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忍者来袭! - 极品透视

第五百六十二章 忍者来袭!

陆沉等人将串串放入锅中,火锅里面散发出来的香味,引诱着陆沉等人的食欲。 迫不及待的萧雅梦拿起一个串串,就开始吃了起来,萧雅丽见到妹妹开始吃了,也就顺手拿起一个串串吃了起来。 “酱上来了。”一名服务员走到陆沉等人身边,将四碗酱放在桌子上。 萧雅梦端过一碗酱就开始吃起了串串,苏婷和萧雅丽也不落后,萧雅丽吃着点起了头,这串串的味道确实不错。 “你们先吃吧,我不太饿了。”陆沉说道。 萧雅丽见到陆沉都不太想吃,心中颇为疑惑,刚才陆沉都饿的肚子咕咕直叫。 疑惑归疑惑,萧雅丽很难抵挡住美食的诱惑,与妹妹萧雅梦吃起了火锅。 很快,火锅店里面飘香四溢,那股味道竟然是让萧雅丽,萧雅梦和苏婷三个人有些昏昏欲睡。 “陆沉哥哥,你吃点呗。”萧雅梦说着,将串串放在了陆沉的碗里。 陆沉见状,就点头将这串串吃了下去。 不一会儿,店里大部分人在吃着吃着就昏睡过去。 “姐姐,我怎么头有点晕,想要睡觉?”萧雅梦摸着昏昏欲睡的头说道。 “可能是你最近有点累吧,姐姐头也有点昏昏沉沉的,或许是吃多了。”萧雅丽说着转头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苏婷也不例外,当大部分食客昏睡过去后,也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这时候,有服务员驱赶着外面准备吃饭的食客。 “好了,今天我们准备关门了,快走吧,快走吧,明天你们再来吃饭。”那名服务员说道。 有几个排了很长队伍的人就不愿意了,马上该到他们,却在这个关口赶他们走。 “生意越做越好,准备店大欺客了?好不容易排了这么长的队伍,现在就让我们走了?” “我还是听我朋友说,这家店不错的,可是今天一看,态度怎么是这样的?简直太可恶了。” 那几名骂骂咧咧的食客不满意了,不满意归不满意,最后还是离开了。 陆沉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也有些迷瞪:“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这么困啊?” 陆沉晃着脑袋,啪的一下磕在了桌子上昏睡过去。 三名服务员走到了陆沉身后,其中一名男子拿起手机,找到了陆沉的照片,与陆沉对比起来。 “不错,就是这个人,把他带回去吧。”其中一名服务员说道。 另一名服务员将陆沉扛起来,就想离去,然而趴在肩上的陆沉,猛然双眼一睁,用手将那服务员的喉咙锁住。 继而轻轻往后一抓,那名服务员疼得昏死过去。 “怎么可能?中了奇香散还有活动的余力?这绝对是假的,我不相信。”中间那名服务员摇头说道。 奇香散可是组织中一种无色无味的迷药,能够让人昏睡三天三夜,但这陆沉却是个例外。 “奇香散?名字有些好听,味道也挺香的,就是量有点少了。”陆沉摇头说道,“记得下次多放点,话说,你们到底是哪个势力的?” “八嘎,我们是忍者!”那名忍者手中掏出四个短小的匕首,匕首上有着一道道绿光,明显是抹过某种致命的毒药。 陆沉见到这四个短小匕首,右手一伸,将四个短小匕首抓在了手里,反手将这四个短小匕首扔了出去。 狠狠砸向那名忍者,那名忍者看见四个短小匕首向他飞过来,立刻转身躲开了短小匕首的攻势。 “嘘嘘!”另外一名忍者见势不妙,立刻吹起了难听的口哨,口哨声音刚结束,陆沉面前瞬间出现了十几名身穿褐色服饰的忍者。 陆沉的神识,将这些忍者的行动捕捉的一清二楚。 “事情怎么还没有办妥?”一名背着短刀的男子,用华夏语与那名忍者交谈起来。 “他不受奇香散的影响。”那名忍者低头说道。 “蠢货,那就一起上,杀了陆沉。”那名男子从身后掏出短刀,大叫一声,朝着陆沉一刀劈来。 陆沉闪过身形,一把手抓住这男子的手臂,另一只手朝着这男子手腕抓来,狠狠一抓,那男子痛苦嚎叫一声,手中的短刀掉落在地上。 陆沉右手拿起短刀,与场内十几名忍者交战在一起。 这些忍者的实力是他所见过最强的一批人。 然而这些忍者实力再强,也无法跟陆沉相比拟。 嗖嗖嗖! 陆沉背后闪过三道刀光,这些忍者也知道陆沉不是善茬,对陆沉开始下了死手。 陆沉朝后一转,手中的刀光四射,一道刀影划过天空,三名忍者当场身死。 “快去,抓住那三名女子。”那名首领大叫道。 既然陆沉如此凶残,那就只能够从这三名女子身上下手,陆沉心中略微一着急,手中舞起的刀光如雪花般。 可那些忍者也像不要命一般,挡在陆沉的身前,试图阻挡住陆沉的去路。 陆沉手中的短刀刀光肆意,整个狭小的空间中都充斥着陆沉的刀光。 一名名忍者死在了陆沉的刀光下。 但陆沉的刀光再快,也快不过那些忍者毫无阻拦的到达萧雅丽等三人的身前。 “萧雅丽!”陆沉疾呼一声,手中舞动的刀光催动到了极致。 三名忍者到达萧雅丽等三人的面前,正准备抓住萧雅丽的同时,沉睡中的苏婷忽然醒了过来。 苏婷右手抓起筷子,朝着抓向自己的那名忍者手掌戳去。 那名忍者也没有想到,这三名女子中,还有一名女子没有受到奇香散的遏制。 仓促之间,想要奋起反抗,却被苏婷一根筷子,将手掌钉在了桌子上,那忍者疼的嗷嗷直叫。 剩余两名忍者见势不妙,手提短刀朝着苏婷袭来。 空气中闪过两道银色光芒,苏婷出手快准狠,两道银色光芒横空划过。 只见两名忍者的脖子间出现一个针孔大的血洞,随后有着一滴滴血珠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上。 “啊……”两名忍者连其余多月的动作都没有,只是略微嗯了一声,便倒地身亡了。