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灰溜溜的逃走!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一十七章 灰溜溜的逃走!

陆沉所做的一切,都出现在连燕清的眼皮下,连燕清根本不相信陆沉一个人独自能够掏出五亿。 不相信的还有刘雅菲,她也有些怀疑这五亿的真假。 “这个,还是找人看一下这支票的真伪吧,毕竟这是五亿,不是小数目。”连燕清说道。 坐在连燕清身边的一些人也都附和起来。 “对,还是找人看一下这支票的真伪吧,要这是假的支票怎么办?” “这五亿可不是闹着玩的,让人去看看吧。” 这些人与连燕清交情不浅,在连燕清说话以后,都开始帮连燕清说起了话。 一个小小的保镖,敢跟连燕清做对,完全是活的不耐烦了。 连燕清满意的看了看这些人,这就是天生生在连家的优势,有众多人的追捧。 刘雅菲难为的看了一眼陆沉,面对这些言人语上的威逼,她不检查一下支票,就会发生更多的风波。 辛林,肖庆海和何超看了看四周,三个人都有着想要帮陆沉的意思,却不料还没有说话,陆沉就走到了台前。 “如若这五亿支票是真的呢?”陆沉淡淡的看向连燕清。 连燕清皱了皱眉头,一个小小的保镖,赚钱在怎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拿出五亿的支票? 有了这五亿的支票,他早就不会给刘雅菲当保镖了,有了这番推论,连燕清更加相信自己推断的“事实”。 “如果是真的……”连燕清想了想,想了半天,他都不相信陆沉这手中支票是真的事实。 何况以刘雅菲的性格,断然不会和一个保镖,来演这一场戏,所以连燕清越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我就脱光了衣服,围绕着这跑三圈。”连燕清说道。 不远处的何超,狠狠拍了一下手,他还准备劝说一下连燕清,让连燕清不要和陆沉闹得太僵。 此刻连燕清话都说出来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要挽回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唉……”何超默默的摇了摇头,仿佛何超在连燕清的身上,看到了当日自己的影子。 “好啊,有你这句话我就足够了。”陆沉说着,立刻转过身对刘雅菲说道:“派人检查一下这支票吧,以免说我给的是假支票。” 刘雅菲看着陆沉叹了口气,随后将支票交给了一名工作人员,这名工作人员拿了陆沉的支票后,迅速去检验这支票的真伪。 这件事情算是一个小风波,所有人都以为陆沉多半所捐赠的支票是假的。 后面那些报过名捐款的人,陆陆续续都捐上了钱财,所有人都在等着陆沉支票出来的结果。 又过了一会儿,那名拿着支票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轻声对刘雅菲说了几句。 唯有陆沉听到了这名工作人员所说的话。 刘雅菲听完之后,惊讶的看了看手中支票,然后开口说道:“经过验证,陆沉所给我们的这支票,是真的。” 刘雅菲一说完话后,大厅之中响起了轩然大波。 “什么?这支票是真的?是什么鬼?难道是刘雅菲和这保镖合力演出的一场戏?” “不会吧,这保镖是隐形富豪?一出手就是五个亿,我的妈啊,我都没有接触过这么多的钱。” “真是土豪啊,连燕清都跟这小子比不了。” “完了完了,连燕清不是还跟这小子打赌了吗?这可是闹了很大的笑话。” 坐在席位上的连燕清,也听到了这些人的议论,那波澜不惊的脸上,也有着一丝红一丝绿,脸色看起来特别精彩。 “怎么?连燕清,你不相信这支票的真伪?我把刚才的工作人员叫过来吧。”刘雅菲说着,把刚才的那名工作人员叫了过来。 结果那名工作人员所说话,和刘雅菲所说的话一模一样,这下连燕清再无半点怀疑。 “好了,你该履行你的诺言了!”陆沉静静的站在一旁说道。 事已至此,连燕清只能够无奈的脱衣服,何必来找陆沉的麻烦,让自己不愉快呢? 而当众人看见连燕清,乖乖的如一只小绵羊般,如此听着陆沉的话,更对陆沉的身份感到了好奇。 “刘雅菲这身后的保镖是谁,连燕清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差。” “能够让连燕清如此乖乖的就做到这一步,看来这个保镖也不简单呐。” “嗯,我看也是,这个保镖有点东西,能够被刘雅菲所选中,果然不是没有理由呐。” 几个小时之前,才被陆沉打过,这连燕清怎么敢违抗陆沉所说的话,那伤痕遗留在身上,还让连燕清隐隐作痛。 本想当着大伙的面,让陆沉下不来台,谁曾想最后是自己下不来台。 “这个,我能够穿着内裤吗?”连燕清弱弱的问了一句。 陆沉看了看四周,周围还有不少女嘉宾,不穿内裤有些不雅观,于是陆沉点了点头。 连燕清看到陆沉点头,心中狂喜,终于还是给自己留了一些颜面。 脱光衣服的连燕清跑了出来,实行起了自己刚刚所说的诺言。 何超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甚至为连燕清,感觉到有些悲哀。 他发现没有来找陆沉的麻烦,简直就是今年所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捐赠完毕后,刘雅菲又替灾区和希望小学发表了一些感言,顺便感谢了这些捐赠的各界名流。 接下来就是晚宴时间,举办方为了举办这次晚宴,请了很多五星级大厨,做出来的饭菜十分可口。 刘雅菲做到了举办方所安排的位置上,陆沉则是跟在刘雅菲身后,坐在了刘雅菲的身旁。 期间有不少人前来进酒,一则也是为了多和刘雅菲熟悉熟悉,二来也是想和陆沉进行攀谈。 很多人都想要知道这陆沉是何方神圣,可是这些人根本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都被刘雅菲挡了出去。 上菜以后,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再也没有看到连燕清的身影。 想必经过这件事情后,连燕清连脸都不敢露了。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在场的众人遗忘过去,不过倒是为在场的众人多了一些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