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智取连翰飞!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七十章 智取连翰飞!

连翰飞以为这陆沉地位低下,根本不足以让这些警官停手。 “我身上还有炸药,我告诉你们,你们谁敢来,我就炸死谁!”连翰飞哈哈大笑道,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 “老大,连翰飞身上真的有炸药。”一名狙击手看到一闪而逝的连翰飞,身上那穿着厚厚的炸药。 “能不能够狙击到连翰飞?” “不能,他很聪明,一直躲在小黑屋中,刚才只是闪了一下,估计是想要让我们看到他身上的炸药。” 那些警官和刘老爷子等人,也没有想到连翰飞会做的这么绝,在自己的身上安满了炸药。 一时之间,这些警官和刘老爷子等人没有了主意。 “爷爷,我要进去救陆沉。”刘雅菲说着,就想要朝里面冲进去,却被父亲给拦住了。 “我们都在担心你,相信陆沉,他肯定有办法逃出来。”刘红山悄然说道。 最让刘红山感到放心的是,刘雅菲脸上只是薄薄的一层血痕,看来连翰飞也知道刘雅菲的重要性,不敢对刘雅菲下手太狠。 “嗯,我知道了。”刘雅菲乖巧的站在了父亲身旁。 外面众多警察和刘老爷子等人严正以待,里面的连翰飞却呸了一口。 这些警察在外面与自己对峙,吃亏的是自己,拖延下去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然而连翰飞却没想到更好离去的方法。 “看来只能够将这个人带走了!”连翰飞看着陆沉说道,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夜黑风高,即使是在优秀的狙击手,也判断不出来陆沉的死活。 陆沉听到连翰飞要将自己带走,心中一喜,只要连翰飞抓住自己,就没有时间去按炸药的操控键。 那时候,就有时间从连翰飞手上夺下炸药的操控键。 连翰飞射入自己身体内的子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根本无法阻止陆沉的行动。 在陆沉神识的锁定下,连翰飞将自己抓了起来,左手将自己抱在怀里,又手放在炸药上,随时准备引爆。 “你们让这些警察全部都退走,等我成功离开后,再将手中这个人还给你们。”连翰飞说道。 那名警官有些为难的看着刘老爷子,可陆沉对于刘家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 “王警官,你们还是先退去吧,这个人对我们刘家有大恩,我们是不会忘恩负义的。”刘老爷子淡淡的说道。 “可,可刚才响了那么多枪声,你们家这保镖多半是没命了。”王警官低声商量道。 “无论有命没命,都是我们刘家的恩人,王警官,还是麻烦你退一下吧。”刘老爷子说道。 刘老爷子在弯弯市可谓是一言九鼎,别说是他一个警官,就是他的上司,见到刘老爷子也要毕恭毕敬。 对刘老爷子说的话,这名王警官不敢迟疑。 “好,我这就退,走,大家跟我退后。”王警官挥了挥手说道。 王警官暗中却派了几个狙击手留了下来,并吩咐他们,等连翰飞露出破绽的时候,再将连翰飞给一举击杀。 “好了,连翰飞,他们都撤了,我们放你走,可你要放人。”刘老爷子高声喝道。 “好!”连翰飞一手抓着陆沉,一手拿着炸药的按钮,从小黑屋中走了出来。 连翰飞异常狡猾,这所小黑屋一面背海,三面环山。 连翰飞手中抓着的陆沉,将陆沉挡在自己面前,以免有人狙杀他。 面对的是三面环山的地方,身旁还有房子,根本无法狙杀到他。 这么狡猾的连翰飞,也是让众多狙击手暗中大骂起来,这连翰飞也太狡猾了。 除非是将连翰飞一枪毙命,否则连翰飞都有可能按下炸药的控制键。 “都别动,谁敢动,我要是看见有人敢动,就按下控制键,我身上这些炸药可都是威力最大的炸药,你们在那也有可能波及到。”连翰飞指指点点的说道。 所有人碍于连翰飞身上的炸药,都不敢动弹,连翰飞这才满意的一步一步从小黑屋旁走向海边。 海边有连翰飞事先准备好的船,来之前连翰飞就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他以为走的时候会带走刘雅菲,谁知道是一个死人。 “呸!真不吉利!居然拖一个死人走了。”连翰飞慢慢放松警惕,将陆沉抱上了船。 连翰飞准备等船走远了,再将陆沉扔到海里,到那时候陆沉的死活就与自己无关了。 刘老爷子,刘红山和刘雅菲等人,眼睁睁的看着连翰飞将陆沉给带走了。 “陆沉,陆沉!”刘雅菲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她只能够在岸上叫一叫陆沉,这时候的刘雅菲感觉到自己很没有用。 刘雅菲可不认为连翰飞会将陆沉平安放回来,她对陆沉的命运极为担心。 “爷爷,爸爸,现在该怎么办?这样下去,陆沉肯定会凶多吉少。”刘雅菲着急的说道。 “唉,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看陆沉的造化了。”刘老爷子摇头惋惜的说道,心中却对陆沉愈加的赞扬起来。 孙女的眼力就是好,一下就认准了陆沉,这陆沉在拼死之间将孙女给救了回来。 “咦,不对,那是,陆沉,动了?”久久没有说话的刘红山说道。 所有人随着刘红山的声音,朝着陆沉和连翰飞那里望去。 连翰飞背着陆沉上了船,还是没有放松警惕,说不定在哪个阴暗的角落里面,正在狙击着自己。 正背着陆沉的连翰飞,忽然感觉到一丝异动,身为尸体的陆沉,居然动了动? 连翰飞感觉这是自己心理作用,或许是海浪拍打在船上?就在连翰飞思索之间,陆沉动了。 被连翰飞看为尸体的陆沉,身体一个后空翻,直挺挺的站在了船上。 陆沉的右手拿捏住连翰飞的左手,以防止连翰飞在这种关头按下炸药的控制键。 “你没死?不对啊,刚才我摸了你的呼吸,你明明是没死的。”连翰飞哑然的看着陆沉说道。 这一切连翰飞十分不解,陆沉的棘手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