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无辜的陆沉! - 极品透视

第六百四十一章 无辜的陆沉!

陆沉有些懵逼,被刘雅菲这样推了出来,这让陆沉似乎活在梦里一般。 刘雅菲看到场内的气氛有些松懈,暗暗松了一口气,关键时刻,这个保镖陆沉,还是蛮有用的。 刘红山也不知道,这个保镖什么时候成为自己女儿男朋友的。 其中最生气的,莫过于那隋明了,他本以为这次在父母的帮助下,能够有些成功进展。 然而让隋明意想不到的是,刘雅菲冒出一个男朋友。 隋林远看着儿子的眼神,深知儿子心性的隋林远,连忙笑了起来:“唉,这件事情倒是我们鲁莽了,侄女。” “没事儿,隋叔叔,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刘雅菲开口说道。 接下来的谈话,如想象中的那般不愉快,在得知刘雅菲有男朋友后,若不是顾及到父母都在,隋明早就想离开隋家了。 直到中午,隋林远夫妇和隋明三人,站起身说道:“那我们就先不打搅你们了。” “哪里谈得上是打搅,要不中午一起留下来吃个饭?”刘红山邀请道。 发生了这种事情,隋明哪里还有心思留下来吃饭?隋林远了解儿子的个性。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中午还有事情,那就再见了。”隋林远说道。 刘红山见到挽留不下隋林远,也站起身来说道:“走,那我们送送你。” 林明月跟在刘红山的身后,将隋林远等三人从刘家之中送了出来。 “喂,这次谢谢你了。”刘雅菲拿起一个苹果,扔给陆沉。 陆沉顺手就接住了刘雅菲扔来的苹果,啃了一口说道:“不用谢,这种情况我见到了。”陆沉露出不以为然的声色。 等到隋林远父子三人,被送出来后,隋明恶狠狠的呸了一口涂抹在地上。 隋林远最知道儿子为什么发了这么大的火,大多数年轻人,终究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当年的隋林远也不例外,他是从那个年纪走过来的。 “儿子,你不要相信今天刘雅菲所说的一切,放平心态,不要生气。”隋林远摆手说道。 隋明有些愕然的看着隋林远,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一步,他怎么可能放平心态? 纵然隋明有无数光环笼罩,可他终归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气血旺盛,面对爱情都会冲昏了头脑。 何况是刘雅菲这么优秀的女人,想要得到刘雅菲的男人如过江之卿一般,中间不乏有隋明这种身价的男子。 “爸,人家都有了男朋友,我还怎么不生气?”隋明叹了口气,旋即目露凶光说道:“我看实在不行,就等你们到时候,夺下了刘家的产业,我不要别的,就要刘雅菲!” “放屁,你是我隋林远的儿子,眼界怎么可能就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你以后的道路还长着呢。”隋林远怒气冲冲的说道。 隋明被隋林远这么一训斥,顿时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隋林远说的都对。 “可是……”隋明犹犹豫豫的说道。 “没有什么可是了,我们和连家会尽快对刘家下手的,不要被这女人影响了你的心态。”隋林远哼声说道。 “我能够看的出来,那个保镖十有八九不是刘雅菲的男朋友,这点你放心,实在不行,就派黑影铁血队把那个保镖先做了。” 隋明闻言,眼中露出一缕欣喜的精光,他就是想要做这件事情。 可父亲连黑影铁血队都派出来了,隋明又有些犹豫:“这不会被刘家发现嘛?” “你放心,要让你做这件事情,我就有保证不让刘家发现。”说完之后,隋明那眸子望着刘家,“不久之后,第一大家族就该换成我们隋家了。” 自从刘雅菲爆出自己的男朋友是身旁的小保镖以后,刘红山和林明月两个人心中都十分的震惊。 刘家作为弯弯市的第一大家族,其雄厚的势力非比寻常。 能够让一个普通人在一夜之间,站在上流社会的巅峰,所以有无数人打破头都想要进入刘家。 可女儿怎么好选赖选的,最后选了一个保镖当作男朋友?这隋明的条件,要比陆沉的条件好多了。 “我说女儿,你是不是糊弄你妈妈我的?”林明月一本正经的看向刘雅菲。 这对刘雅菲和林明月,乃至整个刘家来说,都是大问题,如果刘雅菲只是为了打发隋家也就算了。 但若是真的,林明月都有些无法想象,虽说刘家实力雄厚,可被这其他众多家族嘲笑起来,刘家承受这些流言蜚语,也有些难的。 刘雅菲那是相当清楚母亲的性格,假如这是假的,那母亲还是会找上隋家的。 “就是,女儿,你挑选男朋友不能够这么草率,这不过是一个保镖而已……”刘红山也在旁边说道。 跟隋家联姻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却被陆沉这一个小小的保镖,给打搅成这样。 “爸妈,你们两个人,怎么能怀疑我说话的真实性呢?当然是真的了,我还能够骗你不成?”刘雅菲淡淡的说道:“这都是什么社会了,讲究恋爱自由。” 刘红山和林明月两个人,被刘雅菲气的直哆嗦,这女儿也真是的,胡闹该有个胡闹的底线。 刘红山和林明月两个人,还准备说话的时候,就听见刘雅菲说道:“你们再说,我就去告诉爷爷了,我要让爷爷给我做主,哼。” 刘雅菲彻底是堵死了刘红山和林明月两个人。 刘红山和林明月两个人很清楚自家的老爷子,是多么的宠着刘雅菲。 不管陆沉是什么样的地位,只要是刘雅菲喜欢的男生,他都不会反对。 “好了,好了爸妈,你们就不要生气了,我跟陆沉是认真的,你们就放心吧。”刘雅菲赶忙宽慰起父母说道。 家里有老爷子坐镇,刘红山和林明月两个人,想反对也反对不了,两个人只是深深叹了口气。 “好,既然是你选择的,那我们就遵从你的意见,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后悔。”刘红山看着刘雅菲说道。 刘红山以为刘雅菲只是一时冲动,等到这种冲动过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