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风起云涌! - 极品透视

第六十五章 风起云涌!

胡枭接到杜宇的电话,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 没想到侄儿胡斌,还是去招惹了陆沉,只是更让胡枭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是由李正出手。 就是胡枭,想要从李正的手里,救出侄儿胡斌,也是极为困难的。 “可恶,看来只能等到风头过去了,再把他从里面捞出来了。”胡枭面色浮现出一抹寒光。 这陆沉屡次坏他的好事,已经让胡枭对他动了杀机,可连血色军团都收拾不了的人,还有谁能够收拾他? 胡枭坐在躺椅上,仔细的想着这个问题,在胡枭看来,每个人都会有弱点。 陆沉也不例外,即便是能干掉血色军团杀手的陆沉,肯定也会有弱点。 只是这个弱点,其他人很少知道。 闭着眼睛想了很久的胡枭,像是睡过去一般。 忽然,胡枭睁开眼睛,立刻拿起电话,打给了小六,“小六,来我办公室一趟。” 胡枭说完之后,挂掉电话,又打了一个专线电话,“今晚准备狙击陆沉。” ………… 天空乌蒙,乌云漂浮在上空,一副乌云压城城欲摧的景象,压抑在每个人的心头,仿佛接下来,要发生某些大事一般。 陆沉心惊肉跳,可不知道这种感觉来源于哪,那边萧雅梦脱了鞋子,坐在沙发上,和陆沉看着电视。 一边嗑瓜子,一边捧腹大笑,陆沉笑眯眯的看着萧雅梦。 自从萧雅丽开导了萧雅梦之后,萧雅梦逐渐从那天夜晚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心情也慢慢变好了。 陆沉就任由着萧雅梦嬉闹,自己则是回到了房子中,盘膝坐在床上,修炼着那紫色能量。 陆沉身体表面,漂浮着一层层紫色能量,远远看去,颇为骇人。 砰! 一道细微的声音擦肩而过,湮没墙上,陆沉陡然看向那地方,经过紫色能量淬炼过后,陆沉的五感变得极为敏锐。 这是枪响!这几日连续听过枪响之后的陆沉,立刻想起了那声音的来源。 陆沉朝着窗户外望去,相隔百米之外的一名狙击手,正拿着狙击步枪对准他。 刚才却是紫色能量,一直环绕在陆沉的身旁,帮陆沉改变了这子弹射向他的轨迹。 百米之外的狙击手猛然一愣,他没想到自己那一枪居然会打空了。 那一枪明明是对准了陆沉,怎么会打空? 可现在这狙击手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紧接着,那名趴在窗台上的狙击手,第二枪接踵而至。 望着飞来的子弹,陆沉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想要凭着子弹射杀他,显然这群人将事情想的太简单。 虽然不知道这狙击手是什么来历,但是当狙击手开出第一枪的时候,就代表着陆沉要杀了他。 那第二枪的子弹,到达陆沉身前的时候,竟然是被陆沉闪身躲过,这样的现象,让那狙击手大吃一惊。 纵然是一直不相信鬼怪之说的狙击手,此刻也不得不像见了鬼一般,死死的望向陆沉。 看着那名狙击手所在的位置,陆沉赶忙朝着屋子外跑去。 “陆沉,你去哪里?”萧雅梦喊道。 “我出去办点事情,你好好呆在家里。”陆沉出了房门,加快速度,一直朝着那狙击手所在的房屋跑去。 当到达那屋子附近时,陆沉这才发现是一片准备拆迁的废墟,这废墟分上下两层,陆沉看着跑到二楼,看见那还有遗留在地上的狙击步枪。 狙击手已经从现场撤离了。 就在陆沉该思考下一步行动时,那废墟的不远处传来一阵枪响。 背后枪袭! 陆沉在听到枪响后,就躲在了一片废墟后面,那狙击手所躲的地方,离陆沉所在的这块区域不远。 一路上,陆沉朝着那狙击手所在的地方跑去,不断的躲避着那狙击手所射出的子弹。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怎么可能一发子弹都射不中? 那狙击手心中震撼,手上冷汗直冒,他是胡枭手中的王牌选手,就是胡枭的所有亲信,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他的枪法百发百中,可今天遇到的一切,已经超出了那狙击手的认知。 然而想到胡枭交代给他的任务,他只能想办法射杀陆沉。 陆沉见到不远处的狙击手,立刻朝那狙击手跑去,他要知道,是谁还会派狙击手来射杀他。 随着陆沉逐渐逼近那名狙击手,狙击手手中手枪的子弹,都花费的差不多。 依旧没有一颗子弹,打在陆沉的身上。 终于跑到了狙击手身边的时候,陆沉一脚踹飞那狙击手手中的手枪,一掌抓向狙击手的脖颈。 那名狙击手,也训练过近身搏斗,但在和陆沉近身搏斗的时候,身手根本没有陆沉敏捷。 这狙击手每一招都是致命杀手,要不是经过紫色能量的淬炼,陆沉完全不是这狙击手的对手。 轰! 陆沉一脚踏在了那狙击手的胸膛上,那狙击手倒飞出去,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看着陆沉。 “说,你到底是谁派来杀我的?”陆沉说道。 与此同时,陆沉试着运转那紫色能量,看透那狙击手的心思。 果不其然,那能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阵声音出现在陆沉的脑海中。 “我绝对不会让他知道,是帮主胡枭让我来对他下杀手,希望那边赶快完成任务。” “你想知道?那就等来生吧。”狙击手手中出现一柄闪着寒芒的小刀,小刀朝着陆沉的胸部和腹部划来。 “是胡枭吧,那边的任务是什么任务?”陆沉低吼道。 这事情陆沉怎么会知道?那狙击手眼神慌乱,手下的功夫也慢了半拍,被陆沉一掌拍在地上。 “哼,想杀了我,那不可能,我会自杀。”陆沉脑海中,又响起了狙击手的念头。 陆沉眼疾手快,一脚踢在了那狙击手的手臂上,狙击手拿着小刀本来想自尽,手中的小刀飞了出去。 “不好!”陆沉看到那狙击手嘴中噘着什么,顿时感觉到不妙。 那狙击手挣扎两下之后,头一晃,就死了过去,嘴中吐出一道道乌黑色的鲜血。 “他所说的那边任务,指的是什么任务?”陆沉摸着下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