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夜逛弯弯市!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三十四章 夜逛弯弯市!

陆沉就这样被刘雅菲拉出了刘家。 “你来过弯弯吗?”刘雅菲看着陆沉说。 ,说话的时候,刘雅菲面带笑容,那种笑容,是一种对故乡真正的热爱,才能表现出的笑容。 “没呢,第一次来,你是这儿的人,看来最近你要带着我好好在这里玩一玩了。”陆沉笑着说道。 刘雅菲听到陆沉提起来,让她带着陆沉去玩,刘雅菲当即开心的笑道:“好啊,我现在就带你去玩。” 刘雅菲边说着,边拉起了陆沉的手,朝着弯弯市里走了去,两个人走了十多分钟,就来到了弯弯市。 “看,这里的发展一点都不比京城差吧。”刘雅菲看着陆沉说道,那是一种对故土的自信。 陆沉点点头,这里极为繁荣,夜夜笙歌,大街小巷上都是人,与灯红酒绿的京城相比,只不过还是范围小了点。 “嗯。”陆沉环顾了一下四周。 “前面就是弯弯小街了,里面有不少特产和我们弯弯的小吃,我带你去吧,刚才我都没吃饱。”刘雅菲摸着肚子说道,“老提男朋友,真是烦死人了。” “刚好,我只要闻见小吃,就会饿起来。”陆沉说道。 “真是一头猪,走走走,我带你去吃。”刘雅菲右手拉起陆沉的手,朝着弯弯弯弯小街走了过去。 刘雅菲熟练的给陆沉介绍起,每一种弯弯著名的小吃,陆沉将这些小吃每个都品尝了一点。 “好香,好香,咦,那个小吃不错,我还要吃一点。”陆沉说道。 “好好好,那小吃确实不错,我也喜欢吃那个小吃。”刘雅菲指着小吃说道。 两个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扫荡了一大半的街道,这些小吃哪些好吃,哪些不好吃,刘雅菲都记了下来。 “陆沉,前面有个茶馆,你喜欢不喜欢喝茶?我带你去喝茶,那里的茶非常好喝。”刘雅菲指着眼前的茶馆说道。 陆沉看着那茶馆说道:“好啊。”两个人手中还是提了不少小吃,走入到那茶馆里面。 “来两杯茶,老板……”刘雅菲点了两杯茶。 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谈笑风生之际,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声音,陆沉抬头看去,远处赫然是隋明和几个身穿华贵衣服的公子哥。 当刘雅菲看到隋明后,脸色微微一变,这隋明她完全不想见到的,对于隋明,她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反感。 “走吧,陆沉,我改天请你来喝茶。”刘雅菲站起身来就就要走,那边隋明早就已经看到刘雅菲的身影。 可当他看到刘雅菲身边还跟着一个陆沉时,不禁皱了皱眉头。 “想走,好像晚了吧,他们都走过来了。”陆沉苦笑道,在陆沉苦笑的时候,隋明带着几个公子哥走了过来。 那几个公子哥看到刘雅菲的时候,神情有些兴奋,然而想到了旁边的隋明,便将那兴奋的神情收了起来。 这些公子哥都知道,隋明一直深深喜欢着刘雅菲,而隋明是他们之中家族势力最大的,所以他们不敢跟隋明争夺。 隋明摇着手中的扇子,走到了刘雅菲的面前,看到刘雅菲见到自己要走,心中有些恼怒。 可隋明的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依旧风轻云淡的说道:“刘雅菲,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们两个人聚一聚,你跑什么?” 刘雅菲没好气的说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先走了。” 隋明皱着眉头说道:“这才刚来就走?是不是不想见我们这些朋友了?” 就在隋明说话的时候,茶馆的服务员将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端了上来。 隋明用鼻子,使劲嗅了嗅上面散发出来茶香说道:“这茶味道不错,你身体不好,就不要来喝茶了嘛,我们出去玩一玩都好。” 说着,隋明看向了刘雅菲,刘雅菲张了张嘴,旁边的陆沉看到这种情况,知道刘雅菲不愿与隋明聊天,便抽身挡在了刘雅菲的面前。 “不好意思,我的雇主现在不想和你说话,赶快滚吧。”陆沉懒洋洋的说道。 隋明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这陆沉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个小小的保镖,地位如同下人一般,居然敢插口他和刘雅菲之间的事情。 “哼,我和你的雇主说话,你一个保镖有什么资格说话?”隋明怒气冲冲的说道,“刘雅菲,你这个保镖素质如此之低,我看还不如换一个保镖吧。” 刘雅菲倒是没有想到陆沉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这是我的保镖,你无权过问,既然是这种事情,那就由我的保镖来全权处理。”刘雅菲看着陆沉说道。 陆沉摆了摆手,随即看向隋明说道:“我可不像刘雅菲这么好说话,要走赶快走,否则在想走,可就晚了。” 隋明根本不相信一个保镖,敢对自己动手,“呵,我就看看你要对我干什么!” “唉……”陆沉叹了口气,这隋明还真是给脸不要脸,陆沉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比自己还不要脸。。 一念至此,陆沉右拳一拳捣向了隋明的眼睛,这一拳突如其来,连隋明都没有想到,陆沉会突然出手。 砰! 隋明倒翻出去,碰到了一个茶桌,不止是那些公子哥,就连那原本没好气的刘雅菲,都被陆沉这一拳打蒙了。 这陆沉简直不按套路出牌。 “你,你,你怎么乱打人?”隋明捂着眼睛站了起来,隋明边说着,边将捂眼睛的右手给放了下来。 刘雅菲看到隋明那只熊猫眼一般眼睛,马上笑了起来,隋明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刘雅菲。 跟在隋明身后来的那几名公子哥,不敢嘲笑隋明,拿出手机,给隋明看了一眼,隋明看到自己如熊猫眼一般的眼睛,立刻气的火冒三丈。 纵然是修养再好,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丢了面子,这就让隋明无法将这口气吞咽下来。 “走不走?不走就是另一个眼睛了,等一会儿把你卖到动物园,让别人去观赏你哟。”陆沉威胁的语气看向隋明。 隋明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面对这种不要命的主儿,知道在这样说下去,反而会让自己遭受更多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