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带回警局! - 极品透视

第六十一章 带回警局!

在段公子的指挥下,那三名警察,依次朝着陆沉这边考过来。 看到三名警察,萧雅梦害怕的浑身发抖,她从来没有招惹过警察。 仿佛是感觉到萧雅梦的害怕,陆沉拍了拍萧雅梦的肩膀。 “没事,有我在呢。”陆沉那沉重的声音,传到萧雅梦的耳朵里,令萧雅梦那心中似乎是有了一种靠山般,能够依靠的感觉。 萧雅梦看向陆沉,看见陆沉丝毫不慌张,立刻明白,陆沉肯定是有了应对的方法。 “这件事情,你们连问都没有问清楚,怎么知道我错了?”陆沉转生质问道。 “段公子说你有错,你能没有错?走吧,小兄弟,回到警局,我们在慢慢交谈。”一名警察笑眯眯的看向陆沉。 “陆沉,这可是在云海市,还容不得你翻天。”那名段公子咄咄逼人的说道。 陆沉见到这三人非要将自己带回警局,也没有强求,反而转身说道:“那这小女孩,应该是可以回去了吧。” “当然不行,她可是重要的目击证人,把她要一起带走。”另一名警察开口说道。 陆沉回头看了看萧雅梦,又看了看那段公子。 “陪你们走也行,我要打一个电话。”陆沉说道。 “好,让这小女孩留到这里,防止你逃跑。”那段公子说道。 陆沉走出包厢外,打通了邢梅的电话。 “喂,你是谁?”邢梅接起了电话说道。 “邢梅董事长,我是陆沉。”当下,陆沉将事情全部给邢梅说了一遍,邢梅一听,勃然大怒,她没想到在老公所管制的云海市,会出现这种以权谋私的警察。 “好,好我知道了,小陆,我会立刻告诉我丈夫。”邢梅连连点头说道。 “那我先跟他们去警局了。”陆沉笑道。 打完这通电话的陆沉,转身走进了包厢之中,那名段公子看着陆沉阴阴的笑了起来,只要走到警察局,就是他段公子的天下了。 “现在可以跟我们一起走了吧。”其中一名警察说道。 “可以了,我们走吧。”陆沉牵着萧雅梦小手,被三名警察带领了热浪KTV。 见到陆沉被带走,那有些迷醉的胡斌,酒精立刻清醒了不少,在陆沉手中频频吃亏的胡斌,知道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 “嘿嘿,斌哥,这次可是有的玩了,到时候怎么惩罚他,还是你说了算。”那段公子嘿嘿的笑了起来。 胡斌点了点头,他叔叔无法收拾的这个棘手祸患,他要想尽办法,将陆沉收拾一番,否则,无法解决他的心头大患。 “段林,这次多谢你这好兄弟了,这陆沉连我叔叔都没有办法。”胡斌哈哈大笑道。 自从上次经历过那事情之后,杜冲就像是惊弓之鸟,无论胡斌怎么叫杜冲,杜冲都不出来。 万般无奈之下,胡斌只能够将注意打到警察局的二把手—副局长儿子段林的身上。 这次计划,出奇的顺利,一切都按照胡斌的计划在走。 “区区一个陆沉,没想到杜大哥就这么怕了他,我看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段林摇头说道。 “哈哈,这不是还是你强嘛,这杜冲已经被陆沉吓破了胆子,还是你厉害,有办法将这陆沉装进去。”胡斌拍着段林的肩膀,笑着说道。 “走,那我们一起去看看。”段林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这次陆沉进入警局之中,他想要在出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在陆沉的安抚下,三名警察带着陆沉和萧雅梦坐上了警车。 这还是萧雅梦第一次做警车,尤其是去的地方还是警局,这是萧雅梦从来都没有去的地方。 “我……我们这次去警局么?我好怕啊。”萧雅梦颇为无助的说道,那种无助让萧雅梦对陆沉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感。 仿佛对于萧雅梦来说,陆沉就是她的靠山,甚至有时候,萧雅梦都想让陆沉当她的男朋友。 萧雅梦甩甩头,将这个想法甩出脑海之中。 “到时候去了警局,你实话实说就成,不用害怕。”陆沉安慰道。 警车很快就行驶进入了警局之中,陆沉和萧雅梦被三名警察带下了警车,顺便带入了警局的审讯室中。 胡斌和段林等人,也乘着车来到了警局,在胡斌的眼中,这陆沉可是心腹大患。 好不容易有一个将心腹大患,弄进监狱的机会,胡斌又怎么可能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胡斌要眼看着陆沉进入监狱之中。 陆沉和萧雅梦被分开到两个审讯室中,其中两名警察,带着陆沉来到了一个审讯室中。 “说吧,年龄,姓名,为什么在酒吧中打人?”那名警察说道。 “打人?我明明是自卫反抗,他们想要打我,碰巧是被我打倒在地,至于打他们。” “你可以去问问胡斌他们,想要将这个弱女子干什么,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恐怕事情,就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陆沉淡淡的说道。 “胡说八道,陆沉,在审讯室中,你还敢这么胡说八道。”气急败坏的胡斌跳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们和这女孩喝酒,结果这人从外面闯了进来,不说话,还打了人,简直是太可恶了。”那段林一副嫉恶如仇的表情说道。 “行,段公子,这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知道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处理就好了。”另一名警察说道。 胡斌等三人坐在审讯室的大门外,静静等着陆沉的消息。 “斌哥,别担心,他们几个都是老手,对于逼供方面有一套,到时候,陆沉自然会在他们手中招了。”段林安慰道。 “嗯,陆沉能够招了就行,我就不相信,这小子还能翻出多大的浪花。”胡斌恶狠狠的说道。 审讯室中。 一名年纪较大的警察,什么也没提问陆沉。 按照段林的叙述,将所有证词写好之后,拿到了陆沉的面前。 “你看看,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就签了吧,我们也省点事情。”那名年纪较大的警察说道。 “当然有问题,你们连审讯都不审讯,就逼我签押供词,这点,我陆沉还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