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原来我是真的爱你!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二十七章 原来我是真的爱你!

抱着刘雅菲的陆沉,驻足在原地,萧雅梦被海利斯等一行人抓住后,确实是让陆沉有些掣肘。 “你想怎么样?”陆沉将刘雅菲放在一旁,继而看向海利斯等十个人。 “当然是让你交出刘雅菲了。”海利斯说着,边说着海利斯边用手掌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直到此刻,脸颊还是滚烫的。 陆沉打的那一巴掌,海利斯绝对是让陆沉以十倍代价偿还回来,“还有这一巴掌呢。” 陆沉看着伯坦丁手中萧雅梦,这伯坦丁抓住了萧雅梦,他是不可能在逃了。 把萧雅梦丢在这一群恐怖分子的手中,指不定萧雅梦会出什么事情。 “陆沉哥哥,快逃,不要管我。”萧雅梦急忙开口吼道。 “少说废话!”伯坦丁二话不说,一只手抽在了萧雅梦脸上。 萧雅梦白嫩的嘴角鲜血直流,让人心疼。 以陆沉和刘雅菲与这些恐怖分子之间的距离,陆沉有很大的几率逃掉。 想到这里,萧雅梦不禁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懊恼起来。 陆沉心中强忍着怒意,只有将这些恐怖分子的情绪,暂时稳定下来,才有机会将刘雅菲和萧雅梦两个人救出来。 “好,我答应你。”陆沉将手中的刘雅菲放了下来,朝着海利斯等恐怖分子这边走来。 海利斯使了个眼色,身后一名恐怖分子走了出来,将陆沉手中的刘雅菲给压了过去。 “嘿嘿,看来你还是功亏一篑啊。”海利斯走到陆沉面前。 砰! 海利斯重重的一拳砸在了陆沉的脸颊上,这一拳汇聚了海利斯全身的力气,陆沉的脸颊只是稍微变得有些红。 看到陆沉如此耐揍,海利斯狞笑着抬起拳头,又一拳打在了陆沉的胸膛上。 萧雅梦和刘雅菲两个人,还在这些恐怖分子的手中,一旦有了动静,陆沉害怕这些恐怖分子会对萧雅梦和刘雅菲不利。 “让你能够挺,我看你能够挺到什么时候?”海利斯说着,如雨点般的拳头,拳拳到肉打在了陆沉的身上。 萧雅梦流着眼泪,使劲的摇头,她想要让陆沉离去,可之前伯坦丁那一拳,已经是让萧雅梦嘴角肿了起来,血迹从嘴角流了下来。 嘴巴有些肿着的萧雅梦,连说话都变得困难起来。 砰砰砰!海利斯连续打了十几拳,陆沉依旧如铁人一般,站在那里,任由海利斯的拳头,锤在自己的身上。 “不!”流着眼泪的萧雅梦,被伯坦丁控制住,她一发狠,牙齿咬在了伯坦丁的身上。 猝不及防的伯坦丁,被萧雅梦的牙齿所伤后,由于剧痛松开了双掌。 在萧雅梦松开手掌的一瞬间,萧雅梦动了,萧雅梦跑到刘雅菲面前,抱起昏迷过去的刘雅菲,就想要跳到水里。 萧雅梦知道自己是陆沉的负担,她决心为陆沉做点事情。 “不好,快杀了她!”那些恐怖分子被萧雅梦的决心愣了一下,随后纷纷掏出手枪,离萧雅梦最近的伯坦丁最先掏出了手枪。 刹那间,陆沉也动了,他不在顾忌什么。 陆沉知道在这样顾忌下去,他和萧雅梦两个人都要葬身在这里。 海利斯在惊讶一秒钟之后,也拿起了枪,朝着萧雅梦射去。 这些人之中,唯有刘雅菲的价值最大,陆沉萧雅梦两个人无关紧要,只要能够将刘雅菲带回去就行了。 可陆沉的速度再快,还是慢了一步,被陆沉挡下的八颗子弹,掉落在地上。 另外两颗子弹准确无误的射入到萧雅梦的体内。 由于惯性的原因,萧雅梦的身体朝前倾倒下去,手中的刘雅菲却被萧雅梦死死抓着,不肯松开。 “不!”赤红着眼睛的陆沉大吼一声,全身雷光大作,那一道道雷光如狂龙怒吼般自陆沉周身席卷而开。 一向性格温和的陆沉,眼睑渐渐低沉下来,宛如爆发前的火山一般。 海利斯恐惧的看向陆沉,这个男人恍若一头快要苏醒的雄师,让他压抑的心惊胆战。 “这就是异能?”趴在远处的林仙儿做起了身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 处于陆沉周身的十名恐怖分子,见到这一幕,恍如见到神明一样,就连海利斯的嘴巴,也是张的很大。 直到这一刻起,陆沉毫无保留,双手一合,手中雷光暴射而出。 在陆沉周身形成无穷无尽的雷海,那雷海将十名恐怖分子和两座飞机同时包围起来。 “天呐,这是神明的力量?我们得罪了一个神!”一名飞行员喃喃说道。 轰隆隆! 那一道道雷光炸裂开来,在这雷海中,凡人根本不可能存活,瞬间那十名恐怖分子和两架飞机,被雷海炸的尸骨无存。 远处正准备支援过来的龙战,感受到了这灵力的威力,马上吩咐道:“好了,不用去东郊了,大家先回去吧。” 既然陆沉出手了,那这些恐怖分子自然就不会生还下来。 见到这些威胁全部都被清除以后,陆沉不敢怠慢,迅速跑到了萧雅梦的身边。 大片大片的鲜血如红墨水一般,浸湿了萧雅梦的衣裳,这两颗子弹都打中了萧雅梦至关重要的部位。 陆沉身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朝着萧雅梦身体之中输进来。 “陆沉……哥哥,我又……脱了你的后腿,直到最后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我真的……爱你……”萧雅梦的眼泪一颗颗掉落出来。 由于剧痛所产生的汗水,致使陆沉都分不清楚,萧雅梦身上流下来的到底是汗水和泪水。 “不要说话了,我能救你,我能救你,等我救了你,你在慢慢说!”陆沉边说话,边加大了将体内的灵力的速度。 “不,这……或许……就是死亡的……感觉吧,我在临死前,一定要说完……否则……我……心有不甘。”说到这里,萧雅梦大口大口喘起气来。 “不,你还是别说了。”陆沉瞪着血红的双眼,萧雅梦出了事情,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萧雅丽交代,以后怎么在跟萧雅丽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