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天星老人?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三十八章 天星老人?

原来林浩涛与吴玉儿在云海市,破获了一场重大枪械走私案件,这件案件的源头直指连家。 面对这种超越权限级别的事情,林浩涛上报给了国家,结果得到了上面的首肯,一定要彻查这件事情。 最后林浩涛将事情委任给了吴玉儿,才会有了刚才的这一幕。 “可惜了,连家做的天衣无缝,偶尔的一点蛛丝马迹,也无法指证连家,我只能够从连燕清入手了,本想将连燕清给抓起来的。” “只是这连燕清手下的保镖,身手太强,我们都不是他手下这些保镖的对手。”说着,吴玉儿多看了陆沉几眼。 如果不是今天陆沉出手相救,怕是整个警队的名声,都会坏在吴玉儿的手里。 “你也不能够这么莽撞吧,这是弯弯市,下次再出现这种事情,我也不好帮你。”陆沉苦笑道。 这次碰上是巧合,那下次呢?下下次呢?陆沉总不能跟在吴玉儿身边把? 吴玉儿眼神有些暗淡,她也知道陆沉说的在理。 可是这次,算是吴玉儿第一次在外省办案,其中是非曲折十分复杂。 “那要不然……你来帮帮我吧?”出奇的是,吴玉儿张口想要朝陆沉求救。 “这?还是算了吧,我还有其他事情,这次我来弯弯市,不止是旅游那么简单。”陆沉婉言拒绝道。 吴玉儿叹了口气,旁边的刘雅菲倒是有些于心不忍。 “陆沉,如果有能力,你就帮帮她把,毕竟她是你的朋友。”刘雅菲出声说道。 这女人呐,同情心就是容易泛滥,或许是吴玉儿身上有着打斗的伤痕,才致使刘雅菲容易起这样的同情心。 吴玉儿也是双眼比较期盼的望着陆沉,这是吴玉儿第一次去外省执行公务,她不想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到云海市。 这件事情传出去,不单是对她自己的名声,就是对云海市警局的名声也有些不好。 向来好胜心极强的吴玉儿,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 “就是,上次你都帮了我,这次再帮我一次吧。”吴玉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陆沉,那种模样,让陆沉心底生了几分怜悯之心。 “帮你是可以帮你,但是重点不会在你这儿,如果我查到有关于连家的走私枪械事件的线索,我第一时间通知你。”陆沉说道。 吴玉儿点了点头,连忙谢起了陆沉:“好的,谢谢你,陆沉。” 三个人坐在一起,又喝了一会儿茶,喝的差不多了,吴玉儿看见时间也比较晚了,在加上队里还有些事情,所以她就有些坐不住了。 “那你们先聊着,队里还有事情,我先回去忙了。”吴玉儿起身说道。 说完后,吴玉儿与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纷纷告别,结完帐后就离去了。 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茶馆里,两个人并没有离去。 “陆沉,其实关于连家走私枪械的事情,我倒是听说过些传闻。”刘雅菲喃喃的说道。 哦?陆沉凝声看着刘雅菲,刘雅菲所在的刘家,作为弯弯市的第一大家族,其势力非同寻常。 刘雅菲能够得到这些传言,十有八九可能是有根据的。 “你接着说说。”陆沉看着刘雅菲说道。 “是这样的,我听说连家和境外的很多恐怖分子,大毒枭走的很近,他们之间有着极深的关系,至于具体是什么关系,这我就不清楚了。” 刘雅菲说到这里,陆沉突然想到了在京城的时候,那十名绑架刘雅菲的恐怖分子。 陆沉有种直觉,这十名绑架刘雅菲的恐怖分子,可能和连家这起枪械走私案有关系! 不过这种事情,陆沉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是不可能乱下结论的。 “其他的事情呢?”陆沉问道。 “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了,对于这方面,我知道的东西并不多。”刘雅菲摇头说道。 既然从刘雅菲这里问不出什么来,陆沉便不在言语。 “好了,我喝的差不多了,你呢?要不要再出去转转?”陆沉抬头问道。 “好啊好啊,这次休息回来,我就是要好好玩一玩的,那我们走吧。”刘雅菲高兴的说道。 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出了茶馆,径直朝着弯弯市里走了过去。 这一路上,刘雅菲兴高采烈的给陆沉讲起了弯弯很多风土人情,也让陆沉对弯弯了解了不少。 “呼,时间过的可真快,这都快到下午了,我们准备回家吧。”刘雅菲说道。 陆沉点了点头,与刘雅菲走在回刘家的道路上,可是陆沉的脚尖忽然一顿,停下了继续朝着刘家走去的脚步。 刘雅菲有些疑惑的看着陆沉:“陆沉,你怎么了?” 陆沉低头看着刘雅菲,朝着刘雅菲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刘雅菲从没有见到陆沉如此严肃,便知道陆沉肯定有某种事情发生了,就不在言语。 陆沉的神识看到了一个老熟人—天星老人! 自从天星老人受到辛家的委托后,于京城外斩杀他。 当陆沉醒来后,再也没有遇到过天星老人的踪迹。 在弯弯这个岛上,陆沉居然看见了天星老人,天星老人身旁还站着一个男子,那男子面色严肃的跟着天星老人谈论着什么。 如今陆沉的实力进入黄阶后期以后,在遇到天星老人,就可以有着将其斩杀的能力,甚至陆沉时时刻刻都想着找到天星老人报仇。 无巧不巧,在这里遇到天星老人,陆沉迟疑了一下,神识扫过天星老人后,天星老人并没有反应。 这也让的陆沉稍微有点迟疑,是不是现在去找天星老人? 就在陆沉迟疑的时候,旁边的刘雅菲见到陆沉迟迟没有说话,就叫了一声陆沉:“陆沉,你怎么了?” “没怎么,没怎么,就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走吧,我们回去吧。”陆沉回过神来笑呵呵的说道。 这时候出手显然有些不太合适,陆沉的神识一直在跟着天星老人,这样天星老人就不会跟丢。 等到傍晚众人都睡的时候,陆沉决定再找到天星老人,与天星老人算算旧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