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又见吴玉儿!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三十六章 又见吴玉儿!

“陈玉海,现在我们怎么办?”隋明看着身旁的陈玉海说道。 “现在当然是无法出去了,这些混混,唉,现在一点作用都没有,隋哥,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陈玉海开口说道。 隋明听到陈玉海所说的话,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那名向他提供人员的公子哥。 “隋哥,隋哥,下次我一定给你提供一些能打的人。”那公子哥开口说道。 隋明想起这名公子哥平时的好处,也就没有继续深追究。 “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不要让我见到你。”隋明开口说道。 等到警车开来以后,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将在场这些打劫的混混,全部都交给警方后,才回到了刘家。 回到房间后,陆沉躺在软绵绵的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次日一早,陆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早饭都快凉了,陆沉出了房门,看见刘雅菲在看电视。 “去吃早饭吧,你都睡这么晚了,真是比我还能够睡啊。”刘雅菲开口笑道。 “睡觉嘛,本来就要补充好睡眠,尤其是像你们家这么舒服的床铺,我怎么能不多睡一会儿呢?”陆沉笑着说道。 刘雅菲和陆沉又打了会口水仗,等到陆沉吃完后,刘雅菲把电视给关掉了。 “走走走,今天我们继续去玩。”刘雅菲拉起陆沉说道,“这些碗筷有人洗,你就不用操心了。” 陆沉长叹一口气,这女人逛街的兴趣太可怕了,当初和唐瑾萱在东经的时候,陆沉就深有体会。 “好,那我收拾一下就走吧。”陆沉略微收拾了一下,就和刘雅菲出门了。 陆沉有种奇妙的感觉,白天的弯弯市和夜晚的弯弯市,完全就是两个城市。 “走,我们去那家店铺,那家店铺的东西比较好。”刘雅菲说道。 陆沉陪着刘雅菲转起了卖衣服的店铺,每一家每一户的开始转,中午的饭,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都是在外面吃的。 “我好久都没有换裤子了,那家店铺的裤子不错,走,我带你去转转。”刘雅菲拉起陆沉说道。 刘雅菲试好裤子后,对陆沉说道:“你要不要买什么衣服?我看你好久没有换过衣服了。” “不用了,不用了,到时候要换衣服我就自己去买了。”陆沉连忙拒绝起来。 等刘雅菲付完钱以后,店铺外面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这熙熙攘攘的声音引起了刘雅菲的好奇。 刘雅菲作为一个女人,骨子里还是有那种八卦的兴趣和爱好,终究是脱不了俗。 “陆沉,我们去看看外面吧,外面好像有好事儿发生了。”刘雅菲说道。 陆沉提着大包小包从衣店里面和刘雅菲走了出来,前面围了不少人,很多人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来看这热闹的。 陆沉和刘雅菲从人堆中挤了进去,看见熟悉的两个人,一个男人和女人。 男人是在京城中见过的连燕清,此刻他无比的嚣张,看着那女人,而那名女子赫然是云海市警察局的副局长吴玉儿。 吴玉儿怎么会到这里来?并且看这阵势,吴玉儿身旁的几名男子都是她的同事。 “那不是连燕清吗?我说他怎么不见了,原来是回到弯弯市了。”刘雅菲低声说道。 场内的纠纷是越来越激烈,连燕清脸上和身上的伤势,经过这些天的恢复后,好了不少。 连燕清身旁也站了不少人,这些人与吴玉儿和她们的对峙起来。 吴玉儿娇喝道:“连燕清,你涉嫌一宗武器走私案,我们希望你能够协助我们回去调查!” 说话之间,吴玉儿周围的同事,纷纷朝着连燕清这边围了过来。 “呵呵,你们有直接证据吗?找了我好几次,是不是找不到证据,该用私刑了?私刑可是违法的。”连燕清身旁那些身穿黑衣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 吴玉儿朝着周围的群众们说道:“大家不要在这看热闹了,在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事情,还是先离去吧。” 周围那些吃瓜群众,怎么可能会放弃这种看好戏的大好时光。 吴玉儿见到这些普通群众不离开,心中越发的焦急,看着情形,有可能马上就会和连燕清发生冲突,那时候还要考虑这些民众的安全。 “连燕清,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你还是跟随我们回去调查吧。”吴玉儿出声说道。 “有证据,你早把我拿住了,还用的着三番五次的来找我麻烦?”连燕清冷笑道。 吴玉儿被连燕清气的,有些说不出话语来了。 “别逼我们动手!”吴玉儿开口说道。 “哈哈哈,还真不知道是谁强谁弱呢!动手就动手,谁怕谁?”连燕清右手一挥,那些保镖时刻准备着出手。 “那就不好意思了!动手!”吴玉儿说完,这些吴玉儿身穿便衣的同事,和连燕清的保镖在一起开始交锋了。 那些吃瓜群众,看见连燕清和吴玉儿的手下打起来了,立刻纷纷四散开。 刘雅菲轻轻在陆沉耳边耳边说道:“陆沉,要不然我们先离去吧,在这样呆下去,恐怕处境有些不太好。” “再看看吧,那个女警官是我的朋友,我倒要看看连燕清想要想要对我朋友做什么。”陆沉淡淡的说道。 连燕清所招的保镖,不愧是一把好手,很快吴玉儿的同事们节节败退,根本支撑不住连燕清保镖的进攻。 吴玉儿看到自己的同事倒在地上,有些焦急的出手了,朝着连燕清一把抓来。 擒贼先擒王,吴玉儿准备先把连燕清抓下来,这样就可以控制住连燕清这帮手下了。 连燕清面前早就有保镖闪了出来,与吴玉儿对在了一起,这保镖出手凌厉。 吴玉儿虽然有着不俗的身手,但是与这保镖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很快,吴玉儿就落入了下风。 “不好,要先撤!”吴玉儿看着场内的情况,与她一同前来的那些同事,大多数都倒在了地上,唯有几个人还在苦苦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