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叛徒踪迹! - 极品透视

第六百零八章 叛徒踪迹!

在萧雅梦跟希望小学的孩童们上课时,陆沉与李院长陆陆续续的聊了起来。 在与李院长的交谈中,陆沉这才了解到,原来这些希望小学中的孩童,大多都是孤儿,他们父母去世的很早。 这些小孩的亲戚,朋友都将孩子寄送在这希望小学中。 很少有人会来看这些小孩,这些小孩的身世也有些凄惨。 “萧雅梦也是一个好女生呐。”李院长看着陆沉讲了起来。 当初遇到萧雅梦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从那以后萧雅梦看见这家希望小学环境艰苦,就坚持每隔一两个月来看一次小孩。 两人聊天许久,一直等到那边萧雅梦下课了,萧雅梦抱着书本走了过来。 “陆沉,你先回京城吧,我跟姐姐打过招呼了,我就先不回京城了。”萧雅梦说道。 陆沉想想,这样也好,在这里萧雅梦的笑容更加灿烂,冲淡了那天遇到的事情,会渐渐在萧雅梦的心口结疤。 在李院长的陪同下,将陆沉送出了希望小学,忽然陆沉心有感应,转身看去,看见萧雅梦带着很多小孩儿在跟自己说再见。 “陆沉哥哥再见!”这些希望小学中的小孩儿异口同声的说道,声音回荡在平原上。 “再见……”打上车的陆沉,回到了京城的宾馆中,陆沉看见萧雅丽今天也早早下班回来了。 “陆沉,萧雅梦都跟我说了。”萧雅丽看到陆沉开口说道。 “那今晚我们去随便吃点吧。”陆沉说道。 萧雅丽点了点头,同意了陆沉的意见,在宾馆门口找了一家很不错的餐厅,两个人点了饭,期间就开始聊起了天。 “其实,你跟萧雅梦的事情,我也能够猜到七七八八。”萧雅丽看着陆沉说道。 萧雅丽能够将公司做大,除了神水的这东西好以外,也有着睿智的头脑。 萧雅梦虽然没有跟萧雅丽说什么,但是对于事情发展的经过,萧雅丽也能够猜到一些。 在联想到今天萧雅梦所做的选择,萧雅丽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陆沉听到萧雅丽说的话后,唯有苦笑不已,这样的话,陆沉实在不知道怎么去接。 “唉,其实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也算是我一厢情愿,倒是我的不对。”萧雅丽自顾自的说道。 “这件事情谁也怪不了你,我只希望以后你将萧雅梦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凡事多照顾照顾她。”萧雅丽开口说道。 陆沉摸了摸头笑道:“丽丽姐,其实我一直都将萧雅梦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 “那确实是我的不对了,非要将你们两个凑合到一起。”萧雅丽叹了口气说道。 话虽如此,萧雅丽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长舒一口气,像是放心一般,这样的想法在萧雅丽的脑海里一闪而逝。 “丽丽姐,这件事情说过就过了,就不要在提了吧,快吃饭。”陆沉笑着说道。 陆沉肚子也有一些饿,端着饭就开始吃了起来,吃完后,萧雅丽看了看陆沉说道:“吃饱了没,没有的话我在给你要一点?” “饱了饱了,我的肚子又不是锅,哪有这么能吃,走吧,丽丽姐,我结了账就回去吧。”陆沉说着,起身结了账单,和萧雅丽转身离去。 走在大马路上的陆沉和萧雅丽说笑起来,两人之间的气氛显得相当和谐。 说着说着,陆沉的电话响了,陆沉拿起电话一看,是唐瑾萱的电话。 陆沉立刻朝萧雅丽示意了一下,便将电话接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爸爸找到叛徒踪迹了?”陆沉的声音有些低沉。 “嗯,有几个待选的可疑之人,就是不知道他们其中谁是叛徒,陆沉,你现在有没有时间过来龙组秘密基地一趟?”唐瑾萱开口说道。 “当然有,行,那我现在就过来吧。”陆沉说着挂了电话。 萧雅丽似笑非笑的看着陆沉说道:“这么晚了,你还有事情?” “那是当然,唉,丽丽姐,你先回去吧,我可能今晚就不回去了。”陆沉撇了撇手。 萧雅丽嘱咐完陆沉后,转头就向宾馆的方向走去,陆沉搭了一辆车,就朝着龙组秘密基地赶来。 一路上,陆沉都怒气冲冲,这次他和唐瑾萱在白苗裔族寨中一行,若不是运气极好,恐怕就葬送在那里了。 陆沉一直想找到这其中的叛徒,可是这些龙组的成员没有再聚集起来,找不出叛徒,这也就让陆沉愈加的着急。 陆沉可不希望下次执行任务时,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无疑是在他的头上悬了一把刀。 等到的士到了龙组秘密基地附近时,陆沉付了钱从的士上走了下来,径直朝着龙组秘密基地走去。 连续过了几道验身关卡,才进入到龙组秘密基地中,今日的龙组秘密基地气氛稍显严肃。 陆沉进入秘密基地后,发现龙战,朱雀,玄武等人表情严肃的坐在那里,就连一向性格开朗的唐瑾萱,都笑不起来。 除此之外,他们身前还坐着四个人,这四个比较眼熟,想来就是那日一起开过会的异能者。 龙战看到陆沉来,便开口说道:“好了,人都到齐了,我就说说吧,上次陆沉和唐瑾萱抱着石碑去了白苗裔族寨,回来的路途中,却碰到了各个国家异能者的袭击。” “我们怀疑龙组里面有内奸,这个内奸可能就是参与会议的人,所以请你们来的意思,你们也清楚吧。”龙战看着四个人说道。 龙战刚说完,朱雀又接过话茬说道:“你们四个人都有些嫌疑,所以把你们都叫过来了,如果不是你们四个人,那我朱雀给你们先道个歉。” “当然,如果是你们的话,别怪我朱雀翻脸不认人。”朱雀说话之间,周身空间的温度逐渐提高,那四个人面面相觑。 龙战和其他数人都盯着场内的四个人,有这五名玄阶高手坐镇,眼前四个人根本无法掀起任何浪花。 “这,我冰霜怎么可能出卖国家机密,来陷害自己的同事呢?”一名身穿白衣的冷酷男子当先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