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被玩弄的连燕清! - 极品透视

第六百一十一章 被玩弄的连燕清!

龙战将陆沉送回宾馆后,本想和陆沉去一起吃个夜宵,却被陆沉拒绝了。 “下次吧,龙战组长。”陆沉挥手说道。 送走龙战后,陆沉回到宾馆中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萧雅丽因为比较困,早就睡着了。 陆沉见到萧雅丽睡了,自己也就回到房间睡着了。 陆沉第二天一早是自然醒的,醒来的陆沉发现桌子上有一份萧雅丽买给他的早餐,而萧雅丽一大早就去公司上班了。 “丽丽姐还真是忙啊。”陆沉拿起一根油条就啃了起来。 边啃着油条的陆沉,边看着电视,吃完饭后,陆沉感觉到肚子有些涨,就躺在床上准备继续小眯一会儿。 叮铃铃! 陆沉拿起手机一看,又是刘雅菲的电话,笑容自然而然的浮现到了嘴上。 “喂,刘雅菲。”陆沉说道。 “喂,陆沉,你在哪里?快点来,连燕清他们又来了。”刘雅菲急乎乎的说道。 刘雅菲说到这里,有些焦急的听着电话那边的陆沉,今天连燕清一来,有些不同于往日。 刚见面聊了没有一会儿,连燕清就挑明了来意,陆沉是不会再来的。 刘雅菲哪来会相信连燕清所言,就急忙给陆沉打了电话。 “好,我这就到,大明星。”陆沉说着,挂了电话,朝着刘雅菲所住的宾馆赶来。 连燕清面带笑容的看着刘雅菲,此时他身旁那两个大汉都站在刘雅菲的面前。 跟陆沉那边已经谈好了,这也让的连燕清自以为,把所有事情都掌握在了手中。 “菲菲,你相信我,他不会再来了。”连燕清开口说道。 刘雅菲冷哼一声,她根本不相信连燕清所说的话,碍于连燕清的身份,刘雅菲还是指了指身旁的的椅子。 “你先坐下吧,这是我的保镖,来不来还应该听我的,而不是因为听你的。”刘雅菲摇头说道。 连燕清也是笑了起来,他相信陆沉收了钱,是不会在出现在刘雅菲面前。 不过连燕清也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他要看看陆沉不来了,这刘雅菲该如何是好。 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时间在慢慢的流失,按照上次陆沉出现的时间,此刻陆沉应该出现在他们面前。 难道真如连燕清所说,陆沉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又坐了一会儿的连燕清,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这陆沉还是很懂事的。 “刘雅菲,我说了,你那保镖不会再出现了,我帮你检验了那保镖的实力,太差,那保镖鼻青脸肿的离开了,他的实力完全保护不了你。”连燕清开口说道。 刘雅菲闻言,脸色闪过一丝怒意。 “什么?你把他打了?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刘雅菲起身说道。 连燕清正要开口说话,就听外面远远传来陆沉的声音。 “就凭他身边的那两个保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陆沉慢悠悠的出现在了连燕清和刘雅菲等人的面前。 连燕清看到陆沉出现在面前,脸色立刻变得异常难堪,这陆沉不是都收了他的钱,怎么还出现在刘雅菲的面前? 陆沉身上哪有连燕清所说那么狼狈的样子? “嗯,陆沉,我就相信你的水平。”说完后,刘雅菲看向连燕清:“我说了我请的保镖,只有我能够辞退,其他人,不可以。” 连燕清怒气冲冲的看着陆沉,那陆沉却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没将连燕清看在眼里。 “你不是收了我给你的六百万吗?怎么敢出尔反尔?”连燕清看到陆沉出尔反尔,立刻大怒道。 陆沉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神情毫无变化:“我什么时候收你六百万了?不要信口雌黄。”陆沉摇着头说道。 连燕清气的想要直吐血,看过不要脸的,没看过这么不要脸的,陆沉明明收了他六百万,到现在却跟他说一分钱没有? 可惜连燕清没有丝毫的证据。 刘雅菲狐疑的看了看陆沉,又看了看连燕清。 “连燕清,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你要在管我的事情,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这已经是刘雅菲的最后底线了。 连燕清看见刘雅菲话已至此,也明白不好在当面与陆沉发火,便赔笑道:“好好好,我知道了,菲菲,别生气,别生气,我是为了你好。” 连燕清边给刘雅菲陪笑着,边咬牙切齿的看着陆沉,那脸色真是十分好看。 由于刘雅菲对连燕清已经厌恶到了极致,连看都不想看,所以根本没有看到连燕清那丰富多彩的表情。 倒是身旁的陆沉,一直看着被戏耍的连燕清,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尤其是那连燕清脸上的肉都堆积到一起,笑不是笑,哭不是哭,这种表情也是让陆沉觉得相当尴尬。 “好了,如果你没有事情,就先走吧。”刘雅菲向连燕清下了逐客令。 连燕清恨恨的看了陆沉两眼,陆沉依然以微笑对待,这让连燕清心脏有些疼痛,从来没有看到这么无耻的男人。 等到连燕清走了以后,刘雅菲那冷若冰霜的俏脸,才慢慢的有了笑容。 “陆沉,谢谢你替我解围,今天晚上有一个晚宴,你可以陪同我一起出席吗?”刘雅菲笑着看向陆沉说道。 那笑容犹如春风般和煦,仿佛可以令桃花盛开,就连一向见惯刘雅菲的陆沉,也有些失神,看来这次刘雅菲确实是相当气愤。 陆沉咳嗽了两声,继而看向刘雅菲说道:“这个,应该可以吧,是一个什么样的晚宴?” “是京城为我举办的一个慈善晚宴,当然,其中不乏有各个世家的人前来参与。”刘雅菲淡淡的看着陆沉说道。 想起上次陆沉向自己提前的事情,刘雅菲就有一些为陆沉着急,以陆沉的性子,得罪一般人尚且不会慌张。 除非陆沉所得罪的人,势力很大,刘雅菲恰好可以借助这次晚宴,来提高陆沉的知名度。 可刘雅菲哪里知道,陆沉得罪的是国外各个国家的异能组织,并非只是京城上层中的人。 陆沉见到刘雅菲直到现在都想着自己的事情,也让陆沉颇有些感动。 刘雅菲可是一个大忙人,能够让刘雅菲记住的事情不多。 显然刘雅菲真的把陆沉当成了自个朋友,才会真的操心陆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