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刘雅菲的哭泣!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七十一章 刘雅菲的哭泣!

连翰飞强压下心中的不解,一面看着陆沉,一面看着这儿到小黑屋那里的距离,距离之远,就是狙击枪都很难狙杀到他。 这让连翰飞松了一口气,少了来自狙击枪的威胁,他的生命就多了几分保证。 “我放你走,你不要来拦我,否则,我们同归于尽。”连翰飞开口说道。 陆沉哈哈笑了起来:“凭你也想跟我同归于尽,你这拿着炸药的控制器,都落在了我的手里。” 陆沉说着,一只手死死抓住连翰飞,身形一晃,连翰飞那只准备拿着控制器的手,被陆沉一手给捏骨折了。 陆沉得意的同时,心中神识扫过连翰飞,陆沉猛然一惊,原来连翰飞这只手只是个诱饵,真正的控制器在另一只手。 果不其然,在陆沉愣的一瞬间,连翰飞另一只手抓起控制器,看向陆沉:“哈哈哈,你也被骗了,真正的控制器在这里。” 连翰飞手枪中的子弹被打完了,一只手又受了伤,连翰飞抱着必死的心态,看向陆沉。 “让你走你不走,那就一起死吧。”连翰飞另一只手捏下了控制器。 轰隆! 无穷无尽的火光弥漫在半空中,如原子弹爆炸一般,整个小船在火光爆炸时,轰然裂开,船上的两个人都不见了踪影。 “陆沉,陆沉!”刚刚流完眼泪的刘雅菲,这一次又留下了眼泪,与刚才不同的是,刘雅菲十分悔恨。 如果当时在船上的人是她,那陆沉就不会死,陆沉还说着过些时日回家看父母呢。 想到这里,刘雅菲无声的看向那由爆炸所迸发出来的一片片船板碎片,继而朝着那里跑了过去。 “女儿,女儿!”林明月跟在了刘雅菲的身后。 林明月想要抓住刘雅菲,但她跑步的速度远没有刘雅菲慢。 “唉,可惜了,陆沉这小子,真是个合格的保镖啊。”刘老爷子摇着头说道。 刘老爷子见过形形色色的保镖,这些保镖办事出众,可责任心远远没有陆沉强。 陆沉为了刘雅菲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红山啊,这陆沉……”刘老爷子话音还没落,就听见刘红山惊喜的指着远处一片海水里面说道:“父亲,你看那是不是陆沉?” 刘老爷子顺着刘红山所指的方向看去,海水里面冒出一个头,除了陆沉还有谁? “快,快找船,去救陆沉,快一点。”刘老爷子说着,自己先是朝着岸边跑去。 刘雅菲跑到了河岸边,对着河岸大声喊起来,直接是跪在了沙滩前:“陆沉,陆沉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那含带着眼泪的哭声,催人泪下,里面包含着无奈,不舍,伤心……一股极为复杂的情绪,弥漫在刘雅菲的心头。 那哭声连林明月都为之感动。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久,但林明月能够看得出来,陆沉这小子有些不一样。 “孙女,孙女!”后面刘老爷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陆沉,陆沉可能还活着!” 刘老爷子的一番话,立刻让刘雅菲止住了哭声,“爷爷,真的吗?陆沉还活着?不可能吧,那么大的炸弹威力,陆沉怎么可能活着?” 无怪乎刘雅菲会这样想,那么大的爆炸,无论什么东西,都无法在炸弹下面存活下来,更不用说陆沉这个人了。 “真的,唉,你这孙女,我骗你干什么,刚才我和你爸爸都看见了,我已经让你爸爸去找船了,等会我们一起去找陆沉。” “不管陆沉是死是活,爷爷都会帮你找到他,给你一个交代。”刘老爷子拍着刘雅菲的肩膀说道。 刘雅菲默默的点点头,虽然她不想看见陆沉的尸体,但是这么大的爆炸,刘雅菲发现始终骗不了自己。 正在刘老爷子和刘雅菲说话的时候,那边早就有人送来了船只,由刘红山亲自驾驶这船只。 “走,孙女,爷爷陪你一起去找陆沉。”刘老爷子当先跳到了船上,刘雅菲紧随其后的跟了上来。 林明月看了看,也跟在两个人的身后走了上了船只。 按照刘老爷子指点,刘红山将船开向刚才看到陆沉的位置。 “陆沉,陆沉……”刘老爷子,刘红山,刘雅菲和林明月四个大声呼喊起来。 四个人朝着各处望去,依旧没有看到陆沉的身影,连扑哧扑哧的游泳声都没听见,刘雅菲心中暗暗焦急。 “爷爷,爸爸,陆沉真的在这儿嘛?”刘雅菲看着刘老爷子和刘红山两个人说道。 刘老爷子和刘红山两个人点点头:“对,我们都看到了,刚刚陆沉就在这儿了。” “我,我在这儿!”冷不丁,从船的旁边冒出来陆沉的声音。 “爸爸,爷爷,陆沉在我们船下。”刘雅菲惊喜的看着船下,很快就看到了陆沉的身影。 “陆沉,陆沉,拉我上来。”刘雅菲边说着,边伸出了一只手,将陆沉给拉了上来。 陆沉上了船以后,吐了一口水,“噗!” “陆沉,你伤的怎么样了?要不要去看医生?”刘雅菲看到陆沉满是伤痕,即心疼,又有些焦急。 陆沉身上血淋淋的,这么重的伤还能够活到现在,可见陆沉的求生欲之强,或许下一刻陆沉就会达到顶点,再也坚持不住了。 刘雅菲并不知道,此刻陆沉身上的,那些由子弹造成的伤势都恢复了七七八八。 刚刚在水里,陆沉就开始运转万雷心经,逼出体内的子弹,超强的恢复力在这一刻显现的淋漓尽致。 “不用了,我自己能够处理,伤势不太严重,还是先回去吧。”陆沉说道。 “陆沉小友,你还是不要坚持了,我刘家能够给你请最好的医生,来帮你治疗。”刘老爷子急忙说道。 “快,先帮陆沉小友止血,他身上的血太多了。”刘红山说道。 “不用了,真不用了,我已经将身上的血已经止住了,它不会在流了。”陆沉连忙开口说道。 在陆沉让众人看了自己伤口后,确认伤口不会在流血,刘老爷子等人这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