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掌 重任压身! - 极品透视

第六百八十八掌 重任压身!

陆沉听到吴玉儿说的话后,沉思起来,吴玉儿句句戳中要害,陆沉知道吴玉儿没有夸大其词的成份。 云海市本来就临海,有一半以上的经济输出,都靠着云海河这条河在养着。 云海河里面的水产品,更是经济输出的主力。 断了云海河的生路,就等于是断了云海市一半以上的经济输出。 “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的都可以答应,只希望你能够净化云海河。”吴玉儿着急的说道。 陆沉叹了口气:“好吧,我答应你,可是今天已经很晚了,等我休息休息,明天在干这件事情吧。” “好,那就谢谢你了,明天我们局里人手很多,我会亲自和你联系,你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尽管和我说。”吴玉儿开心的说道。 “嗯,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听你的声音,感觉很久没有休息过了,这样对身体可不行。”陆沉说道。 这吴玉儿还真是工作狂,陆沉可不希望看见吴玉儿这样疯狂的工作下去。 “嗯,今晚等着这批病人都好了以后,我就回去休息了,我也有些累了,那你早些回去休息吧。”吴玉儿说道。 陆沉挂了电话后,吃了些东西,就搭车回到了陆家村,遥遥望去,陆沉看到自家灯还亮着,于心不忍,看来父母还是在等着自己。 不管到了多晚,父母依旧会等着自己,倒是他这个儿子,让父母有些不省心,想到这里,陆沉内心有些愧疚。 陆沉推开门,听见林霞走了出来:“孩子,吃饭了没?我让你爸爸给你留了点饭。” “吃了,妈,你先睡觉吧,我这就洗洗睡了,明天还要忙呢。”陆沉说道。 “嗯。”林霞走回去就睡觉了,陆沉洗漱一番后,也回到自己屋子里睡觉了。 由于第二天有事情,陆沉很早就醒来了,正在陆沉洗漱的时候,陆沉的手机响了。 陆沉拿起手机看了看,原来是吴玉儿的电话,吴玉儿此刻正在来陆家村的路上。 陆沉摇摇头,这妮子,还真是一个工作狂,这么拼命的工作。 林霞起来的很早,她知道今天陆沉要出去,就早早给陆沉准备好了早饭。 当陆沉吃完早饭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陆沉知道肯定是吴玉儿来了。 林霞正要起身开门,就听见陆沉说道:“妈,我来开门吧。” 陆沉说着,起身朝外面走去,“妈,今天中午我可能就不回来吃饭了。” “你这臭小子,一天在忙什么?回来了,连个安稳饭都吃不了。”林霞嘀咕的说道。 陆海涛从房屋中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 “我说孩子他妈,陆沉这么忙,也有他这么忙的理由,昨天陆行和他丫头不是才来我们家谢过陆沉嘛?”陆海涛说道。 陆沉朝着父母挥了挥手说道:“爸妈,我走了,我要是回来吃饭,一定提前给你们讲。” 陆沉转身打开大门,朝外面走去,吴玉儿手中拿着刚买的煎饼和豆浆,看见陆沉出来了,就把煎饼和豆浆放在了车上。 “你先吃吧,我们不急这一回,等你吃完了我们再走。”陆沉说着,看了看吴玉儿,吴玉儿那眼眶的黑眼圈还是隐约能看出来点踪迹。 看来昨晚吴玉儿也没有睡踏实,怪不得当初吴老不肯吴玉儿来做这份工作。 对女生而言,来做这份工作,的确是有点折磨人了。 “嗯,那我就先吃了。”吴玉儿拿起煎饼和豆浆边吃边说道:“昨天的事情还要多谢你了,你送来的解毒剂,将那些村民和群众身上的毒素全部解除了。” “李良那四个间谍,我也派人交给了林局长,林局长颇为重视,已经联合云海河附近几个省市的局长,让他们将云海河暂时封起来。” “等到云海河里面的毒素全部清除后,才会开发云海河。”吴玉儿看着陆沉说道,“林局长让我全力配合你,你需要什么东西就直说,能满足的,我们一定会满足。” 陆沉摇摇头,如果真说需要什么,那就是需要有人源源不断的抬水。 陆沉试想了一下,也只有将含有灵力的高浓度神水,融于云海河里面,才能够保证云海河里面的毒素全部清除掉。 这是一个大工程,想要将云海河里面的毒素清除掉,需要很长时间。 毕竟在云海河里面,毒素传播的速度很快,现在想要从源头控制住毒素的蔓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嗯,给我找一间没有人用的大空地,然后找一些身强力壮的人,我需要一个大盆子,里面装满纯净水就可以了。”陆沉说道。 “好,我马上去办,不需要别的东西了?”吴玉儿抬头看着陆沉说道。 “不需要了,就这些就够了。”陆沉点头说道。 吴玉儿点点头,用干净的纸巾擦了擦手,擦完手之后,吴玉儿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给我准备一个没有人用的大空地,再找一些身强力壮的人。”吴玉儿说道,“嗯,好,我知道了,办好这些事情就可以了。” 说完这一切后,吴玉儿挂了电话,打了个饱嗝,随后看向陆沉说道:“人和东西我都给你准备齐了,我们出发吧。” 说着,吴玉儿开着车,一溜烟的朝着云海市开去,这一路上,吴玉儿开车的速度很快,像个疯婆子一样。 要不是陆沉胆子大一些,根本不敢做吴玉儿开的车。 当吴玉儿开到云海市后,七拐八拐朝着一处僻静的地方开了过去,那里有些荒废,里面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地方,还有一些身强力壮的便衣。 “好了,就是这里了,下车吧。”吴玉儿说道。 陆沉下来左右看了看,那里有一名便衣看见吴玉儿将车看了进来,立刻走上前与吴玉儿打起了招呼。 吴玉儿略微低头说了几句以后,转头看向陆沉说道:“这是我们训练用的场地,原来空余出来了,现在归你用了。” “这位是我们的余队长,你也可以叫他小余,有什么事情尽管跟他说好了,你还有什么要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