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痛打李汉宇! - 极品透视

第六百零六章 痛打李汉宇!

李汉宇双眼打量起陆沉,这陆沉有些不一般。 “啊,啊……疼,放开手,放开手!”两个拆迁工被陆沉抓的嗷嗷疼,想要松手却又搜松不了。 “小子,你应该不是这里的义工吧?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情。”李汉宇看着陆沉说道。 陆沉淡淡的笑了起来:“那我要是非要插手这件事情呢?” 李汉宇眯着双眼,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还会害怕陆沉这样一个小年轻吗? “双拳难敌四手,你有些功夫,可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李汉宇拍了拍双手。 除了那些驾驶推土机的司机以外,剩下的人都围了过来,将陆沉团团围住。 那两个被路车抓住手的拆迁工,早就将李院长的手给松开了,李院长站在陆沉的身后。 “陆沉,小心啊,陆沉……”李院长焦急的说道。 眼下的形势越来越恶劣,恐怕会有一场恶斗,这是李院长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李汉宇手下人多势众,陆沉绝对不可能是对手。 “小子,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赶快给我让开,我就不追究你了,否则……”李汉宇哈哈大笑道。 “陆沉,还是让他们拆吧,你的性命比较重要。”李院长拉了拉陆沉的衣袖说道。 李院长此举也是为了让陆沉理智点,不要和李汉宇这些人做对。 “不了,我到想看看你怎么追究我?这两个人还你吧。”陆沉左右手各自一抓,抓向了这两个拆迁工的衣领。 砰! 在李汉宇等人的眼中,陆沉双手将这两名拆迁工给扔了出去,扔在了李汉宇等人的面前。 李汉宇等人见到这两个拆迁工,被陆沉两只手扔了过来,纷纷躲在了一边,最后也是让这两个拆迁工摔得鼻青脸肿。 “好小子,给我把他抓住,我要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李汉宇右手一挥,这些拆迁工如狼似虎的扑向了陆沉。 轰! 陆沉一拳轰杀而出,最先那名拆迁工被陆沉一拳打在了鼻梁上,那拆迁工捂着鼻子,鼻子中鲜血直流。 转头的陆沉,左右手纷纷抓向了两边围攻而来的拆迁工,陆沉两拳势大力沉,一下砸在了这两名拆迁工的胸脯上。 两名拆迁工倒在地上,直吐血。 其他拆迁工见势不妙,纷纷找了一些木棍当作武器,拿着这些木棍的拆迁工朝着陆沉一棒子打来。 “小心,陆沉!”李院长惊呼一声,可面对这种险境的陆沉,临危不乱,丝毫没有半点慌张的神情。 光是凭借着耳朵,陆沉就能够听风辩位,知道这些人所处的位置。 两个人朝着陆沉的身后打来,还有两个人面对陆沉,两棍子砸向陆沉,陆沉瞬间被四个木棍所环绕。 “哼,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拿什么跟我倔强!”李汉宇看着场中的陆沉说道。 砰砰! 两棍子砸在陆沉的身上,陆沉没有一点吐血的迹象,反而是那两根砸在陆沉身上的棍子,经受不住陆沉强健的体魄,应声而断。 正面两根棍子呼啸而至,陆沉看也不看,双手宛如霸王举鼎一般,将正面呼啸而至的两根棍子,死死抓住。 在众人那惊呆的眼神中,将两根木棍硬生生的撇成了两半,一直盯着场中看的李汉宇,嘴巴变成了一个o形。 如此生猛的陆沉,自己手下这些拆迁工哪是他的对手? 这些拆迁工对付个老弱病残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陆沉这种身手强悍的男子,别说眼前这几个拆迁工,就是在多叫几个拆迁工,也都不是陆沉的对手。 将两根木棍撇断的陆沉,双手拿着碎裂的木棍。 转手两棍子敲在了面前这两个人的身上,两个人倒在地上,捂着被敲打的地方,哀嚎不已。 陆沉那勇猛的形象直入人心,其他剩下的这些拆迁工,看见陆沉如此勇猛,已经是有了退缩之心。 被两棍子敲在身上的陆沉,还没有半点反应,这简直不是人嘛! “还有谁?”陆沉看着眼前站着的几个拆迁工说道:“你,你,还是你,你们谁还要上?” 陆沉手指头连续点了好几个拆迁工,这些拆迁工但凡是被陆沉点到的,都不禁朝后退去,不敢站在李汉宇的身旁。 陆沉气定神闲的拿着一根断裂的木棍,朝着李汉宇走来。 “怎么?你还要打架吗?”陆沉笑眯眯的模样,让李汉宇遍体生寒。 即便是在愚蠢的人,也不会认为陆沉是真笑的如此开心。 “不了,不了,有话好好说……”李汉宇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沉反手一根木棍敲了过去。 等到李汉宇再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那油光满面的脸庞,已经肿的跟大饼脸差不多一样大了。 “那个,那个,我告诉你,这次拆迁不是我的意思,是别人的意思,不要以为你很厉害,那个人能够将你碾死!”李汉宇捂着受伤的脸庞,威吓起陆沉。 陆沉听到李汉宇的威吓,满脸害怕的说道:“哟,那我还真有些害怕,到底是谁要把希望小学插了?我还想看看呢。” “呵呵,我怕到时候打完电话,你就比我现在这个模样还要凄惨!”李汉宇继续说道。 陆沉摸了摸头:“那好啊,我给你机会打电话,有我在,谁都别想拆了这希望小学。” 陆沉身后的李院长,看到陆沉这般仗义执言,内心十分的高兴,同时又有些担忧陆沉的安危。 李院长可是听说过,这李汉宇身后站着一个势力极大的家族,因此她也不太敢过分招惹李汉宇。 “李院长,事情怎么样了?”在这个关头,萧雅梦跑了出来,萧雅梦那边已经安抚完这些小孩子了。 关心这边情况的萧雅梦,立刻从希望小学中走了出来,但她所看到的,却是一副拆迁工被痛打,哀嚎遍地的景象。 “我想,陆沉应该能够处理吧,不要担心,我们慢慢看着事态发展的变化吧。”李院长安慰起了萧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