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萧雅丽的前夫! - 极品透视

第七章 萧雅丽的前夫!

十分钟后,陆沉拿着毛料和钱塘观潮走回凌云轩前,看见凌云轩前围了不少人,陆沉从拥挤的人堆中挤了进去,看见萧雅丽倒在地上。 “丽丽姐……”陆沉将毛料和钱塘观潮放在地上,快步走到萧雅丽身边,低头看去萧雅丽身上有些紫青狰狞的於痕。 陆沉将萧雅丽从地上扶了起来。 “这就是你养的小白脸?”易昊阴阳怪气的说道。 陆沉白白净净,与小白脸的称号倒也挺般配,反而是萧雅丽气的直哆嗦,她是一个传统女人,一直以来洁身自好,从来没有传出来与哪个男人有染。 现在当着众街坊邻居的面,被丈夫这样指责,这让萧雅丽气的差点晕倒过去。 “丽丽姐,出了什么事情?”陆沉扶起萧雅丽,拍打着萧雅丽身上的灰尘。 陆沉环顾望去,三个精壮男子气定神闲的做在椅子上看着这一幕,那三个男子身上雕龙饰凤,身上流露出一股混混气息,那个指责萧雅丽的男人则是阴狠的盯着陆沉看。 “他……他们想抢我的店。”萧雅丽指着眼前摸着陆沉温暖的手掌,陆沉手掌上的温度让萧雅丽定了定气。 “什么叫抢?这店明明是易昊输给我们的,这房子的户主是易昊。”一个臂膀上文凤雕龙的黑壮男子狞笑道。 “丽丽,快把店给他们吧,要不然我性命就不保了。”易昊边威胁,边乞求起来。 萧雅丽终究是妇道人家,心又软,听到易昊求情,不禁低头思考起来。 “小子,我劝你别插手,这是我们五虎帮的私事,别不知死活。”端坐在椅子上一个精壮大汉,脸上有着一道滑过脸颊的狰狞刀疤,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手中不停的舞着一柄短小兵刃,刀光上闪过一抹令人胆颤的寒意。 围观的街坊邻居一听这易昊竟然是欠下了五虎帮的债务,吓得纷纷逃散离开。 五虎帮是云海市数一数二的地下黑暗组织,黑白两道通吃,掌管着云海市三分之一的地盘,换句话说,这片古董行也在五虎帮的掌管之下。 普通商家自然是惹不起五虎帮。 “我不管你们五虎帮还是五虫帮,给我滚出凌云轩。”陆沉低头说道。 “陆沉,什么话都别说了,我把这古董行转让给他们。”萧雅丽右手轻轻的拉着陆沉,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一夜夫妻百日恩,萧雅丽一直对易昊念着旧情,现在陆沉又顶撞了眼前的刀疤男子,陆沉不知道五虎帮的势力有多恐怖,她可是听说过五虎帮的恐怖。 五虎帮处理他们就像处理一只蝼蚁一样,想要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易昊,还是你老婆识趣,不过今天还要把这小子留下来。”刀疤男子笑着舔了舔发出阵阵寒光的刀刃。 “不行,我把这店转让给你们,可你们要放过我弟弟。”萧雅丽低头说道。 “这是你的亲弟弟还是干弟弟?”刀疤男子淫笑的说道。 刀疤男子的说话声引起了另外几个小弟哈哈大笑。 萧雅丽作为人妇,自然能够听懂刀疤男子话外之音,尴尬的看向陆沉,而旁边易昊的脸则是憋得红通通。 对萧雅丽,他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现在面对着五虎帮如此调戏萧雅丽,他却毫无办法,只能低头默默承受着,这是一个男人最憋屈的事情。 萧雅丽暗暗叹了一口气,连她一个妇道人家都忍不下去了,易昊这个男人居然还能忍下去。 “不管干的还是亲的,你管的事情也太多了吧。”陆沉淡淡的笑道。 萧雅丽使劲拉着陆沉,对他使眼色,陆沉却装作没看见。 这个刚毕业的陆沉,真的是有血气,不似自己丈夫,想到这里,萧雅丽看向陆沉的眼中有几分赞许又有几分担忧。 “挑战我的底线?我的底线不是你能承受的住。”刀疤男子手中刀芒闪烁,那把刀如同毒蛇一般,直冲陆沉脖颈袭来。 自从陆沉获得透视眼之后,不单能透视任何物体,看穿的人的心思,反映也比以前快了数倍,原本快捷迅猛的一刀,在陆沉的眼中却变得缓慢无比。 砰! 陆沉双指准确无误的夹住刀疤男子那一刀。 “这……这怎么可能?”刀疤男子震惊的看向陆沉,嘴巴长大到能够吞进一个苹果。 他的刀功在五虎帮中也是能够排进前五的存在,想要夹住他的快刀,不单要练习过多年的毒辣眼力,还要有一身非比寻常的功夫。 现在眼前的陆沉不过是看起来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怎么可能徒手接住他的刀刃? “有意思,看来是我小瞧你了。”刀哥很快缓过神,拍着手说道。 拳头的破空声从陆沉身后响起,陆沉低头左手使劲抓住那人的脖子,右脚则是踹向离他最近那个男人的裆部。 “啊……”凄厉的惨叫声从一个混混嘴里的喊出来,听的让人心惊胆战,就连刀哥都没想到陆沉会下这种黑手。 “这……”刀哥再傻,也知道遇到硬点子了。 “一起上……” 嗡嗡! 刀哥话还没有说完,一阵阵警报的鸣笛声由远而近,还没等刀哥扶起他倒在地上兄弟,就看到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花带着五名警察将古董行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那名女警花,双眸如秋水,白皙的皮肤中带着点黑色,反而更增添了几分异域风情,鲜嫩欲滴的红唇如同能滴出水一样。 长期的训练下,整个人的腰肢完全符合人体构造美学,或许是警服太小的缘故,将女警花的身材包裹的亭亭玉立了。 “常常看国产片,警察都是最后一个到场的。”陆沉低声笑道。 “有人打电话举报,凌云轩发生打架斗殴事件,将所有人带走!”那女警察做事雷厉风行,右手一挥,上来五个警察,将陆沉等人纷纷带走。 云海市,公安局审讯室中,陆沉带着手铐坐在椅子上。 “性命?” “陆沉。” “年龄?” “二十三。” “性别?” “性别男,喜好女,尤其是像你这么有料的女人,更是我的首选。” “你居然敢调戏我!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漂亮女警察狠狠拍了下桌子,吓得旁边那个男警察手一哆嗦。 “我知道,这是警局啊,我可是喜欢实话实说,怎么可能骗人呢?”陆沉一脸无辜的看向美女警察。 “说,为什么打架斗殴?”漂亮女警察一拍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