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朱雀九转! - 极品透视

第五百八十七章 朱雀九转!

漫天火焰自唐瑾萱身后的朱雀虚影上喷射而出,火焰所过之处,地表干涸,寸草不生。 那一寸寸火焰弥漫在天空中,炽热的温度似乎连空气都要烧的一干二净。 “这女人也不一般,先将这女人收拾了,再去对付那华夏男子。”托马斯大声说道。 其余数人也知道托马斯所说的有道理,一旦陆沉醒过来,势必会让局面变得更加被动。 轰隆隆! 雷声浩大,水气腾腾,树木丛生,圣光笼罩,黑暗萦绕……无数种异能从眼前这各个国家的异能者身上爆发出来。 每一名存活下来的异能者,实力都达到了黄阶后期巅峰的地步,被十几名如此之多的高手围困。 就是唐瑾萱也感受到了一阵阵绝望! 唐瑾萱美目连连,看向昏迷过去的陆沉:“这一次,我挡在你面前。” 唐瑾萱话音一落,那弥漫在周围的火势再度沸腾起来,以一种极为猛烈的速度朝着周围焚烧而去。 “休得行凶,圣光普照!”托马斯大吼一声,圣光将圣殿骑士团众多异能者重重包围起来,那火焰烧到了托马斯附近后,无法继续靠近半分。 其他异能者也都纷纷撑起了光膜,保住着自己。 这也让的唐瑾萱脸色一变,继续催动身体中残余的灵力,那火势越烧越旺,熊熊大火如同天火一般。 “给我破!”唐瑾萱将舌尖一咬,一道浓郁的精血喷在了熊熊大火中,经过唐瑾萱的精血燃烧后,那火势如同被泼了汽油一般,瞬间暴涨了数十丈。 “真是拼了命啊,这小女孩儿。”藏在陆沉身体里雷神盾的器灵,将外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还差一点,今天应该就能够完成一转了吧。” 那器灵的声音有些低沉,想要完成朱雀九转的蜕变,就要在绝境中,方才能够激发出潜力。 火势越烧越旺,几乎是映照着半个苍穹,终于是有人支撑不住,那异能护罩的薄膜应声而碎。 “霍华德……”尼罗王权的一名异能者,见到身旁霍华德终究因为灵力不济,支撑不住异能护罩,立刻跑到了霍华德的身边,企图帮助霍华德抵抗这熊熊燃烧的火焰。 然而当他取消异能护罩的第一时间,他就后悔了。 那熊熊火焰将他和霍华德包围在一起,如同炙烤在火炉中一样,无数火焰挡住了他的去路。 砰! 那名异能者也支撑不住异能护罩,爆炸开,与霍华德两个人一起葬身在了唐瑾萱的火海之中。 “该死,让一个黄阶中期的女娃子困在这里,真是耻辱!”一名黄阶后期巅峰的异能者忍不住了。 右手抬掌之间,云雾吞吐,云雾之间闪烁着一道道雷光,赫然也是一名操纵雷电的异能者。 “云雷惊天掌!”那名异能者右手高抬,一掌抓向唐瑾萱,掌中的云雷之色逐渐闪烁的更加暴躁。 “轰!”唐瑾萱抬起一只手,与那名异能者撞击在一起,手中的火焰刷的一下升腾起来,雷鸣与火焰触及的一瞬间,唐瑾萱嘴中又连着喷了几口精血。 随着精血的喷吐,那火焰的火势又被助长了几分,那名异能者手掌上传来焦糊的味道。 原来是被唐瑾萱的朱雀神火所烧灼。 那名异能者一只手臂被烧焦,为了保住性命,那名异能者只能够心甘情愿的自断一臂,否则连存活都是问题。 “上!”剩余的十多名异能者,亦是能够看得出来,唐瑾萱已经到了极限。 虽说唐瑾萱的火焰有些奇特,但是唐瑾萱还是败在了实力微弱的基础上。 各种异能异象环生,砸在了唐瑾萱的身上,唐瑾萱怒吼一声,呲牙欲裂,眼中血丝漫布。 一人对战一名黄阶巅峰异能者尚且费力,更不用说是对战如此之多的异能者,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轰然之间,唐瑾萱身上挨了不下十种异能,每一种异能都是在场每一个人手中最为拿手的异能。 被如此之多的异能轰击在身上,即使唐瑾萱也遭受不了这种程度的进攻。 咔嚓嚓! 只听得唐瑾萱身上发出一阵阵筋脉尽断的声音,围绕在身上的火焰全部散去。 唐瑾萱被众多异能砸在身上倒飞出去,跌倒在地上昏迷过去,身受重伤。 那些火焰在唐瑾萱昏死过去后,不由自主的朝着唐瑾萱涌来,将唐瑾萱团团包围起来。 “置之死地而后生,涅槃之术,朱雀一族的奥妙!”雷神盾中的器灵依旧没有出手,他在看着唐瑾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只要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不被在场的众人带走,就够了。 当众人看见唐瑾萱被击倒出去后,纷纷朝着陆沉和唐瑾萱靠去,并且颇有敌意的注视着对方。 除了陆沉和唐瑾萱外,想要获得这块石碑,最后的敌人就是对手。 经历了这么多,谁也不想让成果落在别人手上。 梵蒂冈的托马斯先出手了,一只手拿向石碑,另一只手在防备着其他人对他动手。 “托马斯,这石碑是我海雕的,给我放下。”一名掌控着黑暗的异能者大声吼道。 “托马斯,艾克,这石碑是我西伯利亚之心的,谁敢动手我就杀了谁!” 众人将目光全部都放在了石碑上,立刻出手开始大打抢夺起来。 一时之间,没有人管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 “既然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就守在这里吧。”雷神盾的器灵低叹一声,继续隐藏在陆沉的灵海中。 场内一番龙争虎斗,没有引起雷神盾器灵的太大兴趣,这些人都为了争夺石碑。 一番拼杀之后,场内站着的还有三个人,都是来自于西伯利亚之心的异能者。 “好了,哈哈哈,最后的赢家是我们。”说话的是一名身躯高大的金发男子,这男子身上血迹斑斑,其余两个人也是如此狼狈,“石碑归我们了。” 这名金发男子走到石碑旁边,抱起了石碑,随后又想起了什么,看向了陆沉。 “比尔,将这个华夏人带走吧。”金发男子指着陆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