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赌王惶恐! - 极品透视

第五百六十六章 赌王惶恐!

何晨听到肖怀依又一次上门,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这肖怀依还是有些不甘心纳。 “老爷,这肖怀依说给你准备了一份重礼。”那名管家说到这里,趴在肖怀依的耳朵上说了几句。 何晨听到了那名管家说了两句,咬了咬牙,挥手说道:“好吧,我就再见他一次。” 肖怀依和石钟又被何家的管家接进家中,只不过与刚才不同的是,石钟手中抱着一副字画。 “何老兄,这不是你一直喜欢的唐伯虎那副字画嘛?我这次给你带来了。”肖怀依说着,就将这字画推到了何晨面前。 华夏古代的众多文学大家中,唯有唐伯虎一人,被何晨所偏爱。 而唐伯虎的字画,更是成为了何晨的最爱,何晨知道肖怀依有一副唐伯虎的字画。 可是肖怀依一直没有将这副字画献给他,也就成了何晨心中的遗憾。 何晨慢慢展开字画,打量起了这副字画。 何晨也算是有经验了,尤其是对唐伯虎字画的真伪,也有一定的了解。 这副字画是唐伯虎的真迹无疑,想到这里,何晨满意的笑了起来,肖怀依并没有骗自己。 “好了,何老兄,字画也给你带过来了,这次该和我说说这陆沉了吧。”肖怀依敲着手指头说道。 何晨又多看了这字画几眼,才小心翼翼的将字画收了起来。 “好,既然肖老弟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给肖老弟讲讲这陆沉。”何晨叹了口气说道。 肖怀依一听到何晨提到陆沉,立刻竖起耳朵听起了何晨所讲的每一句话。 “肖老弟可知道辛家的前任家主辛晨海?”何晨提及到辛晨海,看着肖怀依说道。 “知道,这个当然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辛晨海呢?”肖怀依摆着手说道。 四大家族的家主,在京城都算是巅峰实权的人物,这样的人物肖怀依在初来京城时,就拜会过,与他们也有过一些交情。 难道辛晨海之死和陆沉有着莫大的关系? 肖怀依心里咯噔一响,希望事情不会像他所想的那样发展。 然而何晨接下来所说的事情,的确是朝着肖怀依最不想希望的那样发展。 “他死了,他不是自杀。”何晨摇了摇头,讳莫如深的看着肖怀依。 肖怀依心中大惊,何晨所说这番话的意思,辛晨海不是自杀,而是他杀?难道杀他的那个人就是陆沉? 何晨身为四大家族的家主,其情报的渠道远比他要多。 “难道是陆沉出手杀了他?”肖怀依这句话刚说出口,就觉得有些后悔了。 陆沉才多大的年纪,若真是陆沉动的手,那整个京城都会惊动了。 “嘿嘿,我可什么都没说,肖老弟,你自己去思索吧。”何晨说着,又把这幅画打开了,观赏起唐伯虎的这幅画来。 何晨似是确定的口吻,让肖怀依脑海中闪过无数可能。 最后将可能定格在陆沉杀了辛晨海身上,却又能够脱罪,那这陆沉该有多大能量? 如若陆沉连辛晨海杀了之后,都能够安然无恙。 那眼前的何晨为什么会出现刚才那种态度,就可以解释了。 当辛晨海死后,辛家逐渐没落,成为四大家族垫底的家族,甚至连一些二流家族都能够赶超辛家。 这些消息肖怀依知道,怪不得连何晨都不敢得罪陆沉。 肖怀依也是聪明人,一下想通了事情的始末:“多谢何老兄,我已经知道了,唉,告辞。” 不需要何家的管家将肖怀依和石钟二人送出来,两个人就自己从何家之中走了出来。 跟在肖怀依身旁的石钟,一直处于模糊状态,对师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太理解。 “师傅,现在该怎么办呢?”石钟模模糊糊的问道。 “赔罪。”肖怀依长叹一口气。 连四大家族中的辛家家主,都死在了陆沉的手里面,更不用提他这个赌王了。 虽然在外人看来,赌王这个称号很厉害,但肖怀依很清楚,他在地位上完全无法跟辛晨海相比。 陆沉连辛晨海都可以解决了,何况他这个小小的赌王? “嗯?跟谁赔罪?”石钟皱着眉头说道,过了一会儿,石钟才说道:“师傅,你不会去和陆沉赔罪吧?” 肖怀依点了点头,他只希望陆沉没有下杀心,这样道起歉来还有挽回的余地。 否则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那可就真走到绝境了。 “对了,快去把肖庆海那小子带上,我们一起去给陆沉先生赔罪吧。”肖怀依叹了口气说道。 不知不觉间,肖怀依对陆沉的说话语气都变了。 石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陆沉有这么可怕吗? 半个小时以后,肖庆海被石钟带到了肖怀依的身边。 肖庆海惊恐的看着肖怀依,大师兄在路上已经把事情跟肖庆海都说了。 也是为了能够让肖庆海做好心里准备,谁知道肖庆海一见到肖怀依,立刻哭了出来。 “父亲,我再也不想去见他了,能不能不逼我去见他?”肖庆海哭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整天除了惹祸没干点别的事情,赶快给我别哭了,真是给我丢人现眼。”肖怀依呵斥起来。 听到肖怀依的呵斥,肖庆海才逐渐止住了哭声,并且用后怕的眼神看向肖怀依。 “好了,陆先生的地址我也打听到了,跟我去见一见陆先生吧。”肖怀依看着手机上发来的信息说道。 石钟开着车,肖怀依和肖庆海两父子朝着陆沉所住的宾馆行来。 陆沉也没有想到肖怀依会带着肖庆海和石钟两个人,来给他赔罪。 当然肖怀依可不想像辛晨海那样死于非命,他家里有大有小,在京城混也只是为了混一口饭吃。 “哟,赌王亲临,是不是来找我麻烦的?”陆沉打趣着说道。 “哪敢,是老夫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陆先生,今日来给陆先生赔罪的。”肖怀依说着,将房契拿了出来,递给陆沉,并将肖庆海也推了出来。 “这是之前答应给陆先生的房契。” “老夫的儿子先前得罪了陆先生,陆先生想要惩罚小可的儿子,小可绝对没有半点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