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客人纠纷!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七十四章 客人纠纷!

陆沉踏步朝着陆家村走来,陆家村变得相当火热,整个村子停满了车。 经过萧雅丽的安排,陆家村有了自己的停车场,可停车场里面,远远装不下从各地赶来游玩游客的车辆。 “陆沉,你回来啦?刚刚我还见到你父亲了,他刚刚回家去。” “陆沉,你父母最近的身体可好了,你终于有时间回来了,你父母可想死你了。” “陆沉,有时间了,来你婶子家坐一坐。”一名名陆家村的村民,看见陆沉回来,纷纷朝陆沉打起了招呼。 相对于而言,这些陆家村村民虽然收入提升了不少,但是为人还是异常的热情。 尤其是对陆沉,陆沉联系修建的这条公路,为陆家村的致富,起到了无比关键的作用。 一路上,陆沉应付着各个陆家村的村民,当陆沉来到家门口的时候,看见家里大门敞开着,里面传来母亲林霞的声音。 “我说老头子,客人刚走,那里还是有点脏乱,你多收拾收拾。”林霞说道。 “我知道了,就知道催催催,有什么可催的?我又不是不知道。”陆海涛嘀咕的说道。 咚咚咚! 陆沉走了进来,在收拾的林霞听到了动静,从房屋中走了出来。 “陆沉,儿子……你回来了?”林霞见到是自己的儿子,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儿,走了出来,看着陆沉。 林霞仔细打量着陆沉,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变化,陆沉变得更黑更壮了。 儿子在外面,肯定吃了不少苦头,想到这里,林霞心中别是一番滋味。 陆沉肯定受了不少苦头。 “我说老婆子,你人呢?”陆海涛的声音传了出来。 “老头子,你先放下手中的活儿,看看谁回来了。”林霞开口说道。 陆海涛听到林霞说话后,放下了手中的活儿,走了出来。 “你这小子,回来怎么也不给你爸妈打个电话!”陆海涛走过来说道。 “什么口气跟儿子说话的,快去,给儿子倒杯水。”林霞哼了一声说道。 陆海涛一听到林霞说的话,跟耗子见了猫一样,多余一句话都不敢说,赶忙进去给陆沉倒水去了。 陆沉看到父亲这么怕母亲,差点笑了出来。 “儿子,走,进来坐,刚刚客人才走掉,我叫你爸爸收拾家里呢。”林霞笑道。 “妈,我看陆家村的生意不错嘛。”陆沉看着林霞说道。 “那是,你还别说,这公路修建好以后,我们陆家村的生意之好,我以前都没有想象过,会这么好。”林霞说道。 林霞说话的时候,陆海涛端着水给陆沉送了过来。 站在林霞身旁的陆海涛,对陆沉挤眉弄眼的,那意思很明显,你这小子敢仗着你老娘,欺负我? 陆沉被陆海涛这挤眉弄眼的,给搞笑了,林霞不知所以然的看向陆海涛,却看见了陆海涛挤眉弄眼的这一幕。 “好啊,你还敢对我儿子挤眉弄眼,还不赶快去收拾,今天儿子回来后,后面预订的人都辞了吧。”林霞看着陆海涛说道。 陆海涛点着头退了出去,房间内只剩下林霞和陆沉两个人。 “儿子,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在陆老爷子的带领下,我们在山那里种植了不少植被,那里风景可好看了。”林霞说道。 “好,妈妈,到时候有时间我就去看看吧。”陆沉看着林霞说道。 林霞和陆沉这么久没有见面,自然是聊得火热,当问起工作状况的时候,陆沉不想让母亲担心,就一直点头说好。 听到儿子这样说话,林霞也就没有任何担心了。 “你这次休息到什么时候?急不急着走啊?”林霞看着陆沉说道。 “这,应该不着急吧,能够休息不少时间。”陆沉说道。 林霞看着陆沉身上的衣服,烂了一个口子。 “儿子,把衣服脱下来,妈帮你补一补。”林霞看着陆沉身上的衣服说道。 “好。”陆沉说着,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林霞看见陆沉身上有着不少伤疤,心中有些好奇。 “儿子,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伤疤?是不是在外面跟人家打架了?”林霞皱着眉头说道,“你可不能不学好啊。” “哪有,我不会跟人打架的,这都是运动下来受的伤。”陆沉说道。 陆沉经历过的事情,哪能够用打架那么轻松的话来说?简直就是生死一线。 然而陆沉不想让母亲担心,也就不会对母亲说实话了。 “嗯,那就好,记住了,我们家势力小,外面的世界太广阔了,你不要跟人家发生争执。”林霞说道,“一切要忍的住。” “知道了,母亲,你先帮我缝补吧。”陆沉笑着说道。 林霞找来了针线盒,帮助陆沉缝补起了衣服,陆沉坐在母亲身边,静静的看着母亲帮自己缝补衣服。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母亲没有为自己缝补过衣服。 咚咚咚! 外面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似乎外来者,想要把门敲烂一般。 “来了来了。”里面收拾东西的陆海涛叫着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们今天开始不接待客人了。”陆海涛看着外面站着的人说道。 “我都等了一个多星期,你说不接待就不接待啊?”外面那人说道。 “我都把钱退给你了,你还怎么样?”陆海涛皱着眉头说道。 陆海涛有种感觉,眼前这个人绝对是来闹事儿的。 “不怎么样!我就是想住在这里,钱我可以给双倍,但是地方,要给我们腾出来。”外面那人指着陆海涛说道。 由于儿子回来了,所以陆海涛把未来预订的客人,全部都辞了。 “不用了,我们老陆家不缺钱,你还是去找别人吧。”陆海涛说着,就要把门关起来。 外面那个人踹了一脚,在陆家门上留了一个印子,没有防备住的陆海涛,也因此差点跌倒。 “我说住你们这儿,就住你们这儿,给你双倍价钱,已经是够看得起你了,不要给脸不要脸。”外面那人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