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看走眼的吴大师! - 极品透视

第六章 看走眼的吴大师!

两人之间的气氛闹得有些僵。 那唐装老者的脸色则是异常难看,他在整个华夏鉴宝界都是赫赫有名的鉴宝师,现在会被一个小辈怀疑他的眼力? 陆沉手中这幅古画做工粗糙,印章模糊不清,画上有几笔甚至可以说是作者随手涂鸦,这样一副古画还能另有蹊跷? 这种画在市场上能卖个几百块钱已经是高价了,却被陆沉质疑他的眼光,这是唐装老者最不能忍受的一点。 “这位小友,你眼前这位老者他可是吴天林吴老,云海市鉴宝协会的会长,在华夏也是赫赫有名的鉴宝师!”那店主老头咳嗽了一声。 鉴宝界吴天林的名声,李牧之自然是听过,不管是报纸上,杂质上还是电视上,都有过吴老的报导。 吴老座下每一个弟子都是鉴宝界十分有名的鉴宝师,他本人更是国际上享有名声的鉴宝专家。 吴天林的脸色越来越黑,作为鉴宝师的元老,他在华夏鉴宝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现在却被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年轻指责来指责去。 吴天林的脾气是好,但不代表他没有脾气,相反,他在华夏鉴宝界心高气傲,很难有服气的时候。 “年轻人,你是凭借着什么断定我会看走眼?”吴天林沉着脸问道。 “感觉和眼力。”陆沉舔了舔发干的舌头。 如果不是有透视眼的帮助,陆沉可不敢说的这么肯定,饶是如此,面对享誉鉴宝界的大师吴天林,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经验?你才多大,连我鉴宝都不敢说经验。”吴天林怒极反笑,陆沉一个刚进入鉴宝界不久的小年轻竟然跟他说经验? 鉴宝的经验,很多时候来自鉴别越来越多的物品,真正到了三十岁才能说入了鉴宝这一行,以吴老五十岁的高龄也才能称之为大师。 年龄越小,经验越少,看走眼的几率也就越大,唐装老者仔细暗中观察过陆沉,陆沉这年龄不过是个刚毕业的学生。 “闻道有先后,吴老先生何不将此画切开看看?”陆沉振振有词的声音倒是令吴天林的小觑之心去了几分。 “当场切画?这是你刚入手的,你为什么要打算切这幅画?”吴天林眉头一皱。 吴天林川字型的眉头有些不解,这么一副刚买的几百块钱的画就这样被陆沉切了?会是画中画? 这个念头在吴天林的心中一闪而过,画中画保存的都是较为贵重的画,这种画在市场上的价值不低于六位数,吴天林也曾切出过画中画,那画的价值更是达到了七位数。 陆沉信誓旦旦的样子,倒是让吴天林有些迟疑,难道这陆沉的眼力真有如此毒辣?一眼辨出画中之画? “无妨,早晚都要切画。”陆沉笑眯眯的说道。 “这样鲁莽的动作会毁坏古画……”吴天林皱着眉头说道。 陆沉当场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将那副古字画慢慢沿着边沿切开,当他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就知道这幅画内藏乾坤。 陆沉没有切画的经验,只能依照眼中所见,拿着小刀慢慢将裁向外画。 随着陆沉小心翼翼的将那外画切开,顺手将外画撕毁后,里面抖露出一副大气磅礴的四个字:钱塘观潮! 这四个大字气势磅礴,怎么看都是名家手笔! “这是……画中画。”饶是淡定无比的吴天林,现在也不淡定了,画中画的含义最清楚不过了。 能够被保存成画中画的古画,绝不是凡品! 这小子不过随手一挑,就是一副画中画,陆沉的所作所为在吴天林心总引起滔天大浪,有如此天赋的鉴宝家以后必定是鉴宝界的一颗新星,陆沉比他见过所有的鉴宝师都有天赋。 他门下弟子有不少极具天赋的鉴宝师,但比起陆沉还差不少。 如果将他收入门下弟子,那他吴天林的衣钵就有了传承,吴天林摇摇头,他明白这种天才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想要让陆沉拜他为师很难,但并不是没有机会。 陆沉不知道,仅仅在这一瞬间,吴天林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 “这是清代字画大家袁江的钱塘观潮,天呐这幅画不是丢失已久么?没想到这幅画竟然是画中画。”那店老板满脸惊讶看着钱塘观潮说道。 “真的是袁江的钱塘观潮。”吴天林拿起放大镜看着那副钱塘观潮说道。 “袁江,字文涛,号岫泉,是清代著名的山水画大师,专攻山水画,与他侄子袁耀同名,更是清代被推崇之至的第一界画家!现在国内仅存的画不过寥寥几幅。”吴天林喃喃介绍起袁江。 “吴老,那这幅画可以值多少钱?”陆沉惊讶的问道。 现在陆沉最关心的莫过于钱的问题,前女友的离去深深刺痛了他的内心。 “这幅画以目前的价值,至少五十万……”吴天林穆然伸出五个指头说道。 这一副钱塘观潮竟然能卖到五十万?这让陆沉大吃一惊,虽然陆沉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这种价格远远超出了陆沉的心里预估的价格。 吴天林看向陆沉的脸色变化时而红,时而黑,随后递过一张明片,“小友,今日是我五天了你眼拙,这是我云海市鉴宝协会的名片,有兴趣可以来找我鉴宝协会坐一坐,这钱塘观潮若是小友有意向卖出去,也可以来找我。” 陆沉看向吴天林的眼神中充满敬意,这种成名已久的大师,对名声的看待比生命更重要,鲜有大师在知道自己错后,还能够主动认错。 吴天林的胸襟值得陆沉感叹,吴老确实有鉴宝大师风度。 “吴老,刚才小子多有得罪,还望吴老不要记在心上。”陆沉笑着说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吴天林今日算是见识到了,看小友淘了这几块毛料,应该都是稀有之物吧。”吴天林看着陆沉手上淘着的几块毛料说道。 “吴老言重了,这只是小子意外之获。”陆沉点头笑道,“至于这毛料中是否含有翡翠,小子也不太清楚了。” “那你可以把电话号码给我一份么?”吴老笑眯眯的看向陆沉。 “186……我叫陆沉。” 陆沉将电话号码告诉给吴天林,顺手将三百块钱交给店主,接着看了看表,已经日落西山,现在正是萧雅丽做完晚饭的时候,“吴老,那我先回去了。” 陆沉辞别吴老和墨宝轩店主,拿起钱塘观潮朝着门外走去,却不知道现在凌云轩前正发生了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