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唐瑾萱的计划! - 极品透视

第七百零二章 唐瑾萱的计划!

陆沉将这满身是泥巴的小河镇子带来了家中。 陆沉的父母,看见陆沉带回来了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河镇子,有些好奇的看着陆沉。 陆沉从来不往家里带女性,要带也是带成年女性。 现在儿子带回来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儿子是不是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儿子,我可告诉你,有些违法的事情,你可不能够干啊。”林霞站在一旁指责起了陆沉。 陆沉苦笑起来,这妈妈想到哪里去了,自己明明还年轻,怎么感觉跟怪蜀黍一样? “妈,你想多了,她是我朋友的妹妹,刚才脸上糊了这么多的泥巴,是在跟我闹着玩呢。”陆沉宽慰起了林霞。 林霞一听便相信了陆沉所说的话。 “那就好好洗洗,看弄得脏的,我再给她找几件衣服吧。”林霞说着,就去给小河镇子找衣服。 陆沉帮着小河镇子,把覆盖在全身的泥巴,全部给洗了下来了,洗干净之后,小河镇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找来衣服的林霞,看着小河镇子也看呆了,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犹如洋娃娃一般的小河镇子,皮肤光滑水嫩,仿佛一捏就能够捏出水来。 “好可爱的小娃娃呀。”林霞立刻走过来,将小河镇子抱在怀中,“走,阿姨给你去换衣服。” “谢谢阿姨。”小河镇子嘴甜的跟林霞说了起来,高兴的林霞抱着小河镇子就进屋了。 陆沉摇摇头,这小河镇子,嘴还是真的甜,想到这里,陆沉又想起刚才小河镇子跟他说过的话。 神社要来华夏找他,这就有可能对他的家人动手,家人是陆沉的软肋。 想到这里,陆沉眼中杀意凛然。 光靠陆沉一个人,想要对付这些阴阳师很简单,但是这些阴阳师,想要对陆沉的家人动手。 陆沉想防备就变得难上加难了,现在只有依靠龙组的力量。 陆沉正要给唐瑾萱打个电话,就看见唐瑾萱的电话打过来了,这妮子打电话打的还正是时候呀。 陆沉接起了电话,那边传来了唐瑾萱的声音:“喂,陆沉嘛,我唐瑾萱。” “唐瑾萱,我刚好要找你有事儿呢,你就打来电话了。”陆沉笑道。 唐瑾萱发出了惊奇的声音,随后说道:“让我猜一猜,你想找我……该不会是因为神社阴阳师将要潜入华夏的事情吧?” 陆沉也有些惊讶,这唐瑾萱说的还真准,“难不成,你也要跟我说这件事情?” 唐瑾萱的消息真灵通,忽然陆沉想到唐瑾萱的父亲就是朱雀,这样灵通也不无道理。 “对啊,我刚刚得到消息,神社会派遣阴阳师潜入我们华夏境内。” “他们的目标是那块石碑,唉,要不然我们把石碑的秘密公布出去的,反正对我们也没有用。”唐瑾萱叹了口气说道。 这石碑虽然蕴含着雄浑的灵力,但对于他们这些异能者的帮助并不大,帮助最多的,反而是白苗裔族寨。 “唉,可是你觉得他们会相信我们说的话嘛?这可是一块蕴含着强大灵力的石碑,他们肯定觉得我们是在找借口。”陆沉苦笑道。 说到这里,陆沉就将刚刚发生在陆家村的事情,给唐瑾萱讲了一遍,其中包括小河镇子所说的所有事情。 “什么?小河镇子到你那里去了?哇,这可是个小可爱唉,可是你要去神社救她姐姐,这种做法也会将你置于险地啊。”唐瑾萱语气有些低沉。 上次他们所闯的,不过是一个分社而已,里面尚且危机四伏,这一次小河镇子的姐姐,极有可能会被带到总社。 神社之中人才济济,高手如云,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阴阳师,陆沉这样去,无疑是在送死。 说是置于险地,唐瑾萱也只是谦虚一下而已,她不想打击陆沉的信心。 不说黄阶后期巅峰的异能者,就是玄阶异能者,神社之中也有。 “她姐姐救我一命,这一命我迟早要还,我不可能因为一己私欲,就不顾她姐姐的安危,这样我哪有脸去见小河镇子?” “如果我不去了,那我还是个男人嘛?想必那样的我,就连我自己都很讨厌呢。”陆沉低头笑道。 唐瑾萱沉默了一会儿,两人之间的空气有些凝重。 过了一会儿,唐瑾萱开口说道:“那我等会买机票去找你?” “嗯,我准备给你打电话,就是这个意思,我怕他们会对我的家人下手。” “你知道的,这些本日人一向奸诈狡猾,他们在对我动手之际,也会对我家人动手,这是我最忌惮的一点。”陆沉说道。 陆沉最不怕的就是这些阴阳师来找他。 可要是让这些阴阳师在他家人身上得手了,那是陆沉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好,我会保护好你的家人,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的。”唐瑾萱说道,“那我现在就订机票,赶在下一班之前,飞到云海市。” “好,那我就在这等你。”陆沉说着,就挂了电话。 陆沉挂了电话以后,看见林霞抱着小河镇子走了出来,两人有说有笑的,看这两个人的模样,似是相处的很不错。 “陆沉,这闺女长得真可爱,要不然在我们家多留两天吧。”林霞看着陆沉说道。 陆沉点了点头,答应了母亲所说的话:“行,妈,暂时她家里也有事情,可能回不去了。” 想要将小河镇子的姐姐救出来,非一朝一夕所能够办到,这段时间,母亲可以和小河镇子一直呆在一起。 “对了,妈,我还有几句话要跟她说一说,等会我让她去找你吧。”陆沉说道。 “好。”林霞将小河镇子给放了下来,交给了陆沉。 陆沉见到母亲走远后,才跟小河镇子说道:“镇子,你不要担心,你姐姐我会救出来的,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呆在我家,对于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跟我爸妈提,好吗?” “我知道,陆沉哥哥,我绝对会做到这一点。”小河镇子那略带雾气的眼睛,也是让陆沉有些心疼。 “那就行,去玩吧,等会唐瑾萱姐姐也要来,我让她陪你玩。”陆沉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