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关门打狗! - 极品透视

第七百零七章 关门打狗!

小天中二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在愣了几秒钟之后,就知道眼前的朱雀不是他所能够招惹的。 其余那些阴阳师,听到小天中二所说以后,也愣了一下,就看见小天中二率先逃跑了,就跟在小天中二身后逃跑了。 “想逃?火墙!”朱雀双手虚空一抓,一道道奔腾的火焰从朱雀神体中暴射而出。 那火焰犹如人间最恐怖的烈焰,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随着这火焰的出现,完全隔绝小天中二以及其他阴阳师的退路。 “杀出去!”小天中二怒吼一声,率领着手下阴阳师想要朝外突围,却发现那火墙极为坚固。 陆沉站在一旁,和唐瑾萱看着大戏,陆沉见到小天中二想要突围,便要出手帮助朱雀,却被唐瑾萱劝了下来。 “不用出手,陆沉,这区区十几名黄阶后期的阴阳师,你就看着他们是怎么死在我父亲手里的。”唐瑾萱说道。 陆沉便不在担心,看向场中,从朱雀神体周围爆发出的火焰,将十几名阴阳师团团围住,那火焰滴落在阴阳师的身上,就开始灼烧起来。 无论这些阴阳师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将火焰真正熄灭。 哪怕将身上着火的地方砍掉,那火焰也会沿着身体的其他部位继续燃烧,这也是火焰最可怕的一点。 其中实力最强的小天中二,他身上被火焰烧的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了,看起来颇为残忍。 “不,玄阶异能者是不能出手,玄阶异能者是不可能出手的!”小天中二连连大叫道。 “在我们国家内,谁想出手,谁不出手还需要你来管?”唐瑾萱冷哼一声。 小天中二将手中能够用的底牌,全部用了,依旧没有挡住朱雀燃烧的熊熊火焰。 “那就让我结束你们的痛苦吧。”朱雀双手一合,眼前虚无处,那一团团火焰瞬间融合,燃烧起一片熊熊火海。 看着眼前的熊熊火海,陆沉心中很有感慨,这黄阶异能者和玄阶异能者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 看着眼前的朱雀那随意抹杀这些阴阳师,那种程度倒是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一下这十几名阴阳师。 若是由自己对付这十几名阴阳师,自己绝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将十几名阴阳师给斩杀了。 陆沉再一次深深,体会到了这玄阶异能者和黄阶异能者之间的差距。 其他跟随朱雀而来的异能者,也都是只看着朱雀出手。 等朱雀将这些阴阳师灭杀完之后,朱雀才缓缓的说道:“这里由你们收拾干净,陆沉,女儿,我们走吧。” 朱雀将这残余的尸体,都交给手下去收拾,转身带着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离开了这块密林。 “陆沉,我听女儿说你要去一趟本日?”朱雀带着陆沉和唐瑾萱走出来说道。 朱雀此次前来,第一个任务就是消灭这些来找陆沉麻烦的阴阳师,第二个任务则是想要劝说陆沉不要再去本日了。 如今陆沉身上背负着很多东西,不说别的,光是他成为其他大多异能组织眼中的通缉犯,就让陆沉很难过了。 现在陆沉还要去一趟本日,如果让本日抓住了机会,势必会将陆沉给抓起来。 放眼望去数十年里,只要陆沉不出意外,肯定会成长为一尊玄阶异能者,这种异能者的价值,对于龙组,对于国家都是不可估量。 考虑到了种种,龙战这才派朱雀来到了云海市。 “是的,小河镇子的姐姐,是因为我才被抓起来的,如果我不去,我还算什么男人呢?”陆沉苦笑道。 “唉,可是你也看见了,在自己的国家里,玄阶异能者是可以出手的,就像我现在这样。” “可是跨越国界,我们就不能够出手帮助你了。” “你的实力虽然强悍,但还没有到达能够抗衡玄阶异能者的地步。” “你这样去十死无生,一点胜算都没有,本日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否则我们也不会允许神社嚣张这么久。”朱雀叹了口气说道。 这次朱雀亲自出手,也是为了让陆沉看看,这玄阶异能者的真实实力。 玄阶异能者的战斗力,跟黄阶异能者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也是为了打消陆沉继续前往本日的的念头。 在玄阶异能者的眼中,陆沉弱小的就犹如一只蝼蚁一样,任何玄阶异能者都能够轻易抹杀黄阶异能者。 即便是黄阶后期巅峰也不例外。 “是啊,陆沉,你这样真的就像是送死,还是不要去了。”唐瑾萱也适时的劝道。 陆沉摆了摆右手说道:“我知道你们为我好,可是我的良心过意不去,小河镇子的姐姐被抓了起来,我欠她一条命,终究是要还的。” “我答应过小河镇子,就不会在反悔,这件事情我决定了,谁劝我也没有用。” 朱雀看了唐瑾萱一眼,他也没想到,在展示实力以后,陆沉还是这般倔强,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我们也给与你一点帮助,上次你去见过的古田龙一知道吧?”朱雀看着陆沉说道。 “知道!”陆沉点点头。 “我们已经命他将小河玲子被捕后的资料整理好了,你去本日找他就行了,他会负责你去的事情。”朱雀叹了口气说道。 “行,谢谢朱雀前辈了!”陆沉点头说道。 说完之后,陆沉返回了陆家村,只剩下唐瑾萱和朱雀站在原地。 “爸,你还真让陆沉去那里啊,他这次要闯的可是伊势神宫呐,里面高手如云。”唐瑾萱跺着脚说道。 “哟,我这女儿还会关心人了,我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乖女儿关心过我。”朱雀打笑着说道。 朱雀的神色渐渐平静下来:“那你还能够有其他办法嘛?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等着他能顺利回来。” 随后朱雀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看着唐瑾萱说道:“你可不要跟着他一块去哦,你爸爸我可受不了那种刺激。” “我知道啦,爸!”唐瑾萱撅着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