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赌王的震惊! - 极品透视

第五百六十五章 赌王的震惊!

当肖怀依看到何晨手中金元宝掉下来的时候,一瞬间想了很多东西。 不过肖怀依可不相信,是陆沉这名字的震慑力,能够让何晨有如此之大的震惊。 毕竟何晨可是京城四大家族的家主,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然而事实确实如此,何晨心中差点哭出来,这肖怀依惹谁不行,非要惹陆沉? 这陆沉连辛晨海都敢当着一干人的面前斩杀,这不就是代表着,陆沉有能力拿他何晨开刀嘛? 一念至此,何晨顿时觉得这个礼物相当的烫手,连收都收不下来。 “我说何老兄,你的反应也不用这么大吧?”肖怀依说着,从地上将那金元宝捡了起来,轻轻放在何晨的身旁。 “肖老弟,这金元宝我是不敢要了,你还是赶快拿回去吧,赶快拿回去吧。”何晨说着,将金元宝原封不动的装起来,递给了肖怀依。 肖怀依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这何晨为什么一直忌惮着陆沉?难道陆沉手中有何晨的把柄? 可即使如此,也不该这么害怕陆沉啊,其中还有什么其他缘故不成? 何况这何晨一向性格有点小贪财,到手的金元宝都不要了,也有些太过反常。 “何老兄,你什么时候听说过送出去的东西,还有拿回来的道理?”肖怀依说道。 何晨见到肖怀依如此纠结,心中异常恼怒,这肖怀依肯定是与陆沉之间有着什么过节。 一旦让陆沉看到他与肖怀依在一起,不管是对他,还是对何家都没有好处。 自从辛家家主辛晨海被陆沉所杀后,辛家一蹶不振,沦落成为四大家族垫底的家族,甚至差点都跌落出四大家族之外。 这种事情带来的后果,何晨是一清二楚的,所以何晨是不敢招惹陆沉的。 “肖老弟,我劝你还是……不要跟陆沉为敌。”何晨欲言又止。 而对于前段时间,辛家家主辛晨海被陆沉斩杀的事情,何晨也不可能开口告诉给肖怀依,是以只能够将事情说到这般地步。 “何老兄,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事情?”何晨越是这种欲言又止的神色,就越是引起了肖怀依的好奇心。 正当肖怀依准备进一步追问之际,就看到一名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对着何晨说了几句话。 何晨神色一惊,旋即又看了看肖怀依和石钟两个人。 “好了,肖老弟,话我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听不听由你,我这还有贵客,就先怠慢了。”何晨说完,起身就离开了,连留都不多留一分钟。 石钟见到何晨走后,看着肖怀依说道:“师傅,现在怎么办?” “算了,将这些金元宝全部带回去吧,何晨这老家伙拒绝,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肖怀依皱眉说道。 “我说师傅,你平时也少不了给何晨送东西,这何晨怎么这次对你这样爱搭不理?”石钟也有些不解的说道。 石钟的话,引起了肖怀依的怀疑,纵然是其他三大家主,肖怀依也有过数面之缘,自问与这些家主也有些眼缘。 何晨就算是要见这三大家族的家主,也不可能会赶着自己走。 想到这里,肖怀依和石钟愈加的好奇。 “这样吧,我们在门口看看,到底是谁让这位何家家主如此郑重。”肖怀依说道。 说完之后,肖怀依和石钟二人出了何家后,在何家对面的餐馆上做了下来。 对何家出入的人群,看的是一清二楚。 陆沉哼着小曲,来到了何家,找上了何晨。 当何晨知道陆沉来临之际,吓得满头大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对于陆沉,何晨不敢怠慢。 匆匆来到了会客厅,看见陆沉优哉游哉的坐在椅子上,喝起了热茶。 “嗯,何家家主姗姗来迟啊,倒是这茶,有点香呐。”陆沉深深吸了一口杯中的香茗,继而看向何晨说道。 “陆先生要是喜欢,我多让下人准备一点。”何晨点头说道,“陆先生此次来,有没有什么事情?” 陆沉悠然自得看了一眼何晨:“难道我打扰何家家主你的好事了?” “打扰好事儿,那倒是没有,陆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跟我说,我一定尽量办到。”何晨低着头说道。 陆沉这才将来意说明,直到说完一遍后,陆沉看向何晨说道:“何家家主,这件事情能办妥嘛?” “当然能,当然能,我立刻发动何家所有的人脉,去寻找这些杀手的下落。”何晨不住的点头说道。 “嗯,找到了你们不用动手,交给我好了。”陆沉看向何晨说道。 何晨不敢多说话,只能够嗯嗯的点起头。 当陆沉把这杯香茗喝完后,站起来擦了擦手说道:“好了,我没其他事情了,记得找到了人通知我。” 陆沉亲自被何晨送了出来。 “师傅,你看他出来了。”石钟见到一个人被何晨送出来,立刻对着身边的肖怀依说道。 肖怀依朝着石钟指的方向看去,入眼处,那个被何晨送出来的男子男子,赫然是陆沉。 “是他?” 肖怀依相当震惊,陆沉会被何晨亲自送出来。 要知道就算是他,也是屡次被何晨的管家送出来,很少有被何晨亲自送出来的时候。 但陆沉这样一个小年轻,何晨为什么屈尊将他送出来? 瞬间肖怀依感觉到,自己的儿子为自己惹了个大麻烦,这陆沉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好惹。 “师傅,陆沉在看我们!”石钟看着陆沉说道。 从何家出来后的陆沉,自然是能够感觉到有人注视着他,抬头看去,却是肖怀依和石钟两个人一直在盯着他看。 陆沉抬头看了肖怀依和石钟二人几眼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就转身离开了。 “师傅,我们现在怎么办?”石钟内心有些慌乱。 这陆沉表现出来的一举一动,都异常神秘,也是让石钟有些不知所措。 “再去一趟何家,我要向何晨问出来,这陆沉到底是什么来历!”肖怀依咬着牙坚持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