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狼狈的小河镇子! - 极品透视

第七百零一章 狼狈的小河镇子!

在其他人将小黑扶下去的同时,剩下的保安,看着陆沉的眼神中充满了敬畏。 那是一种对于强者的敬畏,这种敬畏也是让众人知道,眼前的陆沉,并非看上去那么好欺负。 “雷九天,你们训练的这些新保安,身手还是蛮不错的嘛。”陆沉笑着说道。 雷九天立刻走了过来,对陆沉说道:“陆先生有什么吩咐的,尽管说,这些小子都是璞玉,玉不琢不成器,还要多亏陆先生指点指点。” 陆沉含笑的看着雷九天说道:“指点倒是可以指点一二,来,你们剩下的人都上吧。”陆沉指着剩下的保安说道。 雷九天眼中一喜,实战就是最好的指导,见到这些新保安都有些迟疑,立刻说道:“陆先生说的话,你们还没有听到?你们赶快上。” 剩下的保安相互看了一眼,立刻朝着陆沉扑了过来,每个人的手脚都有着不俗的力道。 “好,你的拳头角度在刁钻一点,像是这样就好了。” “你踢腿的速度还是有些太慢了,使劲抬高,将你的腿给抬起来,不要这么慢,你是老太太嘛?” “你的眼睛朝哪看呢?你的敌人是我,不是雷九天!像你这样,会丧命的。” ………… 陆沉大声吼起来,为一名又一名的保安指点起来。 在打斗中,这些保安的记性是增长的最快的,谁都不想白白被陆沉所殴打。 砰砰砰! 当然,作为成长的下场也是极其惨烈的,这些保安被陆沉嘴中哀嚎起来,躺在地上。 还有人悍不畏死,拼着身上的伤势,朝着陆沉冲了过来。 陆沉拳脚相加,打在这些保安的身上,直到最后一个人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陆沉才打了打袖子上的灰尘。 “好了,都下去吧,想想今天陆先生给你们所讲授的一切。”雷九天沉声说道。 旁边的萧雅丽,高兴的鼓起了掌,在她的印象中,很久没有看过陆沉这样肆意挥洒的出手了。 “怎么样,你没事儿吧。”萧雅丽走到陆沉身边说道。 陆沉笑着说道:“没有事儿,这才多大点的事情,哪里会有事情呢?” 雷九天见到陆沉指点完了他手下这群保安,看着陆沉和苏雄说道:“陆先生,外面请吧,你就不要站在这里了,这里有点脏乱,还是到楼上去坐着吧。。” 陆沉走出了训练场,并没有朝着楼上走去,而是看着萧雅丽和苏雄说道,“丽丽姐,如果没有事情,我就先走了。” “好的,陆先生,有什么需求尽管给我打电话。”苏雄看着陆沉说道。 “陆沉,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来云海市这么久了,你也不来看看我?”萧雅丽看着陆沉说道。 “这。”陆沉摸了摸头笑道:“行,丽丽姐,等我有时间了,一定去看你,你们先聊吧,没其他事情我就回去了。” 陆沉与萧雅丽,苏雄和雷九天三人告别后,坐上了的士,回到了陆家村。 刚到陆家村的时候,陆沉看见村口有一个满脸摸着泥巴的小孩儿,看不清这小孩儿是男是女,陆沉不禁多看了这个女孩儿几眼。 在陆沉的印象中,陆家村根本没有这么一号人。 等到陆沉正准备朝着家里走去的时候,就听见那女孩儿说道:“陆沉哥哥,陆沉哥哥。” 陆沉掏了掏耳朵,这女孩儿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这也是让陆沉多看了那个小女孩儿一眼。 那个小女孩儿用手将脸上的泥巴摸了摸,露出一对亮闪闪的大眼睛。 “小河镇子?”陆沉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这也是让陆沉看出了这女孩儿的身份。 小河镇子,一直跟着陆沉有着不小的渊源,可是小河镇子怎么会突然跑到华夏来找他? 看着小河镇子这样狼狈的样子,陆沉心中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姐姐和你爸爸呢?”陆沉看着小河镇子说道。 “姐姐被抓起来了,姐姐让我来找你,我临走前,她悄悄找到我说,只有你才能够救她,她被神社抓住了,爸爸的公司也面临了巨大的危机……”小河镇子略带哭腔的声音,也是让陆沉浑身一震。 从小河镇子的话语中,陆沉听出了很多东西,那次神社之旅,陆沉能够逃出来,多亏了小河玲子。 没有小河玲子的舍身相救,陆沉恐怕会葬身在那些阴阳师的手里,不可否认的是,陆沉欠了小河玲子一条性命。 而小河镇子的父亲,则是小河财团的首脑,能够让小河财团遭受巨大的经济危机,这也是让陆沉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陆沉,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姐姐什么都没跟我说,她还让我说,小心上次对付你的那帮人,他们很快就会来华夏对付你的……”小河镇子哭着双眼看向陆沉。 如泉水一般眼泪,从小河镇子的眼角流露出来,这也是让陆沉心中异常的气愤。 为了他的事情,导致小河家族出现这样的状况。 陆沉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别人有恩于他,他会十倍以报之,别人有仇于他,他也会以十倍以报之! 小河镇子家里发生的事情,以陆沉的心性,绝对不可能置若罔闻,这也是让心中燃起了熊熊怒火。 小河玲子救他的事情被发现后,一定是被神社给抓了起来,陆沉决定再进一趟神社。 可想想小河镇子说的话,有神社的人,将会赶赴华夏来找他,为的可不单单是陆沉这个人,还有那石碑的秘密。 想到这里,陆沉双眼微眯,不管来的是多少人,他都一定会让这些人有来无回。 小河镇子看见陆沉发愣的模样,马上摇了摇陆沉的手臂:“陆沉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陆沉立刻缓过神来,身边还有个小河镇子。 陆沉低头看向小河镇子说道:“不是,是想到别的事情了,走,我领你进去洗洗,看你脏的这个样子,都成一只小泥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