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参加晚宴!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一十五章 参加晚宴!

下午的刘雅菲,换了一身朴素的蓝色长裙,配上飘逸的长发,那气质无与伦比,脚下一双七厘米的高跟鞋,站起来的刘雅菲与陆沉一般高。 刘雅菲看着那略微有些惊讶的陆沉说道:“哟?怎么了,我穿这身衣服不好看了?” 陆沉摇摇头:“没有,没有,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刘雅菲捂着嘴吱吱的笑了起来:“就你这小子的嘴甜。” 无论陆沉说话是否违心,都是惹得刘雅菲笑的花枝乱颤,这或许是女人的本能吧。 “走吧,走吧,再晚点就迟到了。” 刘雅菲笑着与陆沉一前一后走出了宾馆。 举办慈善晚宴的地点,距离刘雅菲所住的宾馆并不远,步行五分钟左右就到了。 当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到达酒店下面时,看见宾馆外面摆满了无数豪车,法拉利,保时捷,劳斯莱斯…… 除此之外,还有众多电视台的记者,和许多参加晚宴的应邀人士都在其列。 在举办方保安和警卫的带领下,陆沉和刘雅菲两个人迅速通过特殊通道,来到酒店里面。 刘雅菲需要补妆,而陆沉就站在刘雅菲的化妆间外面,等待着刘雅菲的出现。 “走吧。”经过一番化妆后,刘雅菲走出来后,和陆沉通过后台通道,来到了大厅之中。 大厅之中闪烁着各种各样的灯光,一时之间陆沉都有些难以适应。 参加这次慈善晚宴的,基本上都是京城上流社会各个家族的代表,还有着像连燕清这样,其他省市大家族的代表人物。 除此之外,还有各行各界的精英。 这样的慈善晚宴,能够结交到很多朋友,所以连燕清在洗漱收拾一番后,就匆匆来到了慈善晚宴。 当连燕清看到刘雅菲身旁的陆沉时,气的怒火中烧,只能够干巴巴的看着陆沉。 陆沉的目光敏锐,一下子就搜寻到了连燕清,不止是有连燕清,还有其他家族的弟子,刑家,何家…… 陆沉一眼扫去,很多他认识的人皆在其列。 “连公子,你怎么这副样子了?”一名身穿华贵服饰的男子,看到连燕清走了过来,坐在连燕清身旁,与连燕清谈笑起来。 “这……这是摔得……”说到这里,连燕清更加愤恨陆沉了,心中早就已经问候了陆沉十八代祖宗。 除了这男子以外,又有几个人来到了连燕清的身旁,与连燕清交谈起来,看来连燕清的人缘还不错。 “大家好,我是刘雅菲……”刘雅菲开口讲了起来。 刘雅菲所说的内容很简单,无非就是提倡众人捐款行善。 不过刘雅菲作为这次主办方邀请来的主持人,率先捐了一百万。 一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多,但对于刘雅菲这样身价的大明星来说,却是戳手可得。 刘雅菲在捐出一百万后,后面有不少人都纷纷开始捐起钱来。 众人大多有着吸引刘雅菲目光的意味,毕竟很多人都是冲着刘雅菲名头来的。 “我捐两百万……” “我捐一百二十万……” “我捐一百一十万……”很多声音此起彼伏,好似刘雅菲捐的一百万是底线一般,没有任何一个人捐款少于一百万。 连燕清正在气头上,听到众人都纷纷捐款,也不甘落后的捐了五百万,捐了五百万后,连燕清那不屑的目光看向陆沉。 这陆沉在厉害,也只是一个拿不出钱的土包子,捐完钱之后连燕清朝着陆沉哼了一声。 听到连燕清哼了一声之后,陆沉抬头看到了连燕清,连燕清见到陆沉看向自己,那目光忽左忽右的躲闪起来。 陆沉嘴角咧出一抹笑容,这连燕清是把自己当土包子了,既然这连燕清捐了五百万,陆沉自然是不甘落后了。 “我捐八百万……”站在刘雅菲身后的陆沉突然说道,陆沉突然说话的声音,连着刘雅菲都吓了一跳。 这八百万可不是小数目,陆沉能够拿出来吗?眼见陆沉报出八百万后,就看见陆沉神色淡定的看向连燕清。 刘雅菲看了看陆沉,又看了看连燕清,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异常浓厚,难道这陆沉是要和连燕清赌气不成? “我捐一千万!”连燕清开口说道。 武力上制裁不了陆沉,连燕清就不相信在金钱上制裁不了陆沉,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陆沉这样的人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有钱人。 “两千万!”陆沉抬了抬声音。 随着陆沉抬着声音,众人也都把目光放在了陆沉和连燕清两个人身上,谁都能够听出来这两个人在对着干,所以很多人也都识趣的没插手。 这些人都认出了连燕清,连燕清虽然不是京城人,但终归经常在京城这里混过。 “那个是连燕清啊?刘雅菲身后跟着的那个保镖是谁?” “不清楚,难道这个保镖跟连燕清过不去?不可能吧,一个小小的保镖,敢跟连燕清斗气?” “我看这个保镖是活腻歪了,要不然就是在哪里得罪过连燕清了。” 可在座的众人当中,也有人能够认出陆沉来,坐在临近台前一个位置的何超就是如此,当他看到陆沉之后,满脸惊悚,好像看到魔鬼一般。 “这个连燕清到底是想干什么?连陆沉这个魔鬼都敢招惹,他是真不知道陆沉的厉害。”何超摇头低声说道。 除了何超外,还有肖庆海,辛林三人,这肖庆海是最清楚陆沉的厉害。 而那辛林,则是辛晨海死后,辛家的这一任家主,对于辛家来说,陆沉两个字就是禁忌般的名字。 当时陆沉杀上辛家,杀死辛晨海的一幕,辛林也看到过,因此辛林从来不敢得罪陆沉,甚至有些感激陆沉。 如果不是陆沉除了辛晨海,恐怕辛林这辈子,也没有机会能够做到辛家家主的位置上。 本来辛家,何家跟连燕清是有些交集,可当他们看到连燕清得罪的是陆沉时,都不敢出声了, 生怕陆沉将目光注意到他们身上,为家族引来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