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连燕清! - 极品透视

第六百零一章 连燕清!

这一夜,陆沉并没有睡着。 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陆沉躺不住了,出了宾馆,朝着萧雅梦所住的地方走来。 到了宾馆后,陆沉发现萧雅丽还在照顾着萧雅梦,萧雅梦地上吐了一堆呕吐物,萧雅丽依旧在旁边帮助萧雅梦收拾。 “陆沉,你怎么来了?”萧雅丽看着陆沉说道,“我不是让你回去休息嘛?” “不了,睡不着,出来走走,顺便看看萧雅梦,萧雅梦怎么样了?”陆沉看着萧雅梦说道。 “她呀,一晚上一直在吐,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也真是的,喝这么多酒。”萧雅丽说着。 在萧雅丽说话的期间,萧雅梦又开始吐了起来,萧雅丽连忙从旁边将垃圾桶拿了过来。 陆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萧雅梦,萧雅梦喝的烂醉如泥,和自己有着很大的关系。 “丽丽姐,你回去稍微躺一会儿吧,我看着萧雅梦,反正现在我也睡不着了。”陆沉说道。 萧雅丽已经熬成一对熊猫眼了,纵然当初喝过神水,这么熬夜,神情还是颇有些萎靡不振。 想起等会儿还有一堆事情,萧雅丽便点点头:“好,那我回去稍微休息一会儿。” 萧雅丽离去后,陆沉坐在萧雅丽的位置上,仔细低头看着萧雅梦,萧雅梦嘴中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喊些什么。 当萧雅梦准备在吐的时候,陆沉又将垃圾桶拿了过来,几次呕吐物已经将垃圾桶堆满了。 “我去收拾一下吧。”陆沉喃喃的说了一句,然后将垃圾袋收拾出去后,又找了一个垃圾袋。 当陆沉提了个垃圾袋,靠近萧雅梦的时候,听闻萧雅梦嘴巴中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大。 “陆沉,陆沉哥哥……不要离开我……”那声音让陆沉有些心碎。 “唉,这妮子。”陆沉右手搭在萧雅梦的胳膊上,一道道灵力游走在萧雅梦的身体内。 那萧雅梦体内准备呕吐出来的呕吐物,被萧雅梦一下子全部吐了出来。 吐完之后,萧雅梦身体好了不少,看着这一袋子的呕吐物,陆沉将这些呕吐物全部扔了出去。 收拾干净后,陆沉又喷了一些空气清新剂,才让房间中的空气好闻了些许。 萧雅梦将呕吐物吐得差不多后,就再也没有呕吐的迹象,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睡了过去。 “她终于可以睡了一个好觉。”陆沉看着逐渐睡熟的萧雅梦说道。 这时候时间虽然很早,但是京城的大小街道上,有很多卖早餐的小贩,这些做早餐的小贩到处吆喝起来。 “给这妮子去买点早餐吧。”陆沉起身走出宾馆,看了看四周卖早餐的小贩,买点豆浆和油条回去,放在了桌子上。 陆沉看着萧雅梦这番模样,知道萧雅梦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 “叮铃铃!” 陆沉看向自己的手机,正准备接手机的陆沉,听到萧雅梦喃喃自语的说道:“陆沉哥哥,不要走,不要走……” 陆沉眼神有些复杂,拿起电话,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喂,刘雅菲呀,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陆沉问道。 那边给陆沉打来电话的人,正是刘雅菲,刘雅菲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也让陆沉感觉到有些奇怪。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天,刘雅菲并不是那种按捺不住性子的人。 “陆沉,今天你有没有时间?”刘雅菲开口问道。 “今天?今天应该有时间吧,难道你那边出现了什么危险不成?”陆沉皱着眉头说道。 “不是,就是……就是我这里出了点麻烦,要是你今天来,我给你薪资加倍,一天三千,你看行不行?”刘雅菲鼓起勇气说道。 刘雅菲如此着急,必然是有着其他事情,陆沉可不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男人。 “不用了,我不会趁人之危,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可以过去。”陆沉开口说道。 “好,那我现在就把地址发给你。”那边刘雅菲说完后,把电话挂了,就将自己的地址发给了陆沉。 陆沉看着地址,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萧雅梦,直到确信萧雅梦会清醒后才醒过来,陆沉就离开了宾馆。 离这家不远处的另一家豪华宾馆房间里。 刘雅菲坐在床上,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和两名身形黝黑高大的保镖,站在了刘雅菲的面前。 那男子身上穿着价值不菲的昂贵衬衫,右手带着百达翡丽,彬彬有礼的模样能够很容易吸引异性的好感。 可眼前的刘雅菲,却丝毫没有将目光放在这男子身上,甚至有些反感这男子。 如若不是刘雅菲的修养够好,这样一个男子带着两名保镖闯进来,定会被刘雅菲骂的狗血喷头。 “连燕清,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给你说了,我有保镖了。”刘雅菲怒气冲冲的说道。 连燕清扶了扶眼镜,没有因为刘雅菲的愤怒而生气。 “刘雅菲,不要生气嘛,这两个黑人保镖,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绝对比国内的这些保镖身手强得多,对你的安全也有很大的作用。”连燕清笑眯眯的说道。 “我真的不用,保镖我有,比你这两个保镖靠谱的多,赶快带着你的保镖离开吧。”刘雅菲看着连燕清说道。 连燕清嗯了一声,朝着身后一名黑人大汉使了个眼色,那黑人站了出来。 刘雅菲看到这黑人站了出来,心中莫名的恐惧,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她一个弱女子和三个大汉在一起。 如果这三个大汉想要做什么,她绝对无法逃跑。 砰! 就在刘雅菲迟疑的时候,那名黑人大汉右手一拳打在墙上,墙上立刻出现一个拳印。 “看到了吧,刘雅菲,这些黑人保镖力气很大,平常三五个华夏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连燕清淡淡的说道。 在两名黑人大汉出手的同时,刘雅菲脑海急转,她想知道,这连燕清到底要干什么。 “这就是你说的力气大?我要是把这墙捣穿了,是不是我就是上帝了?”一个男生的声音从三人的背后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