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抱歉,我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一十三章 抱歉,我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陆沉说罢,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众多黑人保镖的视线中,这种速度也是让众多黑人保镖始料未及。 “人呢?人怎么凭空消失了?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快的移动速度?” “我们的情报不准确,他的速度极快,注意了,他要进行攻击了。” “大家小心点,这个华夏人有些诡异。”众多黑人保镖相互提醒起来。 然而提醒归提醒,这些黑人保镖想要防止陆沉的进攻极难。 砰! 最前面的一名黑人保镖还没看清陆沉的速度,就被陆沉一脚踢在了胸膛上。 在那名黑人保镖想要护住胸膛之际,又被陆沉一脚踢在了裤裆上。 “绝户脚!”陆沉嘻嘻哈哈,一脚踢在了那黑人保镖的裤裆上,令那名黑人保镖惨叫不已。 陆沉本身就力气极大,纵然陆沉收缩了力气,那种力气也不是一个普通的黑人保镖所能够承受的。 尤其是裤裆这个地方,是人类最脆弱的部分之一。 那名被踢在裤裆上的黑人保镖,双手捂着裆部,躺在地上哀嚎不已,生怕陆沉继续攻击自己。 其他那些黑衣保镖都惊恐的看着陆沉,陆沉实力高强不可怕。 可怕的是陆沉不仅仅实力高强,做人还相当的无耻。 “练过金钟罩?这都没有踢碎?”陆沉摸了摸下巴,那种无奈的表情,也是让在场所有黑人保镖菊花一紧。 “该死,我动手做了这个小子!”一名黑人保镖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事情,还是先出手为好。 所以这名黑人保镖右手举着拳头朝陆沉冲来,脚下的动作也不慢,一脚踢向了陆沉的腰椎。 “好狠毒啊,我还没有下手呢。”陆沉笑着躲过了那名保镖的进攻,身体一转,转到了那黑人保镖的身后。 黑人保镖见到眼前忽然失去了陆沉的踪影,便异常惊讶。 “托斯!小心身后。”一名黑人保镖提醒起来,那名名叫托斯的黑人保镖,刚一转身,就看见陆沉一脚踢向了自己的面颊。 “啊……噗哧……”托斯嘴中吐出一口老血,里面还夹杂着几颗白花花的牙齿。 其余十多名黑人保镖,看到托斯这样的身手,在瞬间都被陆沉踢成了这样,只好选择了进攻。 “不行,这样下去还不如先发制人,我出手了。”一名黑人保镖忍不住,朝着陆沉冲了过来。 其余十多名黑人保镖,见到此情此景也知道,想要光依靠着躲避陆沉的进攻是不可能的是。 “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的人,收拾不了一名华夏人。” 面对这十多名黑人保镖突袭而至,陆沉没有慌乱,在这十多名黑人保镖的人群中,陆沉穿梭起来,闲庭信步,相当的轻松写意。 “砰!”陆沉右手握拳,一拳打在了一名黑人保镖的胸膛上,左脚一脚踹在了另一名黑人保镖的胸膛上。 这些黑人保镖不愧是撕杀出来的精英。 不管是格斗技巧,还是出手力度,抗击打能力,都是陆沉迄今为止所见过的保镖中,上上之等,排名第一都无可厚非。 可惜这些黑人保镖遇到的对手是陆沉,面对那如影子一般的陆沉,这些黑人保镖只有被屠宰的份儿。 “砰!”陆沉右手一拳,精准无误的打在了一名黑人保镖的鼻梁骨上。 由于刺痛所带来的感觉,导致这名黑人保镖竭尽全力想要保护那塌陷的鼻梁骨。 可下一秒,陆沉的拳头如约而至,一拳打在了这名黑人保镖的胸膛上,让这名黑人保镖倒摔出去。 随着陆沉一次又一次的出手,让场上黑人保镖数量急速剧减,更是让连燕清心中大为急躁。 按照这样的时间下去,不到三分钟,这些黑人保镖都要倒在地上哀嚎起来。 最后只剩下连燕清他一个人了。 顿时,连燕清的心中有了想要撤退的想法,“不行,这陆沉的实力实在是有些诡异,我要先撤退了。” 怪不得刘雅菲想要让陆沉这小子当她的保镖,还是有些本事的。 “哎哟,话还没有说完,你就想要走?”陆沉翻身一脚踢在了最后一名黑人保镖的身上。 这名黑人保镖倒摔出去,也是让的陆沉将目光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将要逃跑的连燕清身上。 场内连燕清所召集的这些黑人保镖,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唯有自己还能够站着。 忽然连燕清发现,得了心脏病该是一件多好的事情,或许现在连燕清可以被陆沉吓得心脏病突发。 “就算你得了心脏病,我照样还是能够把你治疗好的,你放心。”看穿了连燕清心思的陆沉说道。 陆沉这一句话说的连燕清哑口无言,但当看到陆沉撇着手指头时,连燕清吓得瑟瑟发抖。 右手指着陆沉:“你,你要干什么?” “抱歉,我可以为所欲为。”陆沉说着,右手一只手抽在了连燕清的脸上。 连燕清华丽的七百二十度刷了出去,在空中打了几个转,最后摔在了地上,脸上和胳膊上,身上到处都是泥土,样子非常狼狈。 噗哧! 连燕清从嘴巴中吐出几颗带血的牙齿,娇生惯养这么多年,连燕清从来没有被人打过。 不管是连燕清身后的连家,还是连燕清本人,都有些极为深厚的人脉,这也是让的连燕清变得十分脆弱,完全不禁打。 “我这连三成力气都没用上,你就飞出去了,也未免有些太不禁打了吧。”陆沉蹲在连燕清面前说道。 连燕清嘴里支支吾吾说起了声音,也是让的陆沉皱了皱眉头。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听说你还想要问我要那六百万?”陆沉疑惑的说道。 听到陆沉所说的那六百万,连燕清频频摇头,他现在只想在陆沉的手里活下来,而不是去询问陆沉要这六百万。 “你不要了?”陆沉看着连燕清说道。 连燕清疯狂点头,生怕陆沉真的把这六百万塞给他,他现在只想保住性命,这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