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众矢之的! - 极品透视

第五百八十五章 众矢之的!

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抱着石碑逃出来后,唐瑾萱还有些心有余悸。 “陆沉,这次幸亏有你,我们才能够把石碑抢过来!”唐瑾萱呼了口气说道。 陆沉脸上也有些笑意,正准备说话的陆沉,忽然脸色变得极为难堪。 神识一直放在石碑上的陆沉,能够感觉到石碑上爆发出一抹不属于自己的灵力,快速飞向不远处的安德鲁。 那种强烈的感知,就像是黑夜中的一束白光那么明显。 “快逃,我们被人发现了!”陆沉大喊一声,就拉起唐瑾萱朝外逃去。 唐瑾萱有些懵逼,这才刚躲到一个地方,怎么还要逃跑? 当唐瑾萱被陆沉拉着逃离出去的时候,才看到菲尼克斯之火的几名成员,陆陆续续的跟在他们身后而来。 “原来他们队里还有感知型的异能者!”唐瑾萱略微皱了下眉头。 在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疯狂的逃了起来,有了雷核做支撑,陆沉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生灵力枯竭的情况。 “追,快别让他们给逃了!”身后的亨利等人大喊起来,随之有人用异能袭向了陆沉,陆沉立刻施展起万雷千机引,躲闪着这些异能。 “妈蛋,还有几十里地,加油跑,他们追不上我们的。”陆沉开口喊道。 不止是菲尼克斯之火,就连其他异能组织的异能者,也得到了消息,石碑又重新回到了陆沉的手中。 “快去追那个华夏小子!”虽说这些人打的热火朝天,但终究还是为了石碑。 石碑落在陆沉手里,让他们立刻改变了行动目标,将目标定在了陆沉的这里。 其他异能组织中,也有一些感知型的异能者,感知陆沉的位置很难,可感知石碑的位置就相对来说变得十分简单了。 上面有着安德鲁的灵力。 “他们在五百米外的东南方向!”有一名尼罗王权的感知型异能者说道。 陆沉和唐瑾萱逃跑的速度更快了,期间亨利想要将陆沉和唐瑾萱身前隔出一道地震裂缝,将陆沉和唐瑾萱的行动延缓下来。 谁曾想那地震裂缝的距离有些短,险些是将自己人给挡住了。 “不行了,我要跑不动了!”唐瑾萱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她宁愿战死,也不想在这继续跑了。 陆沉一听,也停下脚步看着唐瑾萱,四面八方的神识注意着其他异能组织的动静。 “再跑一跑就能够跑出这里了,你留下势必会被他们抓到的。”陆沉摆了摆手说道。 陆沉也有些自责,早知道他检查一下石碑,将石碑隐匿在自己的神识之中,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一幕。 “你跑吧,石碑交给你,我拖住他们。”唐瑾萱将石碑交给了陆沉,陆沉将石碑放在了地上,“既然不走,那就一起不走吧。” 唐瑾萱看到陆沉这般模样,有些非常气愤,她是跑不动了,并不是不想跑。 陆沉大气不喘一下,以陆沉的体力,跑出这里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陆沉,你先跑吧,上次是你帮我断后,这一次我来帮你断后。”唐瑾萱笑着说道。 “上一次是上一次,这一次是这一次。”陆沉说道。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看见亨利带着几名菲利克斯之火的成员,来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交出石碑,并且你跟我回去,我就不对你们动手了!”亨利指着陆沉说道。 “怕是有点困难啊,我可不想跟任何人回去。”陆沉摆了摆手。 陆沉说着,就看见唐瑾萱挡在了陆沉的面前,唐瑾萱那炽热的温度再一次从身体上传了出来。 “快跑,这一次,就算是我还了你上一次的救命之恩,你要不跑,就和我一起葬身在这里吧。”唐瑾萱说道。 陆沉看见唐瑾萱心意已决,就不在劝阻唐瑾萱,“好吧好吧,随你便,我就在这看着你了。” “你们谁都跑不掉!”亨利说着,右脚一震,以陆沉和唐瑾萱为中心,迅速裂开了一道道宽约数十丈的地底裂缝。 陆沉和唐瑾萱所站的那里,宛如一个独孤的小岛般,也是让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插翅难飞。 “亨利,这件事情我们圣殿骑士团也要分一杯羹。”托马斯带着几名身穿白衣的男子,出现在陆沉和唐瑾萱的面前。 不单单是圣殿骑士团,除去圆桌武士全部灭绝以外,尼罗王权,西伯利亚之心,海雕……等等异能组织。 以一种圆形的姿态,将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团团围住。 在这些异能组织眼中,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都是待宰的羔羊,只是这些异能者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些伤势。 陆沉撇了撇嘴,这些人打的这么凶残,怎么不在多挂几个人,好几个人身上都已经是伤痕累累,鲜血直流。 不过是有些治愈类的异能,才让这些异能者没有死去,但这些人也快差不多了。 纵然是各个异能者身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痕,其实力也不是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所能够比拟的。 “臭小子,不要说这么多的废话了,你带着石碑来到我们这,我们放你身边的这个小女孩儿离开。”托马斯指着陆沉说道。 其他几个异能组织的代表者也都纷纷发言,让陆沉拿着石碑留下,才同意放唐瑾萱离去。 陆沉摸了摸鼻子,这些人变聪明了很多,想要在利用他们与石碑之间的关系做文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凭借着他和唐瑾萱两个人,想要强闯,很难闯过去,除非有玄阶异能者的到来,才能够带他和唐瑾萱安然离去。 摸了摸鼻子的陆沉开口说道:“好啊,你们说的都没问题,可我究竟站在谁哪里呢?” 唐瑾萱有些为之气恼,她都做好了和陆沉与这些异能者决一死战的准备,却被陆沉来这么一出。 这些异能者又不是傻子,虽说石碑关系极大,但不会让陆沉一次又一次受骗。 “那你想站在哪里?”托马斯看着陆沉和唐瑾萱两个人阴阴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