲子惊讶的看着陆沉,幸福来得太突然。 刚才还命悬一线,小河玲子都不知道下一分钟能不能够活下来。 转眼间进入了玄阶的三长老,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陆沉给整疯了。 对于陆沉的手段,小河玲子也是能够猜到一些的,越是如此,她越是觉得陆沉有些神秘。 进入玄阶的阴阳师,那精神力强大到可怕,一般同等级的异能者,都不敢与阴阳师对拼精神力。 先前陆沉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倒在她的怀里。 现在实力却如此之强,小河玲子忽然觉得眼前的陆沉十分陌生。 “陆沉,真……真的是你嘛?”小河玲子看着眼前的陆沉说道。 陆沉却没有理小河玲子,而是抬头看了一眼四周,那些围聚在他身旁的阴阳师。 “我现在要带着这腾蛇离开,谁还有疑议?”陆沉看向四周说道。 众多阴阳师都哭丧着脸,你要想带,就将这腾蛇带走呗,带走了尽快离开,不要把魔爪放在他们身上。 “既然没有疑议,那我就将这腾蛇带走了。”陆沉说道。 那腾蛇似是听懂了陆沉的言语,身体死死趴在地上,不想跟随陆沉离开。 一旦跟随陆沉离开,那么后果是可以想象到的,多半会成为陆沉的口中食。 “哟,还是蛮有脾气的嘛,可惜了,你不走也得走。”陆沉手中紫色雷霆之力,化作一道长长的锁链。 陆沉右手一挥,锁链套在了腾蛇的身体上。 腾蛇嘴中呜呼大叫起来,身体挣扎着,想要从这锁链中挣脱。 可身体还是抵挡不住这紫色雷霆锁链,传来剧烈疼痛的感觉,腾蛇不停扭动巨大的身躯。 随着这剧烈疼痛的感觉传遍全身,腾蛇只能够不由自主的跟在了陆沉身后,眼神中流露出哀求,只期盼陆沉不要折磨它。 “陆沉,你小心点,除了这三长老外,还有另外两名长老,现在看来这两名长老都不在伊势神宫中,他们的实力都要比这三长老强。”小河玲子站在陆沉身旁说道。 陆沉听到小河玲子所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们既然厉害,就让他们来找我吧,不要当缩头乌龟,老是缩在这个地方。” 笑话!想要找到他,至少也要先找到陆沉。 虽然暂时接管了陆沉身体的控制权,但是雷神盾的器灵依旧感觉到了陆沉身体的羸弱。 究其原因,还是陆沉的实力太弱,这样也好,给陆沉树立一点仇敌,这样也好帮助陆沉尽早进入玄阶。 若是陆沉清醒过来,知道这雷神盾的器灵所想,绝对能够气的吐出一口老血来。 伊势神宫的大长老和二长老都是玄阶异能者,他们的实力远非自己所能够对抗。 小河玲子有些愕然,这陆沉也太嚣张了吧,不过想回来,陆沉嚣张是有嚣张的资本,他能够将三长老凌空度逼疯,已然说明了其不凡的实力。 “那我们可走了。”陆沉巡视一眼看道。 这些阴阳师弟子,巴不得陆沉早点离去,眼中都流露出期盼的眼神。 “对了,差点忘记干一件事情。”陆沉笑眯眯的转头看向周围这些阴阳师。 那些阴阳师看见陆沉盯着他们,冷不丁的全部后退了几步,他们不知道陆沉要干什么。 陆沉能够灭杀三长老凌空度,那也就代表陆沉有实力灭随意将他们铲除。 之前他们这些阴阳师都对陆沉动过手,难道陆沉这时候要对他们动手了? 一念至此,所有人都紧张的望向陆沉,以陆沉的实力,想要秒杀他们轻而易举。 只见陆沉双手一合,那无数雷海将这些阴阳师团团围住,浪潮澎湃,浪潮中爆发出一股奇异的能量。 这种奇异的能量一经散放而出,所有阴阳师和式神都昏睡过去。 这种情况,也是让小河玲子颇为的遗憾。 小河玲子看着这些昏睡过去的人,还以为是陆沉出手将他们都杀了,这让小河玲子心中有些遗憾。 小河玲子还准备等到实力高强的时候,亲自回来报仇,这笔血海深仇,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只见陆沉将头一转,颇为神秘的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些人还活着,有你报仇的机会,走吧,去尝尝这腾蛇肉,好久没尝这腾蛇肉了,有些怀念当初的感觉了。” 小河玲子对于陆沉的做法很是想不通,这陆沉怎么不出手直接将伊势神宫给灭了? “腾蛇的身躯这么大,我们怎么把它带出去,这样会不会惊动世人啊?”小河玲子不解的看向陆沉。 “当然不会,你看着……”陆沉说着话,手中的锁链渐渐变小,那细小的锁链套的腾蛇生疼。 随着锁链不断变小,腾蛇的身躯也在不断变小。 直到最后,锁链有拇指般大小,那腾蛇最后也只有掌心般大小,被陆沉抓在手里。 “这……?”看着陆沉手中掌心般大小的腾蛇,小河玲子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都是什么操作?腾蛇还能够变得这么小?这在以往,小河玲子都是不敢想的。 今天的陆沉,在不断刷新着小河玲子的三观。 “走吧,我们去郊外,将这腾蛇烤了吃,也能够补补身子,你的身子太弱了。”陆沉摇着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