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肖庆海的哀求!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九十二章 肖庆海的哀求!

除了那些被陆沉救治的人以外,还有陆家村中过毒的村民们,他们也是异常感谢陆沉。 导致那些外来人离开后,陆家村的村民们,都纷纷赶到陆沉家里感谢起陆沉。 陆沉父母见到陆沉如此给自己长脸,也是相当的高兴。 等到陆沉父母将陆家村的村民们送走后,已经是中午三四点了。 林霞开心的看着陆沉说道:“儿子,今天妈妈要给你好好的摆上一桌,老头子,快来帮忙。” 陆海涛也是非常高兴,不用林霞多说,就帮助林霞开始做饭。 陆沉想要帮助父母,却被父母给劝回去了。 “儿子,你就好好休息休息吧,这两天一直在折腾,我看你都憔悴了不少。”母亲说道。 在林霞的强烈要求下,陆沉只好去客厅休息了。 父母出手,其利断金,父母两个人联起手来,做了一桌子饭菜,不要半个小时,就办好了这一切。 陆沉早就饿了,闻到这饭菜的香味,立刻围了过来。 “我说老婆子,今天天气不错,让咱儿子喝点酒吧,以后我儿子肯定要喝酒。”趁着这个时间,陆海涛又向林霞提出了要求。 林霞看了看陆海涛说道:“行,那就只能够让儿子喝一杯,多的可不行,我可不想我儿子喝成一个酒鬼。” 陆海涛欣喜若狂的端过酒来,让儿子喝一杯是小事儿,让他喝大半瓶才是大事儿。 “来,儿子,少喝点,以后娶了老婆,肯定还要喝酒的,我给你说啊,喝酒这东西,真要锻炼。”陆海涛喃喃的看着陆沉说道。 陆沉听到父亲的言语,只有苦笑,他搭不上话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酒足饭饱,陆海涛喝的有点晕晕乎乎的,他将儿子的锦旗抱在了怀中。 “我儿子有出息了,有出息了,都给我儿子送锦旗了。”陆海涛晕晕乎乎的说道。 林霞看到陆海涛这番模样,鼻子冷哼一声:“儿子,快将你爸爸扶到房子里去,这算是什么样子?每次喝完酒了,就开始耍酒疯。” 陆沉见到林霞有些生气,立刻把陆海涛扶进了屋子里面。 林霞见到陆海涛被陆沉扶进去,脸色这才好了许多,陆沉将父亲扶进去后,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准备帮母亲洗碗,却被林霞给拦住了。 “赶快休息去,好不容易有个在家的时候,我又不是洗不动了,来来来,这活儿放着我干,你给我休息去。”林霞半是哄,半是严厉的说道。 陆沉拗不过林霞,见到林霞如此坚决,只好按照林霞的意思,将碗筷收拾起来,放到了厨房中。 陆沉回到了房间中,伸了个懒腰,正值中午,明媚的阳光晒在了陆沉身上,陆沉有种全身毛孔都要舒张的感觉。 随着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陆沉也就慢慢睡了过去。 叮铃铃! 正在这时,陆沉的手机响了,陆沉拿起手机看了看,是个京城的陌生号码。 这尼玛简直是打搅我的清梦! 陆沉挂掉以后,过了一会儿,手机的铃声又响了,陆沉看了看还是那个电话。 无奈的陆沉,将电话给接了起来,那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是陆沉嘛?我是肖庆海,你能不能帮帮我?算我求求你了。”肖庆海那哭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陆沉一愣,自从京城一别后,陆沉就再也没有见过肖庆海,肖庆海也识趣的没有招惹他和萧雅梦。 这肖庆海怎么突然找到自己,求着自己?这让陆沉有些不解。 “什么事儿啊?”陆沉懒洋洋的问道。 肖庆海听到陆沉说话后,这才敢说话:“是,是因为我父亲脑瘤,我父亲的脑瘤犯了……” 肖庆海说到这里,陆沉彻底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脑瘤的事情。 当初肖怀依听说自己能够治疗脑瘤,还专门与自己赌了一场,可是肖怀依输了,所以陆沉也就没有给肖怀依治疗脑瘤。 “我知道,原来我有很多地方做错了,只要陆沉……陆先生你说句话,我在所不惜,只求你能够救救我父亲。” “我父亲已经处于重度昏迷的状态,只要陆先生你能够救他,哪怕我给你跪下来磕头都没关系,求求你,陆先生,救救我父亲吧。” 肖庆海说的声泪俱下,连陆沉都被肖庆海说感动了。 陆沉沉吟了片刻,虽然肖怀依和肖庆海得罪过自己,但是两个人后面认错后,再也没有得罪过自己。 加上陆沉最近心情也很好,所以陆沉准备答应肖庆海。 “能够救你父亲?好说。”陆沉说道。 “多谢陆先生,多谢陆先生!”那边肖庆海的声音有些哽咽,陆沉听的出来,这肖庆海不像是装的。 “话,我还没说完,但是我有个其他要求。”陆沉淡淡的说道。 “我现在在云海市,你要是想救你父亲,就把你父亲送到云海市来,我在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等你,到之前,跟我说一声吧。” “唉,好的,陆先生,我马上去办,我马上去办。”肖庆海说着,挂了电话。 陆沉哀叹一声,好不容易争夺来的半日闲工夫,就这样被破坏了,陆沉有些蛋疼。 准备准备,还要借林民那个地方用一用。 想到这里,陆沉给林民打了个电话,林民看到是陆沉打来的电话,喜出望外的接了起来。 这次一次性治好了这么多中毒的病人,给医院名誉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也让医院看病的人数增加了不少。 陆沉还真是个福星! 林民接起了电话:“喂,陆沉嘛?我是林民。” “林院长,我有件事情,到时候需要借你们一间病房用一下,有人会抬着病人去找你,你到时候直接借给他就好了。”陆沉说道。 “没问题,你现在都成陆神医了,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吧,我这时刻给你准备一间病房。”林民笑着说道。 “好叻,其他事情我倒是没有了。”陆沉笑着说道。 “对了,吴玉儿准备找你,虽然我们医院的解毒剂够用了,但是其他省市还有人中毒,这解毒剂的数量恐怕还欠缺一点。”林民开口说道。 “好,我知道了林院长,我等会儿就去办吧,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陆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