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何晨的道歉! - 极品透视

第六百零七章 何晨的道歉!

在陆沉的注视下,李汉宇打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每响一声,就让李汉宇心惊胆战一下,顺便看了一眼陆沉,生怕陆沉出手打他。 直到电话那头终于是接通了,那边传来一阵声音:“喂,李汉宇,事情还没有办好吗?” 李汉宇面色欣喜的说道:“是,是,事情还差一点,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伙子,将我们拦在外面,何家主,你能不能派遣一些人过来?” “哦?那小子是谁?是什么来历?敢拦着我们?”何晨眨着眼睛说道。 “好,好像是叫陆沉……”李汉宇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何晨那边差点跌倒的声音。 “你说是谁?”何晨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是,是陆沉?”李汉宇话刚说到一般,就被何晨止住了,“是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长得白白净净,身体有些瘦弱?” “是的,是的,何家主,你怎么知道?”李汉宇有些目瞪口呆的看向陆沉。 陆沉并没有因为李汉宇打电话有任何其他反应,这也是愈加的让李汉宇感觉到有点不妙。 “废物,赶快把电话交给陆先生。”何晨呵斥起来,李汉宇愣了一下,立刻走到陆沉身边,将手机递给了陆沉。 “喂,何家主?”陆沉轻轻打了一声招呼,那边何晨就有些遭受不住了。 这陆沉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何晨这个位置做的时间还不够久,他不想像辛晨海一样,半途暴毙而亡。 “陆先生,你怎么在京城希望小学?”何晨开口问道。 “我一个朋友今天刚好带我来这里,她在这里做义工,我听说有人想把这希望小学给拆了,建别墅?”陆沉眉毛一挑。 何晨听到陆沉所说的话,吓得魂飞魄散:“哪有哪有,陆先生,这都是误会,这全部都是误会,您没有受伤吧?” “当然没有,这几个拆迁工倒是被我打伤了,我要不要赔付点医药费?”陆沉眉毛一抬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医药费全权由我这边来赔付,这事情全部都交给我来解决。”何晨颇为献殷勤的说道。 何晨和陆沉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在了李汉宇的耳朵里,眼前这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让何家家主都低头了? 这让李汉宇有点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何晨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不过了,可以说是京城最有地位那一批人。 李汉宇有些无法想象,何晨这样一个势力庞大的家主,居然会对陆沉卑躬屈膝,甚至不可能用软来形容了。 按照何晨的行事风格,断然不会这样对待一个人,这让李汉宇不禁有些好奇起了陆沉。 “那这里的希望小学,你们要打算继续拆迁吗?”陆沉开口问道。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给何晨十个胆子,也不敢继续拆迁希望小学了。 “不敢了,不敢了,我立刻让人回来,陆先生你把手机交给李汉宇,我来跟他说。”何晨连忙说道。 陆沉这才看了看李汉宇,在陆沉的目光下,李汉宇哆哆嗦嗦的接过了陆沉手里的手机。 “是,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办,好。”一番连续答应后,李汉宇将电话给挂了,随后看向陆沉。 “陆先生,我们这就走,这就走,不继续打扰你们了。”李汉宇说着,扶着自己肿成大饼的脸,看向倒在四周的拆迁工说道:“走走走,大家赶快起来走了。” 在李院长和萧雅梦的那不可置信的眼光下,李汉宇和他手下的这些拆迁工,零零散散的离开了希望小学。 “陆沉,这是怎么回事?”萧雅梦两三步跑到了陆沉身边,抓着陆沉问道。 陆沉摆着手笑道:“这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他们良心发信了吧。” 李院长摸了摸发慌的胸口,她有些害怕这件事情闹得太大,没有办法收场。 何况李汉宇身后还有着靠山,所幸的是陆沉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 “解决就解决了吧,我们回去看看孩子们。”李院长说着,转身进到了希望小学里面。 陆沉跟在两个人身后,也进入到了学校里面,学校里面那些小孩子张着眼睛,看向外面,那眼中全部都是对李院长和萧雅梦的担心。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现了李院长和萧雅梦平安归来,立刻喊道:“李院长回来了,李院长回来了。” 这些小孩子们如小鸟一般,从教室里面跑了出来。 “李院长,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那群大坏蛋呢?他们走了嘛?” “李院长,快进来休息。” …………一个个小孩如小大人一般,关心起了李院长,李院长看着这些孩子天真的笑容,也笑了起来。 “好了,事情都解决了,大家不用操心了,快回去上课吧,今天你们的萧雅梦姐姐来了,还要给你们讲课呢。”李院长说道。 说完之后,李院长转头看了萧雅梦一眼,萧雅梦立刻明白了李院长的意思。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在这闹了,快回去上课了,听话,要不然李院长又生气了。”萧雅梦看着这些小孩子说道。 这些小孩子听到萧雅梦所说的后,争先恐后的进入到教室里,生怕李院长生气。 “李院长,那我先去小孩子们上课了,你们先忙。”萧雅梦说着,朝陆沉点了下头,就朝着教室里面走去了。 李院长看见萧雅梦和众多孩子走入教室后,转头看向陆沉说道:“陆先生,先进去坐一坐吧。” 陆沉闲来无事,便答应了李院长,进入到李院长的办公室里。 当陆沉坐定之后,李院长起身为陆沉倒了一杯热茶,陆沉想要起身帮助李院长,却被李院长制止了。 “唉,我能够做的不多,这次还要谢谢你,才不让我们小学被拆除。”李院长说着,将茶端到了陆沉的面前。 “萧雅梦经常来这,对这也很熟悉,我不忍心看到她这么一个熟悉的地方被拆了。”陆沉抿了口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