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陆沉出手!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五十章 陆沉出手!

刘红山公司陷入危机的事情,并没有瞒过刘雅菲等人,这样的事情影响极大,想瞒也瞒不住。 刘家之中,一众人等脸上愁云惨淡,一向波澜不惊的刘雅菲,脸上亦是有着些许愁色。 “爸,在这样下去,红山那边肯定支撑不住了,你要想想办法啊。”林明月看着刘老爷子说道。 这刘家大部分的家业,都是经过刘老爷子的手,所以刘老爷子对此相当熟悉,林明月希望刘老爷子能够帮助她们。 “这,我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他们根本无能为力,这一次连家和隋家酝酿许久,一起动手,对我们刘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耗。”刘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 身上重症被治愈的笑容也逐渐散去,刘家经营生意这些年,树立了不少敌人,公司倒塌的刘家,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绵羊。 他们没有足够的实力,来保护自己,那些以往的仇家,现在碍于刘家势大,不好出手面对刘家。 等到刘家公司彻底崩塌的时候,就是这些人原形毕露的时候。 商场如战场,一不小心,就会家破人亡,这样的场景,刘老爷子,林明月等人也能够预料到。 “连那些对我们刘家很忠诚的总经理,都叛变了,这种事情,肯定有蹊跷。”刘老爷子敏锐的目光,一下子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 林明月急的搓着手说道:“爸,这有什么蹊跷的?商人重利,他们肯定是收到了更大的利益,才会背叛我们刘家的。” “不,不对,其中很多人我也熟悉,知道这些人的秉性,他们断然不会无缘无故背叛我们刘家的。”刘老爷子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林明月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她担心着刘家的前途和未来。 “唉,现在形势紧迫,想要找出他们叛变的原因非常难,只有找到他们叛变的原因,或许我们刘家才能够找到反叛的契机点。”刘老爷子目光毒辣,点出了问题。 “可是,现在时间也不够啊,连家和隋家两大家族是不会给我们刘家喘息的时间。”林明月看向刘老爷子说道。 “所以,这才是重点,必须赶在连家和隋家联合消灭我们公司以前,找到这些事情的蛛丝马迹,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背叛我们,才能够把公司保护下来。”刘老爷子点头说道。 “那,要不然我去?其中有些人我也认识。”林明月开口说道。 刘老爷子摇摇头:“你的身份比较敏感,虽说你对他们比较熟悉,但是他们应该对你带有敌意。” “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应该怎么办?只要能够帮助红山,做什么我都愿意。”林明月坚定的说道。 坐在陆沉身旁的刘雅菲,轻轻的低着头,问向陆沉说道:“陆沉,你身手那么好,能不能够帮我们刘家。” 陆沉微叹一口气,这刘雅菲作为他的朋友兼雇主,这种要求当然是无法拒绝的。 “可这弯弯市我来的并不久,对于你父亲公司的情况并不了解。”陆沉说道。 “陆沉小友,我楼上有一份公司的资料,可以随时给你看,我和明月出面都不合适,他们一定不会见我们的,刘雅菲又太小,没有任何经验,只能够将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做了。” “还望你能够解救我们刘家的危机,这次危机度过去了,你提的什么要求,我刘某都可以全权代表刘家满足。”刘老爷子说道。 既然陆沉能够在那些杀手手下,护得刘雅菲安全,那就说明陆沉安然脱身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刘老爷子对陆沉的身手相当自信。 陆沉见到刘家这副模样,也知道刘家已然是进入了绝境,若是自己不出手帮刘家一把,恐怕刘家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好,我答应,但这件事办不妥了,可不要怪我。”陆沉摇头说道。 “无妨,陆沉小友出手,我已经是非常感激了。”自从陆沉治好刘老爷子的重症后,刘老爷子看陆沉,也多了其他几分尊重的神色。 “好,那我就试试吧。”陆沉说道。 刘老爷子使了个眼色,给林明月说着那些公司要职人员,资料所在的位置。 当林明月上去取资料的时候,刘老爷子看着陆沉说道:“这些我们公司很多的精英,忠心耿耿,可我不太清楚他们为什么叛变。” “想来陆沉小友,将他们叛变的理由找到,可能就会解开这种种谜团。” 陆沉点头,听着刘老爷子所说的话,将这一切都记在了心里。 就在刘老爷子和陆沉交谈之际,林明月拿着一个轻巧的平板走了下来,平板的接口处还插着一个迷你u盘。 “这是我们公司各个精英管理层的资料,凡是黄点标注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居住地,绿点标注的地方,是分公司的所在地。”刘老爷子说道。 陆沉看着这电脑上的一切标记,以陆沉过目不忘的本领,看一眼就能够记住这些人所在的地方和所住的地方。 “这个平板就给陆沉小友你了,方便你去行动。”刘老爷子说道。 陆沉没有拒绝刘老爷子的好意,将平板接了过来,对着刘老爷子说道:“那我先去了。” “好,那就希望陆沉小友能够早些传来捷报。”刘老爷子对着陆沉点头说道。 看着陆沉离去的背影,林明月忧心忡忡的看着刘老爷子:“父亲,这陆沉能够靠得住嘛?” “唉,现在也只能够依靠他了,以我们的身份方便去见他们吗?”刘老爷子看着林明月说道。 林明月哑然了,她知道这些人,从公司叛变后,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不大可能见到自己。 “这次连家和隋家的行动,是早就预谋好的,他们已经虎视眈眈盯着我们刘家很久了。”刘老爷子说道。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那些对我们刘家公司很忠诚的高级员工,为什么都会叛变?”想到这里,刘老爷子还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